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魄

第1章 落魄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扬州的日头正高,一天中最忙碌的时间里,满街的行人穿流其间。

    拥挤的人行道上,一个样貌普通的中年男子行走其间,那满是沧桑脸上,挂满了无奈和忧愁。

    易池,今年也有二十八的年龄了,要说这正是大好的壮年时光,但是,易池却是长着一副沧桑面貌,说是四十还有人信。

    要说这扬州,那也是遍地黄金可赚,想当初易池远离老家,也正是听了那传言,谁想流年不利,几年来的辛苦打拼,却是一朝丧尽。

    谁没有个热血的青春,刚从大学毕业的易池也如那些潮流青年一般,想着自己创业,自谋生路,可是,创业哪是这般容易的,一手赚一手赔,有进亦有出,几年的时间也让易池看清了这世界,不再有那大学刚毕业那份朝气,整个人犹如刻满了沧桑一般。

    本来,这生活易池还能过过,但是这社会就是这样,上位者想要如何,那他们这种下位者,就要如何。

    “不就是因为她多看了我一眼嘛,至于要搞得我一穷二白吗?该死的潭威,该死的潭家。”易池就因为被本地一富家千金多看了几眼,多露了但笑容,就这点破事,那潭氏集团的少东家就看不过眼了。

    潭氏集团是大公司,跨国企业,哪是易池这个做小本买卖的人比的上的。

    人家一句话,本来和易池谈好的生意就吹了。

    什么?合同?

    在那些人眼里,法律都是玩物,还在乎那份破合同。

    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他易池。

    满满一仓库的货都进好了,买家却不要了,叫他易池情何以堪啊!

    “小人物?呵呵,大人物?呵呵,呵哈哈哈....”发疯似的笑了一阵,不故四周满脸惊讶的众人,易池愤然离去。

    他,只能忍。

    ........

    人的一生有多少个28年呢?易池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是,他知道自己也许只有这一个28年了。

    “那些家伙不会放过我的。”易池在离家不远的一间酒吧里,对这那调酒师说道,完全不故人家听不听的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倾诉的对象,至于这个对象听不听的懂,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见魔灯酒吧的员工显然是受过培训的,即使是被易池拉着说了一大对听不懂的话的调酒师,但是也不见他有什么厌烦的表情,依然挂着那职业的微笑。

    “你知道吗?我为了这笔生意,我花了多少心血,我陪酒,请客,花了一大笔钱出去,但是,就只是别人一句话,就这么吹了,混蛋!有钱了不起啊!有势力了不起啊!”易池醉醺醺的说着自己的不幸。

    那调酒师已经是满脸的无奈了:“这家伙还要说到什么时候啊?呜呜呜,这点时候我可以收很多小费了,该死的,活该你生意告吹,人家有钱有势,自然了不起了,这也想不开,哼。”心里编排着易池,脸上却不能有一点气愤的样子,这是他们老板特别培训过的。

    “这是什么社会啊?想我也是个大好青年,但是呢,都28岁了,别说事业无成,就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人家呢,出生就是富二代,钱,权,势,什么都是父母为他们准备好的,根本不要他们花哪怕一点的时间去辛苦的工作,老天啊!你也太不公平了!我易池哪里得罪你了,你不给我好的生活,行,我自己去努力,但是,不就是那女的多看了我几眼吗?这些该死的家伙就要我死,如果有来世,我易池一定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再也不要这样,人家一句话,就要性命不保。”易池越说越是神情激动,说到后面几乎是用吼的,还好,酒吧本来就吵,除了附近几人听到易池话的人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外,其他人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听到这里,那调酒师也算是听明白了,眼前这个倒霉的家伙显然是因为某富家子的女朋友多看了他几眼,被人家记恨上了,现在被弄的生意吹了,估计还要来取他的性命。

    上下打量了易池几眼,调酒师实在是看不出易池有哪一点能吸引女人的地方。

    “也许那女的只是好奇的看了几眼吧,这个叫易池的人,听他的话,也才28岁,但是看着怎么看怎么像38岁,人家怎么会看上他呢!这么说来,他还真是倒了血霉了。”这次,调酒师也不在气愤易池害他少收小费了,毕竟,他家是个将死之人,当然,他也没有要帮易池的心思,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如今这社会,谁回去帮个不相干的人,而且还是冒着生命危险。

    “哥们,你醉了,回家吧。”调酒师好心的提醒道,其实他也是怕这家伙没钱付帐了。

    “醉?我没醉,我没醉。”易池迷迷糊糊的说道,虽然嘴上说着没醉,但是他还是听了调酒师的劝告,拿出钱结了帐,迈着一摇三晃的步子,就这么晃悠悠的出了酒吧。

    ......

