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身死

第2章 身死

有人说,前世的五百年,换来她的一个笑容。

    但是,易池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前世不愿意花费那五百年,换来了今生的光棍一生。

    要说在大学时期,易池可不像现在那么沧桑,外貌可以说还是算的上小帅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女人缘。

    易池也曾今去算过命,他只记得那算命说他什么命犯七煞,一生注定孤苦无依。

    这话易池当然不相信了,当时他还爆打了那算命的一顿,然后拿了他口袋里的那几百元钱,好好的潇洒了几天。

    虽说易池是个孤儿,但是他的心里并不阴暗,相对的还有点阳光,可惜,被这悲催的社会一犯洗礼,到了今天算是彻底的阴暗了。

    “要是这次自己不死,一定要好好的报复该死的潭家。”易池恨恨的想道。

    ......

    易池的家距离那酒吧不是很远,平时步行也就不要个十分钟时间,不过,每次回家都要穿过几条阴暗的小胡同。

    “滴...滴...滴。”

    从两旁墙壁上几个出水口中滴下的水滴声在这寂静的胡同中是那么的响亮。

    “奇怪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易池疑惑的看着四周,平时这个时候,住在这附近的居民这个时候肯定都是在家的,不是电视声就是吵架声,但是今天却是格外的安静。

    “滴...滴...滴。”

    诡异的气氛笼罩在了这片小空间之中。

    易池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出来,是谁?是不是潭家派来的?出来啊!”易池对着四周空旷的胡同吼道,这死寂的气氛,他再也受不了了。

    “呵呵,想不到这小子还蛮机警的。”一个声音从易池身后响起。

    “那又怎么样,有虎哥在,再加上我们两个,还怕这么个普通人?老子一个小指头就能料理了他。”同时,另一个声音也回应着前面那个声音,显然,这两个声音都是冲着易池来的,而已,还有一个叫‘虎哥’的,明显比这两个人级别高,相对的,手段肯定也更加犀利。

    转身,抽出刚买的匕首,易池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了这一串动作。

    眼前阴暗的胡同两旁,慢慢的走出来了两道身影,那高大的身影,带来的压迫感直接另易池握着匕首的手更加的加大了力度,他知道,今晚他怕是要躺在这了,不过,他可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即使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小子,我劝你最好放下你那把玩具,乖乖的让你家狗爷一刀料理了你,省得到时候更加痛苦。”那个第二个出声人对着易池轻蔑的说道。

    易池眯着眼,狠历的看着对方,他用眼神回答了对方自己拼死的决心。

    另一边那人看易池如此不识抬举,眼中闪出道道历芒。

    “呦,还想反抗?那可怪不得你狗爷了。”那自称狗爷的男子说完便抽出了藏在腰间的砍刀,月光照在刀刃上,闪烁的光芒直刺易池的眼睛。

    额头上一滴滴的汗水流进了易池的眼睛之中,不敢用手去擦,忍受着那刺目的痛楚,易池不退反进,他知道,自己一退,就再也没有活路了。

    “啊...”

    易池大步急跨,直接冲到了那男子面前,右手匕首直砍而下,目标正是那男子的头部,这一下要是砍中,必死无疑了,显然,易池也是动了杀心了。

    “靠,找死。”那男子一看易池如此狠历,也不紧张,后退一步身体侧着躲过了易池的一记下劈。

    也不忧郁,倒交左手,直接一划,易池的腹部顿时出现了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

    痛苦的捂住腹部,易池转身直刺,明知必死,何必去在意那伤口呢。

    “哧...”

    匕首直接刺进了男子左边肩膀,易池看自己刺中了对放,连忙用力压下匕首。

    “啊...”

