第2章 被弃怨妇

第2章 被弃怨妇

他的笑立刻就隐了起来,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问:“是哪里不舒服?”

    看我眨眼,他快步出去。

    再回来时,身后跟着医生。

    不过对于这种伤口上正常的疼痛,医生并没有更好的办法,治疼药含麻醉效果,不能经常用,说到最后只能忍着。

    我要忍的不只是外伤,还有心里的痛。

    慢慢适应医院的环境后,就开始不断回忆高志新跟那个女人的情况。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是受了伤跟我一样躺在医院里,还是……。

    几乎不敢往下想,当时只所以一忍再忍不跟高志新挑明,是因为我相信他骨子里还是一个好男人,毕竟我们有那么多年的感情,他可能只是一时糊涂,很快就会认识到错误,回到我身边。

    而且我也真的没有别的亲人,早已经把后半生押到他的身上。

    可是现在,一场意外,我竟然莫名其妙冒着别人的名字而生,那他呢?

    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从行为上看,他应该跟朱谨音关系非常,尽管他时常板着脸,不苟言笑,但偶尔透漏出来的情感却暖暖的。

    我越来越不敢问他是谁,怕一说话就被他识破,我们两个大多时候的交谈都是他问,我眨眼或者闭眼,几天下来,竟然沟通顺利。

    他请了特护,平时会照顾我的生理卫生,但除此之外,连吃饭都是他亲自喂的,这让我更确信先前的猜测。

    手上的纱布拆了以后,大概是怕我无聊,他拿了平板支在床上,让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看。

    趁他出去,我快速查了一下最近几天的新闻。

    那样的爆炸,在宁城这样的地方,不可能新闻里没一点报道。

    果然往后翻了几天,就看到微博和头版的消息,只是重点不是爆炸本身,而是情杀案。

    “正室炸车震丈夫和小三,不幸把自己炸死。”

    “宁城乔家乔二小姐被新男友前妻报复”

    “被弃怨妇,报复前夫及女友,烧车同归于尽”

    ……

    标头一个比一个震憾,内容一个比一个离谱,截取的图片全是暗黑巷子里那辆支离破碎的车和远近的硝烟。

    “喜欢新闻?”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已经回来,就站在我身侧。

    声音很轻,却吓了我一跳,忙着把平板扣住,人也一下子缩到被子里去。

    他轻描淡写地说:“这事过去十来天了,听说是一个女人的丈夫出轨,她一气之下烧了丈夫和小三的车。”

    我心头一惊,不自觉地反驳:“我没有。”

    声音太过嘶哑,语句也含糊不清,男人只是看我一眼,大手放在我肩头轻轻拍两下说:“没事了,虽然那个女人把自己炸死了,但你还好好的。”

    他的话听上去像是安慰,却又好像另含深意。

    我脑子里乱糟糟一团,根本没心思去分辨他的意思,整个思维全被那则新闻抢去。

    我死了。

    我变身成一个故意杀人犯,烧了洗车,炸伤了人,最后把自己也烧死了。

    躺在这里的是另一个人。

    一个叫朱谨音的女人。

    我对她一无所知,但是却再也不敢揭开她或者我的身份,因为一旦说破,我就要背上杀人者的罪名,连为自己申冤的机会都没有。

    那天晚上的情形,我百口莫辩,除非找到真正的纵火者。

    在被子里捂了一天,才把所有关系理顺。

    如果我想为自己洗脱罪名,只能顶着朱谨音的身份活下去,再暗暗调查当日的情况。

    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点,现在我脸上,脖子里都还缠着纱布,声音也不正常,但这几天已经明显感觉到身上的疼感越来越小,如果不是我刻意少说话,应该也能跟人正常交谈了,到时候等到纱布一拆开,如果是两张不同的脸,我该怎么办?

    我心急如焚,莫名恐慌,一直躲着男人查朱谨音的资料,可是什么也没有。

    这种焦灼不安很快引起男人的注意,他撇一眼我扣在被子上的平板说:“似乎你拿了这个东西以后,更加郁闷和不开心了。”

    我心里一阵慌,异常害怕他翻起来看,只能微眯着眼睛装困。

    他把手里的饭盒放在桌子上,拿了一只碗说:“我去洗碗,回来就开饭,从明天开始平板收回,我陪你聊天。”

    说完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开门出去。

    我手忙脚乱把自己的搜索记录全部删除,刚把平板关了,他就推门进来。

    他果然履行诺言,把平板收了回去,真的搬把椅子坐在床边,只要我醒来,他就没话找话说,实在找不到就放一段音乐,或者听一段网络文字。

    我心里乱七八糟,其实没多少心思听这些东西,但是我不敢过于反抗,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他之前跟朱谨音相处的方式如何,如果他们本身暧昧,那我反应过去激烈,会不会立刻就引起他的怀疑?

    半推半就之下,竟然发现两个人还有点共同的爱好,比如都喜欢听轻缓的音乐,还有一些暗含哲理的诙谐句子。

    身上的纱布基本全部拆完,用医生的话说,如果不是面部做了微整,现在应该也已经好了,既是这样,再过三四天,也可以完全拆掉。

    我把逃离这里提上日程,开始有意锻炼自己下床行动。

    并不理想,身子虚的像棉花,从病床走到门口都要瘫下去,而且那男人也寸步不离,一般看到我这样,他都会直接把我抱起来,放到住院部的楼下去晒太阳。

    夏天并不是晒太阳的好季节,所以他吃过早饭把我抱下去,到九点左右就又抱回来。

    我极其不自在。

    这些年,除了高志新,我没跟别的男人有近接触,更别说这种抱来抱去的行为,所以浑身发烧,脸更是不知道往哪儿放,只能尽可能地往下低。

    每逢这个时候,他就像故意整我似的,两条手臂收紧,把我整个人都按进他的怀里。

    那特有的清新气味,还有男人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力量感让我更是难安,恨不得跳下来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