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捡到宝了,毫不知情

第五章:捡到宝了,毫不知情

一连几天,县纪委的人都下来实地查访。等处理结果出来,沈浪整个人都懵了。

    概括起来只有八个字: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我草,这么明显的人证物证,居然说查无实据!!!

    听到这个消息,沈浪骑上电瓶车就跑去镇上。

    刚到门口,潘丽丽搂着她满脸横肉的老爹从镇办公室出来,看到沈浪过来,淬了一口。

    “沈浪,就你一个满脑子大粪的东西还敢和村长对着干,也不照照自己有没有长毛。”

    说完,哈哈的笑了。

    镇长只是轻蔑的看了沈浪一眼,理都懒得理他,拉着他的宝贝女儿,

    “走,闺女,上你李叔叔家喝酒去。哎呀,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情这么好。哈哈。”

    沈浪上去就踹了镇长一脚。直接把他踹出两米多远。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脸上,

    沈浪感觉左脸火辣辣的疼,潘丽丽瞪着双眼,嘴里对着沈浪骂骂咧咧。

    沈浪怔住了。他知道潘丽丽看不上他,却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对自己。

    还没有回过味儿来,镇上的人已经把沈浪按倒在地上。

    镇长扭曲着双脸从地上爬起来,故作大度的对着大家伙挥了挥手臂。

    “算啦,丞相肚里能撑船,我虽然不是丞相,但肚子里还是能放下一两张桌子的。不要跟这样的混小子计较,放了他吧。”

    沈浪推着电瓶车回到村子,村长李宝家的方向正在放着灿烂的烟花。李飞知道沈浪去了镇上,带着五六个人在村口堵他。

    沈浪已经麻木了,对于接下来的拳打脚踢已经没了感觉。

    最后,李飞嚣张的对着地上的沈浪竖起中指,大笑着离去。只留下沈浪落寞的身影。

    后来,沈浪知道,纪委值班的正好是李宝和镇长的狐朋狗友。连日销毁了证据。至于去村子里抓人,不过是走走程序,做给人看的。

    宋春雷找到沈浪,两个人喝了一晚上的闷酒。

    “我要挣钱,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跟恶人斗!”

    沈浪瞪着红红的眼珠子,对着宋春雷恶狠狠的说道。

    “对,一定要自己强大。”

    宋春雷也附和着。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沈浪起来。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不想就这样颓废下去,要振作起精神。这样想着,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姥姥家一趟了。

    妈妈嫁入沈家后,姥姥也去世了。村里的三间石屋一直没有人居住。妈妈每年都回去一趟打理一番。妈妈去世后,换成了奶奶。

    现在,轮到沈浪去收拾收拾了。

    姥姥家的村子在隔壁县,是个山区,叫做卧龙沟村。据说是光武帝刘秀经过的时候,从山脊上摔下来而得名的。沈浪小时候去过几次,依稀还记得老屋的位置。

    卧龙沟村面积很大,上下10余公里的山区全是他们村的地盘,但人口很少,总共不到300人。由于是山区,不适合种地,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守的人全是老头,老太,加起来不到50人。再过二三十年,这个卧龙沟村就不存在了。

    沈浪爬了两个小时的山路才爬到村口。一路上山川秀丽,绿树葱葱。最让人惬意的是,路的旁边就是一条小溪流,隔几百米就会有一个瀑布流下来。

    说真的,这里是开发旅游的好地方。可惜,整个县都是国家级贫困县,搞旅游开发早被隔壁乡实施了。卧龙沟村一直是个贫困村,也没出什么人才,跟上面说不上话,开发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提。

    终于到了自家门前。

    矮矮的石头围墙只有一人高,几十年没有人住,墙上长满了青草。木质的大门只是象征性的,锁子也早已经生锈。轻轻一推,

    啪!

