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The End

第190章 The End

进了家门,好歹将妞妞哄睡,秋白露累得快要脱力,她将自己没形没象地平摊在地板上,连小尾指都不想再多动一下。

    闭上眼,用手捂住脸,她在黑暗之中慢慢的回忆着那些如同电影画面般从她眼前一闪而过的往事,她不敢细看,生怕多看一眼都会让自己痛不欲生。

    那些突如其来的图片,零碎地展示着她这一生不想被人所知的窘迫与难堪,她仍是无法将这些东西全部联系在一起,但只是这冰山的一角就让她知道自己曾过得多么不好。

    不想……不想再重温……

    如果可以,她愿将这些所有的回忆都永远地封存于心底,永远也别再想起来。

    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浸湿了手掌,眼泪无法抵制地夺眶而出,从指间缝里浸出来,冰冷冷的。

    怕惊醒妞妞,秋白露只能无声的啜泣,一阵又一阵剧烈的悲伤,从她的心底上升,淹没了她的理智,她痛苦地用手抓住自己的衣领,如一条被扔上岸的鱼,明明在大口大口的呼吸,却怎么也无法逃脱窒息的命运。

    谁来救救她,她不想要的那些过去,谁来帮她全部掩埋。

    她从不是个坚强的人,是因为女儿才变得硬朗一些,她不愿向现实认输,但现实却将她步步紧逼。

    怎么会这样难,为什么总是要逼她……

    门外传来轻柔的敲击声,秋白露用手覆盖在自己的耳朵上,想要把那声音完全阻隔,可门外的人却是异常执拗,温柔的叩击声一下一下如同敲在她心头。

    ”滚!别再来骚扰我!!你们我谁也不想见,谁也不想要!!!“忍无可忍,秋白露痛苦又愤怒地大喊出声。

    敲门声嘎然而止。

    是死一般的宁静。

    片刻后,”小露,我知道你在生气,气我们曾那样对你。但你不能总是逃,你迟早要面对,不论是我还是他,因为这是你的人生,你无路可逃。“

    ”你们还知道这是我的人生?你们什么时候真的把我当成人?先是霍东恒,然后又是你,你们……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们欺骗我,玩弄我,夺走我所有珍惜的东西然后将它们毁给我看!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脸面站在我面前和我提什么我的人生,我人生里所有美好的事情都已经被你毁了!!我他/妈还有什么人生!你现在说的这些不觉得太可笑一些了么罗先生!!“秋白露忍无可忍,她站起身,走到门板处低吼道。

    她的声音不高,应该是怕吵到妞妞,就算在这种时候,她仍是无法避免为别人着想,她一直如此,总要将自己放在第二位,为了爱她的人义无反顾的付出。

    为了那些微小的情义,她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这是罗炎最讨厌她的一点,但不得不说,他也是这样被她吸引。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是为何爱上她,也许就是因为这些在外人看来极为平常普通的小细节,她的笑,她的好,她所有的一切都强烈的吸引着他的注意。

    与索罗斯那一战,几乎彻底地摧毁了罗炎的身体,身上多处中弹,失血过多,海水浸泡,等人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停止呼吸将近一分钟了。后来虽然被抢救回来,但身体已经不再健康。

    他是死过一次的人,花了三四年的功夫才慢慢调理回来。按理说他应该对她敬而远之,但他就是没办法阻止自己看向她,老太太因为这件事,几次和他翻脸,并扬言要让人做掉秋白露,看他能怎样。。

    只为了这一句话,他叛出了罗家。

    他为了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了。

    姓名,身份,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她来得重要。

    罗炎没想过还能活着见到秋白露,在与索罗斯所乘的游艇爆炸时,他的念头只有一个,他手下的那些人可千万给力一些,早点找到秋白露,把她救回去,让她好好的活着,活在一个没有他的世界。

    可老天对他实在不薄,不但让他再次遇见了她,还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惊喜。

    他们的女儿。

    无论是谁,只要是认得罗炎的,见到罗烨都会称一句,和她爸爸长得真像。

    女儿的五官其实更随秋白露多一些,细致美丽如瓷器娃娃,但她的神情,却像极了罗炎,安静下来,就会给人一种莫名的疏离感。

    罗炎的原计划是不再打扰秋白露,只远远的看着她就好,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们有了孩子,这个小小的精灵是他们生命的延续,一个秋白露已经让他放不下,何况还有这个乖巧到让人心疼的女孩儿。

    ”小露,我知道自己确实没资格评论你的生活,但我们要往前看不是么?我不奢望你会原谅我,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改正我犯过的错。不管你以后选择谁,我都会祝福你。我想要的只是这些,难道这样都不行?“

    ”说得真好听,可是我怎么就不相信呢?“秋白露冷漠地回答,”不是我心狠,而是罗先生你真的太不值得相信了!在船上的时候你说让我相信你,可你做了什么?你刺了我一刀,然后把我推下海!你觉得在你做这些之后,我还怎么能让你再靠近!!“

