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大结局

第887章大结局

独孤寒月沉默了。

    如果说她先前的态度,是嗤之以鼻的话,那么她现在,终于是在认真地考虑。

    没办法,诱惑太大。

    眼下在人族世界,有那么几种东西是绝对的硬通货。一种是灵丹,在大战没爆发之前,这东西就是绝对的硬通货。大战爆发之后,灵丹价值不降反升,特别是疗伤一类的灵丹,说是硬通货一点都不为过。

    再来便是灵晶灵矿这种硬通货了,因为这些都是战争储备物资,是战争大舰的源动力。

    至于战场贡献值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这东西比灵丹这种硬通货还硬,因为这东西直接就可以在任何一处冒险者公会的大殿里,兑换到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要说硬得不能再硬,只要在人族世界,哪里地方都可以承认其价值的,那么就非【赤血丹】莫属了。

    虽然这东西才出来一段时间,却已经盛名远扬,几乎整个人族世界都知道有这么一种东西,一如先前的【荒元道丹】。

    与【赤血丹】一同扬名的,还有这种东西的难搞。说是一种不入流的低品丹药,然而这种丹药的价格却是节节在攀升,才出现不到十日,黑市中收购【赤血丹】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一般仙丹价格的十几倍,可以说是夸张得一塌糊涂。

    即便现在丹师大联盟放出话,要把【赤血丹】连同【碧血丹】一起放进冒险者公会的宝库,只要有贡献,每个人都可以兑换得到,但谁都知道,这是杯水车薪,根本满足不了庞大的人族市场。

    而且冒险者公会里【赤血丹】的兑换价格也是极其夸张,一瓶两瓶还好,如果是大量……想想冀那种层次的人都因为兑换【赤血丹】而大出血就知道这东西的兑换价格有多夸张了。

    独孤寒月渴望【赤血丹】么?她当然渴望!

    且不说这东西她用得到用不到,就算用得到,拿这东西去做人情,好处也是多多的。

    更何况孟星元在跟她讲的,可不是一锤子买卖,他似乎是要把通过南风禹从丹师大联盟那里得到的一条稳定供货渠道,赠送给自己……

    这个诱惑可就太大了。

    【赤血丹】,以血脉丹的特性来说,那是多少都不嫌多的。因为血脉要进化,必须依靠大量的血脉丹,这东西,永远不会缺少市场。如果孟星元只是要给她一笔【赤血丹】,独孤寒月也许还不会心动成这样。

    毕竟【赤血丹】的数量再多,也总有个数,用完了,就真的是没了。

    稳定渠道则不同,因为这渠道的另一端连接着的是作为供应方的丹师大联盟,这就诱人了。

    源源不断的【赤血丹】供应,也许每次的数量不多,但源源不断四个字,却足以给人无限的念想!

    如果说是一大笔【赤血丹】跟细水长流,源源不断的【赤血丹】供应,毫无疑问,但凡有点问题的,都一定会选择后者。

    独孤寒月贵为尊号尊者,她在黑月魔岭的地位不可谓不高,见识也不可谓不广,一般情况下,已经很少有东西可以让她真正心动了,然而此刻,孟星元提出的条件,却真的让她心动了!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而且如果我将小露给你,你过后又反悔不认账,我又能怎么办?”独孤寒月眼眸闪动,终于还是开口道。

    孟星元笑了,“魔尊有此一问,看来是同意了。很好,这样,我愿以天道的名义立下天道誓言,不知魔尊可否放心?”

    “当真?”独孤寒月眼睛眯起,露出怀疑之色。

    孟星元轻笑,直接举起自己的右掌,摊开,“天道在上,吾孟星元,愿以真灵立誓,如果独孤寒月愿将我徒陈凝露归还,我将保证,每月为其提供不下十瓶的【赤血丹】,如违此誓,愿受天诛地灭,真灵永世沉沦。”

    他誓言道完,独孤寒月已经惊呆。

    孟星元却是笑道:“如此,魔尊阁下可是满意了?”

    独孤寒月沉吟半晌,“你……为的什么?真的只是为了将你的徒弟要回去?十瓶【赤血丹】的价值,我想你不会不明白。特别是眼下这种情况,一枚【赤血丹】都是万金难求,更不用说每月十瓶【赤血丹】,还是免费送我。你……真的舍得?就为了一个没什么用,还有些累赘的小丫头?!”

    要说陈凝露对孟星元的重要,独孤寒月毫不怀疑。

    如他所言,这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也是唯一一个徒弟,这意义自然是不非凡。

    但真要为了这样一个便宜徒弟,而将看得见的巨大拱手相让,独孤寒月自认自己是做不到的。

    毕竟,这是【赤血丹】!而且不是十枚【赤血丹】,而是十瓶!每个月十瓶!

    这就相当于孟星元甘愿每个月拱手送给她一笔巨额的财富,而且还是永不间断的,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这如何能不让独孤寒月惊讶?!

    为了一个在乱世之下派不上什么用场累赘的徒弟……真的值么?!

    “魔尊觉得不值,我却觉得值。”孟星元轻笑道,“对你们魔道而言利益至上,但对我孟星元而言……亲人至上。小鹿作为我的第一个徒弟,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徒弟,便相当于是我的家人,只要是我的家人,我都会守护,不惜任何代价。”

    “所以魔尊问我觉得值不值,这问题纯属是多余。而且也没有什么值不值的,在我孟星元的世界,只要愿意,或者不愿意。”

    站起身来,孟星元露出一丝微笑,张狂,却有着一丝洒脱,“我若愿意,纵是与天做对,与神为敌,我亦可往!但如果是我不愿意,漫天神佛强压,也无法迫使我低头!所以魔尊阁下问我值不值得,我只会回答——我乐意!”

    他轻笑,看向独孤寒月,“这个回答,不知魔尊阁下是否满意?”

    独孤寒月站起身来,冷艳的脸上此刻也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我满不满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徒弟满不满意。行了,小露,别躲了,出来吧,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

    屏风后面,转出来陈凝露怯怯的身影,孟星元抬起头,朝她露出温暖的和煦笑意,“走,跟师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