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梦境与现实

第4章梦境与现实

司机打开另一侧车门,刚要伸手去抱余慕安。

    封衍却回了下头,眼神一沉,“算了,我来。”好歹是怀了他孩子的人,让别人抱,竟然有些不舒服。

    “是,封总!”那司机连忙退了回去。

    封衍大步走到车前,探进身子,捞起睡得跟小猪似的余慕安,抱在怀里,浑身散发着冷寒的气息,心里却觉得这身子软的不行,要将他化了一般。

    封衍越发将唇抿紧,往主宅走去。

    一路上保镖佣人看见,都不敢言,却拿余光偷偷瞄着这绝无仅有的奇景。心里不断猜想着封衍怀里的女人是谁,倒不像是见过的那一位。

    “耶!庆祝大学二年级圆满度过!庆祝即将到来的暑假嗨翻天!”

    “预祝我们都不挂科!”

    “安安啊,多喝一点儿!身为咱们理工科的女汉子,连喝三瓶没问题吧!”

    睡梦中,余慕安就感觉耳边有嘈杂的声音在响,而眼前一片朦胧,她早就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只是想,怎么又来到这个club喝酒了,于是嘟嘟囔囔的开口,“我,我不行了,我先去个厕所。”

    “这么快就走啦?”

    “喝了再去也不迟啊!”

    余慕安不理会身后的劝酒声,摇摇晃晃的就往前走,嘴里哼着歌儿。她有点儿找不到方向,上楼下楼,又拐过一个走廊,朦朦胧胧的,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的身影,虽然只看到棱角分明的侧脸,可是心跳已经加快,余慕安兴奋的往那边跑。

    她的梦中情人啊,怎么这么快就见面了?

    男人被扶着走进包厢,余慕安避在墙角处,等到包厢里只剩男人之后,悄悄的溜了进去,顺便关上了门。

    包厢里空无一人,余慕安踉踉跄跄的,转来转去寻找男人的背影,终于在休息室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

    余慕安一下子忸怩起来,可脚步没停,跑到床边,推了推男人的身子,害羞又鼓足勇气,道:“你好,我叫余慕安,我喜欢你很久了,可以……可以跟我拍照吗?我,我从小就喜欢你,不会……认错的。”

    说完,忽然觉得身子一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抱上了床,男人将她压到身下,浑身酒气,声音却温柔,“喜欢我?喜欢我……为什么躲着我?”

    “我,我没有躲你啊!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余慕安急忙为自己辩解,“你是我看上的男人……”

    “看上我……该怎么做呢?”那人突然低下头,离得余慕安很近,呼吸很重。

    浑身的神经好像都噼里啪啦的断开了,在酒精作用下,余慕安像只小野猫,忽然搂住男人的脖子,身子往前一窜,‘吧唧’一口亲在男人嘴上,“我,我喜欢你。”

    男人的身子一下子紧绷,压抑着开口,“光这样怎么够。”

    “嗯?”余慕安轻咦一声,没明白男人说的话什么意思,直到男人的手碰到她的肌肤时,她才有些清醒过来,可是有些晚了。她甚至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的,却在反应过来之后,没有拒绝。

    将近正午,日头正好。

    余慕安所在的客房里,封衍、冷少卿,还有几个医生护士之类的站在床前。而床上,余慕安却脸色透着不自然的红,四肢在空中来回抓,闭着眼睛嘟囔,时不时嘟起嘴做亲亲状,“嘻嘻……嗯,不要,不要啦……么么……”

    “咳咳……”

    冷少卿掩嘴咳了咳,小声冲封衍道:“封总,余小姐是在做什么,特别的梦吧?”

    封衍脸色很黑,别开脸,问医生道:“她怎么了?为什么还没醒?”

    “马上就醒了。”那医生规规矩矩的开口:“余小姐吸入麻醉剂,药效还没过,所以睡得比较沉。”

    睡得沉?

    封衍踱步走到床前,他可没时间跟余慕安耗,确认她没事之后,他还要工作去。于是低头叫道:“余慕安,醒来了,余慕安!”

    睡梦中,余慕安在激情退却后发现身边一个男人,来不及看那人是谁,抓起衣服就往外跑,可是怎么跑就是逃不出那个房间……

    “余慕安!余慕安!”不知道谁开始喊她的名字。

    余慕安心惊的朝后一看,只见床上的男人站起身,只围着一条浴巾朝她走来,男人笑着开口,“你怀了我的孩子,要去哪里?”

    “孩子?”余慕安吃惊的低头,看到自己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长越大,忍不住大叫出声,“啊!不要!我不要生孩子!”

    房间里,封衍喊了余慕安两声之后,见她的表情越来越狰狞,高喊着噌的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眼睛猛地睁开,呼哧呼哧的开始喘气,嘴里还喃喃自语,“我不要……不要生孩子……”

    “余小姐做噩梦了吗?”医生忙问了一句。

    余慕安咽了咽口水,猛地回神,看到近在眼前的封衍的脸,瞳孔一缩,猛地推了下封衍,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我不要生孩子!啊!”

    “可能吗?”封衍眯缝了下眼睛,透着危险的气息,“现在,你已经醒了。孩子你不想生也得生。”

    “我……”余慕安低头一看,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好她的肚子没有鼓起来。

    周围的目光都好奇的黏在余慕安身上,她缩了缩身子,神思恢复清明,问,“你怎么在?我……我在哪儿?”

    封衍双手抄进口袋里,冷着脸直起身,“我家。”

    余慕安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你家?你什么时候……喂,你去哪儿啊!”话还没说完,封衍竟然转身离开,余慕安气得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谁知道脑袋突然晕了一下子,身子也不由自主的下坠。

    “余小姐!”身旁的阿姨手疾眼快的扶住余慕安,“余小姐,您慢一点!”

    “谢谢。”余慕安按了按自己的脑袋,眼睛的余光已经看到封衍往外走着,临出门之前,封衍还偏头回了一句,“死不了就好。”

    余慕安倒在阿姨怀里,气得几乎七窍生烟,踉跄着坐回到床上,又气又恼又无助。

    她招谁惹谁了啊!命运是在搞笑!

    想起刚刚那个梦,她就觉得一阵恶寒,那个梦,压根就是一个月前的真实写照,她竟然,竟然把封衍当作梦中情人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