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爸,我妈呢

第2章爸,我妈呢

然后他真的就这么走了。

    萧别情一只手尴尬的停在半空,有些郁闷,握个手都不肯,这是在记仇么?

    同办公室的周童打趣萧别情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叶教授是江大出了名的老古董,号称说一不二,四套衣服搞定一年四季。别说你个跟他不熟的女人要跟他握手,他就是给他的女学生讲课都要隔开半米远避嫌的。”

    萧别情嘴角抽搐:“这年头还有男人活成这样的,至于这么活宝么?”

    她趴在窗台上瞅着楼下父子俩离开的身影,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养出这种熊孩子?那就只能说是慈母多败儿了吧。

    父子俩回到家,叶华年一言不发乖乖溜进房间做作业,叶箴言回书房做事,保姆煮了面条,炒了个小菜,招呼父子俩出来吃。

    爷俩相对无言的扒拉面条,偌大的一个家只有两父子加一保姆总显得有些冷清,叶华年瞅了他爹几眼,本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他还是忍住了没说话。

    叶箴言也瞧见了,也不开口问,等两人都搁了筷子他才开口:“年年,是不是有话跟爸爸说?”

    叶华年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瞅着他爹观察了很久,确定叶箴言这会儿脸色温和,才鼓足勇气开口:“我想找妈妈。”

    话音刚落,叶箴言脸色就僵了,镜片后一双深邃的眼睛顿时眸光暗淡。

    “以前学校的同学都说我是没妈的孩子,是捡来的。”因为这个,他没少跟人打架,成了让学校头痛的问题学生。

    听到捡来的三个字,叶箴言眉头狠狠的拧在一起:“你不是捡来的。”

    “那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就我没有?除非我是捡来的。”

    “闭嘴,胡说什么!”叶箴言脸上拂过一丝不自在,毕竟叶华年只是个孩子,他没有刻意的去掩饰自己的情绪。

    叶华年多年来也不是第一次提这件事,每次得到的答复就是没有答复,他爹从来不跟他提关于他妈的事儿,他都是从七大姑八大姨嘴里听说的。

    叶箴言又道:“让你抄写一百遍弟子规,抄完了吗?”

    叶华年盯着他半晌,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跳下椅子回房间,关门前,他回头看了他爹一眼。

    那一眼,让叶箴言浑身上下被一阵无力感贯穿,对着空荡荡的家,他沉沉的叹了口气,闭眼,扶额,默然不语。

    ……

    一大早,萧别情进了教室就看到叶华年的位置空着,她也没收到任何请假的消息,还以为自己漏接了电话什么的,特意打过去给叶箴言确认一下。

    叶箴言听说儿子不在教室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他可能躲在学校某个地方逃课。”

    这孩子转学之前经常这么干,叶箴言经验多的很。

    萧别情找了一圈,最后在门卫大爷那里看到了监控,叶华年根本没有进校门,叶箴言前脚开车走,后脚他掉头跑了。

    叶箴言在第二次接到萧别情电话的时候,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立刻说:“我马上去学校!”

    有学生走丢不是小事儿,萧别情心情忐忑的在门口等着,叶箴言来的非常快,一个急刹,轮胎在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刹车痕迹才停下,萧别情看得出来他真的非常心急。

    叶箴言动作急促的跳下车,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焦灼:“他往哪个方向走了?”

    “东边,”萧别情也挺着急的,“叶教授,您也真是的,为什么不看着他进了校门再离开?”

    叶箴言没说话,只是往东看了一眼,似乎在思考什么,繁华的道路一眼望不到头,四通八达全是路口,哪里还能看到叶华年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