    整个门都倒了。沈浪也没有心思重新弄一个。弄了也是自欺欺人。这个地方,没有人会在意的。

    三间石屋的框架还在,但屋顶年久失修,已经塌陷了。里面的家具也早被乡亲们搬光,连烧火棍都没有留下。

    唯一让人看了舒服点的就是院子里的两颗核桃树了。这是野生核桃,这个季节,核桃挂满了枝丫,起码有五六百个。只是,树下面常年掉落的核桃铺了厚厚一层,散发出腐烂的味道。

    “这他瞄的怎么收拾!”

    沈浪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破败的庭院和石屋,一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既然来了,总要做些事情,那就从草开始吧。

    沈浪发动自然之力,想让草们自己挂掉。可惜根本就不管用。

    沈浪满心疑惑的看着一人高的杂草,默默的嘀咕。

    蹲下身子对着一棵青蒿,意识出动。

    “死。”

    青蒿摇摆着腰肢,根本就不理沈浪的意识。

    沈浪想和青蒿沟通,青蒿也不理他。

    难道自然之心也分植物种类,这青蒿不在它的朋友圈里?

    算了,既然不管用,那就用手吧。

    满头大汗的干了三个小时,墙头草拔完了。院子里的草也拔的干干净净。最烦人的就是掉落的核桃,整整堆了一人高。索性和草一起,全都堆在了院子角落里。

    三间石屋,实在没什么好收拾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个季节的核桃已经八九分熟,挑挑拣拣也是可以吃的。

    沈浪童心大发,爬上一人粗的核桃树,做在树杈上,随意的摘几颗,剥皮,砸开。

    嗯,野核桃的味道虽然有些青涩,但味道还是很清新的。

    拿出两个没有砸开的,把玩在手里,搁的手面生疼。

    书上和电视上经常见有钱人把核桃搓在手里把玩,不过人家那些是高级货,可不是沈浪手里的这两个能比的。

    卧龙沟村周围漫山遍野的野核桃,谁想摘就摘,根本就不值钱。

    摘了几十个核桃装进背包里,在门口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望着耳目一新的庭院,沈浪擦擦汗,满意的离开了。

    做了一个多小时的乡村公交,才来到县城。

    干了一早上的重活,沈浪的肚子早就造反了,公交一到站,沈浪赶紧找了个小饭店,钻了进去。

    两个小菜,一瓶啤酒,一碗大块肉面。满足了胃口,沈浪整个人都精神了。又要了瓶啤酒,慢慢的喝。拿出早上的两个野核桃核,把玩在手里。别人玩高级的,我玩两个野生的不也挺自在的。

    “小伙子,你手里的核桃是哪里弄来的?”

    隔壁桌上,一个穿对襟白褂,胡子一扎长的中年人看着沈浪手里的核桃问道。

    “哦,这个吗?山上捡的。”

    沈浪随口回道。

    “能让我看看吗?”

    胡子男一本正经的问道,一脸的虔诚。

    沈浪心想,看看就看看,又不是什么稀罕物,山上多的是。

    “给,随便看,我这还多的是。”

    沈浪拍拍自己的背包,笑呵呵的说道。

    胡子男结果沈浪的核桃,戴上眼镜,仔细的看了很久,两眼放光,抬头问沈浪。

    “你真的是山上捡来的?”

    沈浪看着胡子男火热的目光,心里笑了。这家伙肯定是个外地人,山上核桃遍地都是,至于这么激动么。

    “没错,喜欢的话就送你了。我这里多的是。”

    听沈浪这么说,胡子男脸上一怔,话都说不利落了。

    “你...你...真的送给我?”

    “这还有假。不过,我劝你现在不要吃,这两个只有九成熟,要放一段时间才好吃。”

    胡子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核桃。

    “好吧,谢谢你了,能留下电话吗?”

    看着胡子男诚恳的目光,沈浪就想笑。

    两个烂核桃,至于么。城里人看着干干净净,人五人六的,就是没见过世面。

    但在胡子男的一再坚持下,沈浪不情愿的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喝完酒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胡子男走出小饭店,把玩了一下手里的核桃,抬头望着沈浪渐渐远去的背影,嘴角轻轻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