    那男子痛苦的嚎叫道,他的左肩到臀部被易池划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大量的鲜血冒了出来。

    “野狗!”另一个男子见他受伤,也不在一边看戏了,连忙跑了过来扶住了那个叫野狗的男子。

    “混蛋,我要宰了他,我要活剥了他,笨熊,去,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啊......”野狗凄厉的吼道,那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一边正捂着腹部倒在地上的易池。

    “该死的,野狗,你给我挺住,我这就去解决了他。”说完,抽出自己的配刀,那是一把斩马刀,整刀有一米长,真不知道这个叫笨熊的怎么把它藏起来的。

    大步走向易池,手中挥舞了几下斩马刀。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点能耐,竟然伤了野狗,不过,你终究还是要死的。”笨熊看着被他用脚踩住的易池狰狞道。

    “呵呵,来吧,我早就知道我命不久已了,那该死的潭家。”易池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大汉,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并不看重。

    “呸。”

    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笨熊举起了斩马刀,做势要砍向易池,就在这当口,易池抽出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手上拿的正是那把匕首,上刺,一往无前的上刺。

    “哧...哧。”

    笨熊的斩马刀砍在了易池的左肩膀上,直接把他的左臂砍了下来,而易池的匕首也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刺中了笨熊的胯下,直接命中了他的命根子。

    “啊...啊...啊。”

    笨熊凄厉的吼叫着,他大意了,他以为没有了反抗之力的易池竟然临死反扑,而且还刺中了他的命根子。

    那凄厉的叫声几乎能吓退群狼一般。

    倒在不远处的野狗看的冷汗直冒,下一刻便捂紧了胯下。

    易池眼看自己的左臂被卸,自知毫无身路,故不得疼痛,右手抓紧了匕首,反手划过了一道完美的弧度,一条凄美的血痕出现在了笨熊的喉间。

    “呜...呜...呜。”

    笨熊几乎使出了毕生的力气,死死的捂着脖子,但是还是无法阻止那直喷而出的血流。

    “碰。”

    死死的瞪大着双眼的笨熊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到死他还用一只手捂着胯下,可见死的极其憋屈。

    “咳...咳。”

    用唯一的右手支撑的墙壁,不让自己倒下,易池猛的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要死了吗?果然还是逃不过啊。”眼光流转,看见那倒在地上的野狗也已经没了气息,易池也算安心了,至少,他拖了两个垫背。

    “这种感觉?轻飘飘的,好美啊!也不知道我死了会不会有人记得我呢?呵呵,应该没有吧!”易池凄美的笑着,他仿佛看见了死神正在向他招手,远处的孟婆手上已然端上了一只小碗,各种幻像,易池发现,死之前还真是思绪混乱啊。

    “哦!竟然死了?了不起啊,做为一个普通人,做到这样已经很出色了。”一道声音突然的出现在了易池耳边,另他越来越模糊的意识瞬间清醒。

    艰难的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处。

    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普通?平凡?斯文?

    易池真想用这几个形容词去形容眼前之人,但是,一个普通人会说出刚才那样的话?

    “你...是谁?”易池艰难的开口问道,一开口,嘴中就冒出了鲜血,怎么也止不住。

    似乎是欣赏的看了一眼易池,那样貌普通的男子抬了抬眼镜,微笑的看着易池道:“我?你可以叫我赤虎。”

    说完,还友好的笑了笑,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赤...虎?你是...那个...虎...哥?”易池眼神迷离着说道,似乎是想让自己站的更直一些,易池用那唯一的右手支持了下墙壁,但是早以无力的右手却是没有履行易池的意念,没有了依靠的身体顿时摔在了地上。

    “碰。”

    “噗...”

    易池几乎快要昏死过去,倒地上的时候,身体是侧着的,左肩膀擦着墙壁倒了下去,那撕心的痛楚,另易池几乎咬碎了牙龈。

    “呵呵,没力了吗?不要挣扎了,你快死了,我也就不动手了。”赤虎看着想要站直却倒在了地上的易池说道。

    摸了摸肚子,似乎有点饿了的赤虎最后看了一眼易池道:“我走了,你是死是活,就看你的命了,拜拜。”

    易池看着那远去的身影,他实在猜不透这个人,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去猜了,因为,他快要死了,一个将死之人,怎么会有心情去猜测一个陌生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远去的赤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也不转身,背对着易池靠口说道:“哦,对了,潭家已经不存在了,就在这之前,潭家已经被我们灭了,你可以死的安心了。”

    说完轻轻的笑了笑,摸着肚子慢慢的远去。

    “谢...谢...”易池模糊中听到潭家被灭的消息,临死之前对着那个远去的身影道了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