    ”可我那样做是为了救你啊!!小露!要不然你以为在你精心的策划下,挑拨了我和索罗斯的关系之后,他还能让你活下来么?!“罗炎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这事儿说起来就让人恼火,他明明已经计划得非常周全,根本不用冒这些险,但没想到百密一疏,自己的人里出了叛徒,他运走军火的事情被索罗斯提前知道,所以才让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就算如此,他仍是尽力的保护了她。

    只是他的解释让秋白露听来更像是自我脱罪,”照你的意思,你捅我一刀我还要对你感恩待德?“

    ”我只是向你解释这件事而已,并没有期待你能原谅我,我承认自己做得确实鲁莽了一些,但是小露,你仔细想想,我要是真的想杀你,你怎么能全身而退?你说我对你动刀,我确实是动了,可你的伤口呢?“

    秋白露不是笨人,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她突然间惊悟了,如果罗炎真的刺了她,那她的身上为什么没有伤口?!她只记得罗炎抽刀向她,但是现在看起来,她好像弄错了什么。

    不对,到底哪里不对……

    罗炎手上的伤!

    ”你……你那一刀……其实是扎在自己手掌上的,对不对?所以我才没事,而你的手却……“

    这个男人真是疯了,他宁可冒风险伤他自己,也不愿让她受一丁点委屈。

    门外再次沉默下来,这些事实是他永远也无法说出口的,如果不是他的无能自大,又怎么会让她担惊受怕,从妞妞口中,他知道她时常被噩梦侵扰,只怕这噩梦的源头,就是来自于他。

    他是那么那么地渴望着亲近她,与她朝夕相处,但他又不得不控制自己,他怕他的过分靠近,会让她想起一切。

    然后……

    就再没有然后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你知道不知道……我……“

    我那个时候是多么的恨你,恨不得和你一起去死,拖你一道下地狱,哪怕搭上腹中孩子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她怎么会这样疯狂又邪恶?!她丑陋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发指。

    秋白露的身体软下来,背靠着门板下滑,她脑中一片混乱,分不清对与错,黑与白。时光是最好的疗伤药,对于罗炎的恨,早已在这五年的光阴中消逝不见,更不要提他们还有一个孩子,凭着这些想起的往事,她现在更恨的是她自己。

    “我又怎么能不救你,小露,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看你去死。”

    是啊,他这么爱她,就算推她入海的那一刻,他仍不忘了对她说,“小露,不管发生什么,都要记得,我爱你。不管你爱不爱我,我只要你记得,我爱你。”

    我爱你,这样就足够了。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你让我静一静,你让我好好想想,我的头要炸开了,求你了。不要再说了。”秋白露低声哀求着。

    门外果真没有再传来任何声音,秋白露不知罗炎有没有离开,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想知道。

    早晨闹铃再响起来的时候,秋白露才发现自己靠着门板不知何时睡着了,她揉了揉有些酸肿的眼睛,发现妞妞正托着腮坐在一边看着她。

    “妈妈,你哭过了哦,眼睛红得好像兔兔。”妞妞用小小的手轻轻地抚过秋白露的面颊。

    心上的伤口在那一瞬间被她治愈,秋白露抓着女儿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几下,“妈妈没事的,今天是周末,你想去哪儿玩?动物园好不好?”

    妞妞摇摇头,”妈妈,我哪里也不去,你好好在家休息吧,我正想把童话书好好读读呢。“

    女儿这样贴心,让秋白露更加惭愧,她怎么连个小孩子都不如,竟然被过往打败,不管过去发生什么,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她要继续往前走,带着妞妞,好好的生活。

    见秋白露有些发呆,妞妞扑到她身上,软软地说,”妈妈……你在生罗叔叔的气么?你不要讨厌他,好不好?罗叔叔好可怜的,他年纪这么大了,手又坏了,身体也不好,家里人也不理他,你再讨厌他,就没有人和他一起玩了。你原谅他一次好不好?就一次行么?“

    “这话是他教给你的?”秋白露差点被妞妞气笑,她认识的罗炎从来都是意气风发,什么时候变成妞妞嘴里的可怜鬼。

    妞妞用力摇头,“当然不是,是我自己发现的……当然……罗叔叔也说过一两句……”

    看妞妞左顾右盼的模样,秋白露知道,罗炎说的肯定不是一两句了。

    “我知道了,小说客,我不生他的气了,你快点去洗漱一下吧,我们今天出去玩,就这么说定了。”

    妞妞见妈妈做出承诺,立刻欢呼地跑进卫生间,秋白露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母女俩人迎着晨光出了门,在夕阳的照耀之下,秋白露发现罗炎站在小区的入口处,他的头发有些蓬乱,脚边散落了无数烟头,他望着秋白露的双眼布满血丝,但目光却是异常执着。

    秋白露停下脚步,与他对视,她看见他将手中的烟捏灭,朝着自己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