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第1章 楔子

机场候机室里,女人独自坐在冰冷的长椅上。她的长发拨散,鼻梁上架着黑色墨镜,巨大的墨镜不仅遮住了她的半张脸,更将她美好精致的容颜藏了起来。

    “妈妈,我们下一场去哪里呀?”和她长相酷似的小女孩儿,从免税店里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她圆圆的脸上挂着纯纯的笑容,歪着头的样子显得可爱极了。

    她和妈妈,一路上走了很多地方,每到一个新地方,母亲的名字就会变成一个奇怪的陌生名字,而母亲也经常穿一些怪怪的衣服,让人看了都认不出她。

    就连自己,有时候也会被扮成小男孩儿。头发被剪短了的样子,可真不好看。

    小女孩儿心里虽然有些不开心,但她才不会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说给妈妈听。妈妈为了躲那个大坏人,已经很累了,她才不要让妈妈更难过。

    女人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去你外公的老家,妈妈也是在那里生出的。”

    “那我们会留在外公家过新年么?妈妈的生日就要到了,我想给妈妈做生日蛋糕呢。”

    “你会做生日蛋糕?我怎么不知道?”

    “以前在幼儿园,钟老师有教哦……不过,过了这么久,我差不多都忘记了……”提起幼儿园的美好时光,小姑娘的脸垮了垮,呜,好想念向日葵小班的好朋友们啊,自己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他们了呢。不知道他们还好不好。

    见女儿的小脸布满了乌云,女人十分抱歉地抱了抱她,“妞妞,真是对不起,因为妈妈,要让你四处奔波辛苦不说,还要让你和伙伴分开。”

    “我才不辛苦!妈妈才辛苦!”小姑娘怕母亲伤心,立刻摇了摇头,“妈妈,等我们去了外公家,是不是大坏人就不会找到我们了?”

    听女儿听到那个人,女人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僵硬。

    她逃了这么远,逃了这么久,却总觉得自己从未逃出过他的掌心,不管她躲在哪里,他都有办法找到她。她觉得好累,她觉得好疲惫。

    有时候躺下了,就会止不住去想,要不然就这么一直躺着吧,再也不要醒来,再也不要去面对那个人,就再也不会伤心。

    可是,她还有女儿,她亲亲的小宝贝,她又怎么能舍得放下她。

    “妈妈不要怕,不管到哪里,妞妞总是陪着妈妈的,妞妞不会让妈妈一个人。如果大坏人再来欺负你,妞妞就把他打跑!”小女孩儿拍着胸脯,大包大揽的模样把女人逗乐。

    “妈妈知道,妞妞最棒了。”女儿贴心的话,让女人脸上再次出现甜美的微笑。

    远处的广播开始播报登机信息,女人听见了,拉起小女孩儿的手,准备乘机。

    就在此时,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女人看见了为首那人,立刻惊得连手提箱都掉在了地上,小女孩儿瞧见那人的脸,也大叫一声,躲在妈妈身后,把刚才勇敢的宣言忘得一干二净。

    男人望着她,伸出一只手,“白露,你离开这么久,也该跑累了吧,乖,和我回家。”

    “不……”女人绝望的摇了摇头,她抱紧了小女孩儿,“霍先生,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不回去,我哪里也不去。那不是我的家,那是你囚禁我的牢笼。”

    男人的眼睛,因为她的话,黯了黯,但下一秒后,他又恢复了以往的强悍模样,他向旁边人使了使眼色,立刻有人不顾小女孩儿的哭闹,大力地将她从女人身边拉走,“你不回去也可以,你的女儿要留下。你欠的债,要由她来还!”

    女人大惊,上前去救女儿,却被那人死死的抓住了手腕,“霍东恒,你这个恶魔,你会下地狱的!”

    她狠狠的诅咒他,眼泪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轻吻着她的泪水,霍东恒在她耳边低语,“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就是下地狱,我也会拖你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