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往事如覆水

第二章往事如覆水

“月月!祝你生日快乐,快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年轻女子看着面前的美貌女子,强掩住眼底的厌恶,对着其大声说道。

    “桃桃!你来就好了,干嘛还带礼物!”李秋月穿着一身黑色短裙,一双笔直的小腿露在外面,象牙般的色泽要是一个男人的话,肯定会被这一双修长笔直的双腿迷倒。

    可是这双腿在那叫赵小桃的年轻女子的眼中却是最大的敌人,仅仅是因为赵小桃的双腿没有李秋月的修长白嫩,哪怕仅仅是三公分的差距,也让赵小桃恨到了骨子里。

    “好姐妹过生日我怎么能不准备点特殊的礼物呢!快看看你喜不喜欢!”赵小桃对着李秋月笑吟吟的说道。

    “呀!鹦鹉,好漂亮的鹦鹉啊!”李秋月看着笼子中正在不断晃着脑袋的金刚鹦鹉大声的喊道。

    “你丫才是鹦鹉,你全家都是鹦鹉!”笼子里的鹦鹉不知为何,突然闭着眼睛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呵呵竟然还会发脾气!桃桃,你真是太好了,我好喜欢这只鹦鹉,真是太可爱了!”李秋月将鹦鹉放在卧室的窗子旁边,随后搂赵小桃的胳膊,高兴的说道。

    “喜欢就好,听说这只鹦鹉养好了还会有更多的惊喜呢,对了,这只鹦鹉刚被送过来,可能有些营养不良,这是我特意买的营养针,你晚上给它打上,宠物店老板说明天就可以正常喂食了”赵小桃将剩下的一个注射器递给了李秋月。

    “好的,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它的!”李秋月把注射器放在了抽屉里,随后一阵门铃响起,李秋月便拉着赵小桃跑去开门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老子的老子是华国第一首富,我妈是华国第二富豪他亲姐,你要是敢动老子一根汗毛,老子的老子和老子的老娘都不会放过你们的!”金刚鹦鹉不断在笼子中走动,一边走还一边破口大骂,那种口气竟然和人类一模一样,丝毫没有其他鹦鹉那般怪异的死板的感觉。

    “啊!你们赢了,你们说吧,到底想要多少钱,我告诉你们老子的老子有的是钱,你们快点放了我!要多少钱都行。哎不对啊老子的手怎么不好使了!”金刚鹦鹉歪着脑袋向左右看去。

    “我...握草!你们到底对老子做了什么?老子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们到底对老子做了什么!老子的屁股呢!老子的jj呢!怎么我身上长了这么多的鸟毛。啊!救命啊~!”金刚鹦鹉撞击着笼子,不断大声哀嚎着,那种声音,就好像是被十万人马xx了一样,不仅仅是十万人,还有十万匹马。

    “我变成一只鸟了... ...”金刚鹦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连尾巴上的羽毛被折断也仿若未知,两只翅膀不断的拍打着脑袋,嘴中一直嘟囔着这一句话,久久不能自制。

    就像这只鹦鹉口中嘟囔的一样,应该说这只鸟并不是一只鸟,不对,准确的说这只鸟的灵魂并不是一只鸟。

    是的,就像是小说中讲的那样,这只鸟被一个人类的灵魂莫名其妙的附体了,其实这件事还要从一本武功秘籍说起。

    附在这只金刚鹦鹉身上的灵魂叫应小武,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因狂傲不羁,每天游手好闲,为此事他的父亲更是恼羞成怒,硬生生的给他塞进了华夏警官学院,让其好好的受受苦。

    应小武完全就是一个二世祖,在学校里每天不是撩撩校花,就是组织学校成员集体逃课,让校领导操碎了心。

    在一次‘老带新’活动中,学校特意请来了一名刚刚从学校里走出去不久的女警花,来学校进行演讲。

    可是谁知就是这一次偶然的相遇,让应小武这个花花公子坠入了爱河。

    应小武这次对与李秋月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在知道李秋月总是出任务,每次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之时,他也开始努力学习拼命训练。

    为了的就是以后能够和李秋月一起打击犯罪,就像李秋月说的那样,应小武也要为正义奉献出自己的火热的青春。

    可是慢慢的身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富二代的他,开始厌烦这种单调无比的训练,并且总想着有没有捷径可以走。所以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在他的‘修炼武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就如同小说里写的那样,有一天应小武带着鲜花去找李秋月,准备进行第四百四十四次告白的路上,正好碰见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

    这个爷爷在路边卖各种各样的武功秘籍,应小武不知怎得竟然鬼使神差的停在了那个地摊的旁边,买了一本话说在练完之后能不仅能够飞花摘叶即可杀人还可以空手接子弹,日行八千里的恐怖武学。

    应小武拿着秘籍和鲜花连李秋月都没有去找,直接开着车子回家修炼秘籍去了。

    此时应小武的脑海中开始慢慢回忆起了,自己昏迷前的场景。

    应小武还清楚的记得,当他翻开那传说中的武功秘籍的时候,一个吊炸天的名字直接吸引了应小武。

    翻开首页《阴阳互逆乾坤倒转轮回通明证道大法》十六个大字出现在了应小武的眼中,看着那整齐排列的烫金文字,应小武的心中越发的觉得自己肯定是遇到高人了。

    应小武不断的阅读着后面的内容,可是不知怎的,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困,眼睛越来越沉,就在应小武就差最后一页上几个蝇头小字还未完全看清的时候,应小武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变成了这幅鸟样。

    此刻就连上天都被应小武心中的悲伤所感染,原本阳光明媚的好天气,突然间开始乌云密布,那犹如泼墨一般的乌云压得外面的行人都有些透不过气来,同样透不过气的不只是外面的行人,还有我们已经变成鹦鹉的应小武。

    “掐掐掐死自己,之后一定能变回去,这一切都是幻觉!”应小武一边用翅膀不断的想要掐着自己的脖子,可是却怎么也无法成功,因为两只翅膀根本就掐不住自己的脖子。

    “贼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啊,我干你老母!”一只鹦鹉站在笼子中,一只翅膀高高举起,指天大骂。

    轰隆隆!一道红色闪电直接劈到了这只鹦鹉所在小区的一颗大树上,就连小区内的避雷针都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大哥!我错了!”应小武见此情景直接跪倒在地,两只翅膀合在一起口中大声喊道。

    随后空中一声闷雷响过,仿佛在回应刚才应小武的道歉。

    应小武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外犹如落珠一样的大雨,心中无比的悲切,一时间他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