    春天的夜晚,天地间流窜着一丝丝的微风。

    刚出酒吧的易池被这风一吹,那醉意就醒了一半。

    捂着自己的头,慢慢的晃了晃,稍微的去除了点醉意。

    “哎,天地之大,还有我的容身之地吗?”看着四周即使在夜晚依然嬉笑逛街的人群,易池突然觉得他们很卑微,他们的幸福,是那么的脆弱,只要那么轻轻的一击,就能打发粉碎,就如自己一般。

    “呵呵,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取自己的性命,哎,我竟然点报复的资本都没有,呵呵,还真是个废物啊。”易池也不再烦恼,他想过报复,但是,那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人家出门就是一堆保膘,自己呢?常年的奔波,再叫上要陪客人喝酒,身体早就不如从前了,在人家面前,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哪里斗的过他们。

    走在华灯初上的街道上,易池的心也慢慢的静了下来。

    “来来来,走过路,不要错过拉,各种小首饰一元起拉。”

    “新出炉的烤地瓜,好吃又便宜拉。”

    “糖葫芦,一串两块钱。”

    “绝版T恤大甩卖拉。”

    ......

    在各种叫卖声不绝的街道两旁,一边驻足观赏,一边四处游走。

    易池一禁被之吸引。

    四处乱看的易池,被一处贩卖古物的地摊吸引住了,正确的说是那上面的一把匕首。

    青铜制的手柄,有了一点点铜绿,那上面镶嵌了七颗宝石,那夺目的光芒是那么的闪耀,银色的匕刃流光四溢,一长长的血槽显示着它不并不是用来切菜的,它,是用来杀人的。

    地摊的老板见易池直勾勾的盯着那把匕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了。

    “嘿嘿,肥羊来喽。”心里快意的想着。

    “这位先生,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拿,我这里东西便宜着呢。”地摊老板打着便宜的广告说道。

    易池听了老板的话,也不客气,就随手拿起了那把匕首观赏了起来。

    “怎么样,很不错吧,这把匕首可是大有来历的,话说,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地摊老板眼光深邃的盯着易池。

    “那是一个乌云密布的夜晚,我和当地的几个兄弟一起去寻宝,在一处古旧的墓地之外,我们发现了一个很是隐蔽的洞口,于是,兄弟几个决定进去看看,那漆黑的洞口,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会梦到,那时候年轻,不懂事,什么都不怕,哥几个就壮着胆子拿着手电就进了那个洞穴。”说道此处,那地摊老板偷偷的看了看周围,好象怕别人听见似的,拉着易池到了摊位后面,再次轻声的说了起来。

    “那洞中没有光,只有一个手电筒的我们就着那微弱的光线前进着,大约是走了半小时的时间,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丝亮光,我们仿佛是在深水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绳索一把,兴奋的跑了过去,临到近处,我们才发现,那是一个巨大的墓室,那丝亮光竟然是墓室之中的油灯,据我们观察,那座墓室怕是有好几千年之久了,那青铜的棺木,就放在墓室的正中间,四周的墙壁和顶部都刻满了奇怪的文字,在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甲古文,而这把匕首,就是在那棺木之中找到的,除了这把匕首,那棺木里竟然空无一物,我们几个那时候也是吓到了,也就是我,还故着拿了这把匕首,其他几个胆子小,看到那么诡异的事情,立刻吓的怕了出去,说来也怪,这以后我们再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个洞口了,之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地摊老板说道这里,还从易池手里拿回了那把匕首,深邃的眼光直直的盯着他,搞的易池脸上都有点冷飕飕的。

    “呵呵。”干笑了几声,稍微缓解了下气氛,易池虽然不信这老板的话,但是还是被搞的心惊肉跳的。

    “怎么样,来头大吧?你看这上面的宝石,看看这铜绿,这可是几千年前的古董啊!”老板激动的介绍着。

    “咳咳,我说老板,没那么夸张吧,还有啊,几千年前的匕首有用合金打造的吗?你也真是吹过头了点,说个实在价吧,合理的话,我就买下了。”易池连忙说道,他还真怕这老板再说下去,那估计能把这把匕首说成是神器了。

    “呵呵,哥们原来是个行家啊,那我也不坑你,一口价1000卖你了。”老板一脸惺惺的说道。

    “呵呵,1000贵了,一句话,200我就买了。”易池砍价道。

    “800,不能再便宜了。”

    “300,再贵我不买了。”

    “600,不能再低了。”

    “500,爱卖不卖。”

    “好,500就500,哎,亏死了。”

    最终以500的价格,易池买到了这把好看的匕首。

    ......

    等易池走后,那老板连忙从身后的背包里又拿出了一把和刚才一摸一样的匕首摆在了摊位上。

    “嘿嘿,100的进价,500卖出,赚了400,哈哈,今晚又可以去妙美宫了。”地摊老板猥琐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