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珍贵的遗物

第四章珍贵的遗物

“阿银!纳命来”一个身穿蓝色的长袍的短发少年,正持一把长柄大战刀,杀气腾腾地向他们埋头狂奔而来。

    “绯雨?”叶银和叶小衩异口同声喊道。

    “真是俗套的家伙!”叶小衩眼眸中厉色一闪,两手握紧腰间的长刀。

    “好家伙!”叶银脸色一喜,乐在其中,伸手阻拦正在拔刀的叶小衩,然后意气风发地挡在前面。

    绯雨看见平时挡在叶小衩身后的叶银竟然亲自出马,心中大喜,手中的大战刀娴熟灵巧地转动,然后大喝一声,身形一跃,腾空而起。

    “让你试试我新炮制药弹吧!”叶银两眉一收,狡黠地喃道,两手猛地伸手衣袋中,伸出时,左手拿着一把木质的Y型铁质弹弓,右手两指夹着一颗红色的丸子。

    “裂地斩”绯雨叱喝一声,手中疯狂转动的大战刀一停,随着下落的身子,高高举起战刀,准备顺势砍下。

    叶银波澜不惊,看见时机成熟,猛地装上丸子,拉长皮筋。“嚓”一声,向空中的弹出那颗红色丸子。

    “那是什么东西?”叶小衩微微吃惊,感觉将要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这是...”就在绯雨正在疑惑之际,近在咫尺的丸子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黄色的表层竟然“嘶嘶”地燃起一层赤红色的火焰。

    嘭...

    一下的小型爆炸在空中轰然炸开,顷刻间,一股红色的粉雾在笼罩在街道的上空。

    铛啷...

    随着兵器的跌落,绯雨像个人瘫痪的人一样躺在地上,两眼被烟幕熏的眼泪狂流,口中唯唯诺诺地说道:“我草,该死的银票...阿丘!!”

    “这个效果,看来不错啊!”叶银两手叉腰,俯视着地上的绯雨春风得意地笑道。绯雨是他的莫逆之交,也是先天真武者,其家族依附于叶家。十多年以来,这家伙一直对他的十分家境羡嫉,而且为人好胜之心很强,自从十四岁成为一名真武者后,常常找他单挑,但屡战屡败。

    “为什么作为一名真武者的我,总是输给你这名二吊子,不甘心啊!”绯雨踉跄地坐了起来,苦涩地说道。

    “有勇无谋,实属弱者也!”叶银豁然一笑说道,伸出手一把拉起躺在地上绯雨。这时,叶小衩捂着鼻子,蹙着眉心走了上来。

    “阿银,你用是什么东西这么刺鼻。”叶小衩左右看了一眼周围疯狂打喷嚏的人,拿着刀柄敲打着叶银脑袋说道。

    “嘿嘿,这是,火药加胡椒粉等材料所捏造成的弹药,经过拉弓上面这种粗糙的砂纸,在弹出的瞬间,产生的摩擦所燃烧,便会有散播的作用。”叶银拿起弹弓划了划,笑道。这些弹药,都是他平日里无事所发明的一些杰作。

    而教会他这一切的导师,则是他的爷爷,叶翦!

    在叶银的记忆中,爷爷叶翦,是个极其古怪的人。晚年时,因为过于沉溺于药物的专研,最后猝死在药房中。在很多人眼中,叶翦是个顽固偏激,而且不顾家业的人,但在叶银却从不这样认为。在他眼里,老头子永远是一个可爱可敬的老人,而且对他百般宠爱,他喜欢上炼制这些离奇古怪的东西,也是从叶翦身上学来。虽然叶翦已经离开他十个年头,但叶银还牢牢地记住叶翦生前,用一双长满老茧的手抚摸着他的细脸,告诉他的话。

    “一个真正直率的男人,就算是受尽世间无数的冷眼和嘲笑,甚至羞辱,都不会动摇心中的理念。”

    叶小衩白了一眼满脸笑意的叶银,目光转向绯雨,发现他胸口的“地”字银徽章,旋即问道:“你这小子终于进阶啦?

    “是啊,小衩姐,我不但从皇室大殿换取了银章,父亲还将这把家传之宝‘荒龙破月刀’送给了我!”绯雨踌躇满志地笑道,手中那一把亮光闪闪的战刀舞动了数下后,得瑟地瞥了一眼叶银。

    叶银一怔,眸子掠过绯雨手上那把刻有火焰纹痕的刀身,然后脸色一变,望向绯雨,不屑地说道:“嘁!为了把破东西,值得吗?”

