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谈何背叛

第2章谈何背叛

他咬牙切齿,朋友,这两个字只让他觉得讽刺,如果林雨辰有当他是朋友,就不会趁他不在的日子里去追求夏冉冉。

    可夏冉冉不懂,她颤动着羽睫,小心翼翼的看着站到她身前的高大身影,她十二岁跟随母亲去穆家做女佣,那时她已经懂事了,经常能看到林家少爷去穆家找穆少,两人是高中大学的同窗,高冷的穆少似乎来往最多的就是林雨辰,可眼下,穆少却如此决绝说没有林雨辰这样的朋友,夏冉冉隐隐感觉到林雨辰应该是不知何时得罪了穆少楠,秀眉蹙起,她已觉此行不会有果了,抿了抿唇瓣,只能说:“那,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穆少了。”

    说着就要走,下巴却突然被那只沾染鲜血的指狠狠摄住:“夏冉冉,你认为我穆少楠的地盘,是什么人都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他冷厉如刀的问充满危险气息,夏冉冉心口一颤,尤其瞥见那只捏着她下巴的手还在流着血,赤红的血色让她触目揪心,其实她着急走,也是想要他可以快点把手包扎一下,可是她才刚开口:“穆少……唔!”

    由不得她再说什么,穆少楠突然俯首,印上霸道的吻……

    突如其来的吻,让夏冉冉惊愕的瞪大眸子,她才十九岁,这,是她的初吻。

    穆少楠不顾手上还在流血,一手紧扣住夏冉冉脑后,一手紧紧捏着她下颚,由不得她动弹一丝,吻得汹涌激烈,他生来就是天之骄子,穆家唯一继承人的高贵身份,让他习惯了被万众瞩目。

    可是这个女孩,这个在他穆家屋檐下,从不懂世事的小女孩慢慢的经历少女的蜕变,变成清纯秀雅的成年女子,他一直默默看着她在他穆家屋檐下美丽的蜕变,可她却似乎重来没有敢正眼看过他,好像他就是洪水猛兽一般,每次碰面她都会躲着他,她的逃避,无声的扼杀了他习惯被仰视的高傲尊严,如果不是因为她小他整整八岁,他该是早就恨不得把她揉进他身体里狠狠征服,他决不能允许,他眼里容得下的女孩,因为任何理由而不看他。

    夏冉冉被这汹涌的吻搞的天花乱坠,从最初的惊愕到凌乱,这过程里,她脑海里的意识随着胸腔里越见缺失的氧气一起微弱下去,到最后双腿都软的无力支撑,穆少楠感受到怀里女孩的窒息,他才肯放过了她的唇,大手紧紧扣在她腰际才没有让她倒下去。

    垂眸睨着靠在他胸膛急促喘息的女孩,她扑闪扑闪的长睫像一对蝴蝶的羽翼,每颤动一下都像似扫过他的心房,穆少楠撬起她低敛的下颚,灼灼的目光落在夏冉冉被吻得红肿鲜嫩的唇瓣上,那只被酒杯碎片割破的掌,缓缓抚上她白里透红的脸庞,抚过的每一寸都留下他掌心的血迹,他揉搓着她细腻的肌肤,每一寸,都带着灼热的温度,终于唤醒了被吻得凌乱的女孩……

    “穆少……请你自重!”夏冉冉急促喘息着,红着眼眸,愤力要推开强吻了她的男人,却只换来更紧的禁锢。

    “林雨辰吻过你么?”穆少楠用力扣紧她的细腰,突然的问语让夏冉冉一怔,她揪紧秀眉,脸颊一阵滚烫,“……”

    “或者你直接回答我,你们睡过吗?你还是第一次么?”

    接连的不堪问题,让夏冉冉深感羞耻,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问出如此露骨的话,皓眸里噙满了羞愤之色,“你,流氓……啊!”当她恼羞成怒的攥起粉拳朝穆少楠砸过去,却不想反被抓紧粉拳一把推倒进沙发里。

    “既然你不肯回答,那我就亲身验证一下!”穆少楠霸道的话音未落,大手已覆上了夏冉冉裙子,轻易就拨开了几粒扣字,娇嫩鲜明的沟壑立即暴露在眼前,让他身体某个部位立刻有了反应。

    “啊!放开我!”感受到压在身上的强大身躯某个部位的有力变化,夏冉冉尖叫起来,拼命的挣扎,她还没有准备好就这么潦草的失了第一次,何况她无法忘记,半年前母亲突然辞去穆家的工作,回去乡下之前对她的千叮咛万嘱咐,就是要她铭记,以后再不准和穆家人有一丝瓜葛,虽然她不明白母亲的话中还是否潜藏着什么深意,但母亲的话,她重来不曾违抗过。

    想着这些,夏冉冉的挣扎更加激烈了,“不要!穆少你放开我!啊…放开我……我…我已经和雨辰哥睡过了!”是太急于逃脱,夏冉冉才慌忙找到挣脱之词,他不是问她还是不是那个吗?不是问她有没有和林雨辰上过床吗?像他这样高贵的男人,一定不愿意要一个已经和别的男人有过关系的女人吧,所以她情急下说出谎言。

    闻之,烈焰焚身的穆少楠停止了这一切,寒渊般的深眸里风起云涌,那阴鸷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刀刃凉飕飕的刮过夏冉冉脸庞,让她只觉周身空气陡然降至冰点,她停止了激烈的挣扎,眼底心里都是不安。

    穆少楠阴森蚀骨的目光狠狠盯着身下的女孩,身在上流社会,他见惯了婀娜多姿的华丽美色,可这些年,能够入得了他眼的独独只有这个他看着慢慢成长蜕变起来的女孩,她并非美得倾国倾城,但她曾在他心里却是如璞玉般清纯干净,然而此刻,这个女孩却亲口说她已经和别的男人有过事实了……

    突然,他松开了她,起身愤步奔向门口,高贵如他,他想要的东西已被别人染指,这是他决不能容许的事情!但走到门口,他还是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侧过棱角分明的阴鸷脸孔,攥紧布满血迹的铁拳,危险道:“女人,你会知道,背叛我的人,都没好结果!”

    咣的一声巨响,包厢门被愤力甩上了,那声门响声震得夏冉冉心尖儿剧颤,她捂着胸口缓缓从沙发里坐起来,慢慢的平复着仍有余悸的心跳,良久,还在回味着穆少楠离开之际的最后一句话,他说背叛他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可是,她不曾认为自己和他确立过怎样特殊的关系,又谈何背叛?

    但是他的话极具危险气势,让夏冉冉不由的更加惶恐,总觉得今天的事,还没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