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本鸟要吃肉

第五章本鸟要吃肉

“嘿嘿嘿嘿嘿!”应小武看着身上仅剩下最后一道防线的李秋月,情不自禁的发出淫荡的笑声。

    “啊!你这只色鸟,快点出去,要不然别怪我拔光给你的毛!”李秋月粉面微红,对着正在那里不断淫笑的应小武大声的喊道。

    应小武一看李秋月生气了,顿时用出了他身为一只鹦鹉,自带的萌呆光环,开始扭动着屁股,不断的在浴室内渡步,一会啄啄光滑的地面,一会飞到镜子上,歪着头看镜子里面的影子。

    “真是的,怎么会被一只鸟看的害羞了,看来今天实在是太累了,自己都有些神经质 了,毕竟就算是它再聪明,也只不过是一只鸟啊!”李秋月叹了一口气,随后将围住浴缸的纱帘,轻轻的拉上。

    “握草!古人诚不欺我啊!果然朦胧美才是真的美!”应小武色心不该,透过纱帘看着李秋月在里面美人沐浴,整只鸟都呆在了那里。

    应小武直觉的自己越看越心痒难耐,越看越觉得难以自制,应小武最后决定就算是死,也做一个风流鸟。

    应小武一边呼扇这翅膀,一边向着正在洗澡的李秋月冲了过去。

    “嘎嘎嘎!本鸟也要玩泡泡!”应小武大喊着一头冲过了纱帘,扎进了李秋月的浴缸里。

    看着李秋月那完美的玉体,应小武一时间竟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了。

    “你看你,把水弄得那都是!”应小武想象中的怒火并没有发生,李秋月反而用手轻轻的将应小武托在了胸前,轻轻的将他抱住。

    “小武,你知道吗?我是一名警察,你知道警察是什么吗?”李秋月说着顺势躺在了浴缸里,并且将应小武放在了胸上。

    “好软... ...”应小武半眯这眼睛,脑海中完全一片空白,但是李秋月依旧对着应小武轻声的诉说着。

    “警察是抓坏人的,坏人就像是你们森林中啃食树木的害虫,而警察就是那些专门吃害虫的鸟,我们就是那些吃害虫的鸟!”李秋月对着应小武轻声的说道。

    “警察表面上风光满面,可是警察也有自己的苦衷,我已经一年没回家了,我好想我的爸爸妈妈,你知道爸爸妈妈是什么吗?你见过他们吗?”李秋月眼中含着泪水低着头想应小武问道。

    可是此时的应小武,在经历了从人到鸟的变故,他的精神极度的疲惫,再加上现在趴在柔软的酥胸上,泡在温热的洗澡水中,应小武早就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呵呵!真是的,人家和你聊天你竟然睡着了,一点都不解风情,以后肯定没有母鸟喜欢!”李秋月看着应小武那可爱的样子,一扫心中的阴霾,轻轻的将应小武抱出了浴缸,一边为他擦着羽毛,一边笑着说道。

    李秋月穿上睡衣,本想将应小武放进笼子了,可是看着在臂弯中沉睡的应小武一时间母性爆发,竟然有些不忍让他离开。

    “你可是在我长大后第一个睡在我床上的异性呢!”李秋月在应小武的尖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随后熄了灯看着外面已经露出星星的夜空,不知何时也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李秋月那单调的生活出现了一点变故,这一次叫醒她的不再是烦人的闹钟,而是比闹钟更烦人的鹦鹉。

    只见清晨迎着第一缕阳光醒来的应小武,情不自禁的迎着阳光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在伸懒腰的过程中应小武感觉自己的身上有着一股暖流在自己的身体被不断的穿梭,从双目发起,听过头颈传到全身,随后在胸口一分为四,两道暖流冲向翅膀,两道暖流一道进入内脏,一道在身体的血肉中游荡,最后再分为二在双足内盘旋一圈,与其他暖流在胸口回合,在归于双目。

    这在文字描写中虽然很长,但是实则这一切的神奇皆在一呼一吸之间完成。

    在那股暖流归于双目后,应小武感觉胸中有一口气,向外冲去,大有不吐不快的感觉。

    应小武害怕吵醒还在沉睡的李秋月便快步跑到客厅,透过没有关上的窗户,冲着外面的小区大喊起来。

    “嘎嘎嘎!”应小武听着在小区中不断回荡的声音,心中自知闯了大祸,顿时张着翅膀连一边小跑一边扑腾的跑进了卧室。

    还在沉睡之中的李秋月被突入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随后更是被应小武那快若闪电的速度有惊了一下,半天才回过神来。

    “小武,你刚才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没有?”李秋月还以为应小武也是被那声巨吼给吓成这样的呢。

    应小武心中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随后应小武歪着头看着李秋月大声的喊道:“早上好!早上好!”

    “呵呵!嗯!小武你也早上好!”李秋月摸了摸应小武的脑袋,随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睡衣,开始做起了早餐。

    “吃完饭,你乖乖在家待着,我要出去买点东西!”说着李秋月将赵小桃拿过来的坚果和鹦鹉粮混在一起,放在了应小武的面前。

    “我擦,这是啥玩意,这能吃吗?不过这夏威夷果到是很好吃的样子!”应小武将其他的东西全都推走,只吃了几口夏威夷果,随后便将目光盯上了李秋月盘中一小块牛排。

    因为李秋月每天都会进行格斗训练所以要是不吃些肉食根本就跟不上那大负荷的训练。

    “你要吃这个?不行你是只鹦鹉,不能吃肉!”李秋月说着便将被应小武推开的鸟粮送到了应小武的面前。

    “本鸟要吃肉!本鸟要吃肉!”应小武将鸟粮推开,随后开始躺在桌子上不断的打着滚。

    “你听话,你真的不能吃肉,不信你看,网上都说了!”李秋月说着便将手机递到了应小武的面前。

    只见应小武顿时乖乖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跳下桌子,慢慢的向着鸟笼走去,就像昨天晚上一样,每走三步就会回过头看一眼李秋月,那种眼神看的李秋月心中无比的愧疚。

    “你别这样好不好,你真的不能吃... ...”李秋月走到应小武的身前蹲下身准备去抱他,可是最后的那个肉字还未吐出口。

    只见应小武突然化作一道闪电,迈着小短腿飞快的越过李秋月的胳膊,跳上凳子,然后有跳上桌子,随后用那犹如铁钩一样的尖嘴,将李秋月切成小块的牛排吞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