    绯雨的家庭背景跟他一样的,也是一个独生子女,但自从绯雨成为真武者之后,家里便开始对他严加管教,甚至连家门都不让他踏出一步。但绯雨本人似乎自己也很乐意,现在叶银终于知道,原来这小子为的就是这把刀。

    想到这,叶银便晦气地枕起后脑勺,样子大为不爽地转身往后走去。

    看见叶银这副摸样,绯雨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起来,说道:“喂,这是什么意思嘛!”

    闻言,叶小衩两手交插,看着叶银的背影,有些无奈地说道:“你戳中他的疼脚了,走吧!”说完,叶小衩跟了上去。绯雨摸了摸脑袋,似乎还不太明白的样子,但看见他们快要走远,也连忙背起大刀,屁颠颠地跟了上去。

    随着街道的深入,各式各样的店铺也开始越来越密集。此时,叶银三人来到阇云城的中段,一个最为繁华的地方。在这个路口的一侧,有一座富丽堂皇,装修雄伟的三口大石门,石门的牌匾上写着“倾波药市”四个龙飞凤舞的金色大字。

    来到此地,叶银的两眸子偷偷往后瞄了一下,身体一转,径直地往里面走。见状,叶小衩微微疑惑起来。据她所知,倾波药市,是阇罗国三大世家之一,倾波世家的地盘。这个家族是阇罗国内药物行业的龙头,几乎垄断整个阇罗国的药物行业,而且,倾波是由皇室所组建而成的家族,其中不乏一些来自昊光大帝国的势力分支在里面,势力深不可测。而且他们所售的药物,皆为真武者所使用。叶银不是晃头晃脑的人,也不是真武者,理应不往里面走才是。

    “阿银,难道你决心成为真武者了?”绯雨连忙跑上前面,笑着调侃道。

    “那个…二叔托我帮他买点东西。”叶银有些搪塞地回答道。闻言,叶小衩眉心一皱,嘴巴一撅,虚眯着眸子盘问道:“真的?”

    “是啦!真三八!”叶银闷气地回了一句,不再理睬两人,自个往里面走。话虽如此说,但叶银的心头却有些发热,本来打算独自一人来完成心中的秘密之事的,却没想到叶小衩这精明的小妞搭了一只脚上来,如今还多了个绯雨,还真让他够呛的。

    叶银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不起眼的黑色戒指,嘴唇轻咬。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里面龙蛇混杂,只是有些事,他觉得是时候办了,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

    手上的戒指,是叶翦留给他的遗物。叶银从家族成员的口中了解到,这枚戒指叫纳灵戒,一种真武者所使用得储存道具,可存放一些死物,是大陆上最为发达的帝国,金阳圣天朝的产物,其价格极为昂贵,非一般的富贾,根本无法拥有。据说,这些戒指的主要材料是一种,可以将万物化为须弥的芥灵石所炼制而成。

    自从爷爷去世后,这枚戒指便一直沉寂在他心中,犹如谜一样,让他大为好奇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后来他得知,要开启纳灵戒,需要的是五行真气!因为,灵气是催动芥灵石的本源之气,在五行真气中,都蕴含着一定的灵气,其中,以木之真气最为充溢。

    但五行真气,乃是氤氲在大气中的水谷之精气,结合先天的纯阳真气,经过丹田的运转而成。要做到这一步,至少达到运门以上的境界才能初窥门径。

    得知这个的结果后,叶银郁闷到极点,他知道叶翦肯定不会单纯地交个纳灵戒给他,而且老头子曾经善言告诫他,希望能他保守这个只属于两人之间的秘密,因此,叶银至今也没有跟谁提起过,甚至是父亲抑或二叔。如今,他已经16岁了,认为自己有能力去鉴赏一样东西的好坏了,今天决定去尝试开启这个戒指。

    一番波折后,他才侥幸得知,灵气的用途十分广泛,不但有助于炼制药物和养生治疗,还能增强一个人的反应和洞悉能力,因此,许多后天的武者,他们虽然无法吸纳天地之精气,但却能服用一些灵药来补充身体内的灵气流动,调理身体疲惫,维持训练。如此一来,叶银便明白,对于自己这个小白来说,也先要从灵气下手。因而,筹谋已久的他,才来此地看下有没有可以补充体内灵气的药物。

    想到这,叶银已经下定决心,心绪也开始有些紧迫起来,便大步地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