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不要跑了

第三回 不要跑了

一声尖利的汽车刹车声响彻在耳畔,馨蕊悚然一惊,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之久,但留给她那可怕的记忆,还足以让她对尖利的刹车声产生巨大的恐慌。

    还记得那天,他将衣衫被撕得破烂的她独自丢在了那幢孤零零的民房里。当时的她,被吓得瑟瑟发抖,感到了十八年以来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恐惧。

    她如此爱的一个男人,一直苦苦追求的一个男人,竟然用如此卑贱的手段对付她。原来她在他的眼里是那样的不堪。

    她默默的流泪,一直流到了天明。在一片混沌中竟然昏昏然的睡去,梦里还不能忘怀他对她厌恶至极的面孔,那双冷峻的目光足以将她千万次的杀死。

    天亮以后,她拿着床上一件脏兮兮的被子盖着身体,狼狈不堪地逃回了家。

    她以前缠着他的时候,他的眼中也会流露出那种不耐和厌烦,但却不是如此让人寒彻入骨的,但这一次不一样了,她想他一定是将她恨到了极点,因为她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并迫使那个女孩人间蒸发。

    在那一刻,她彻底明白了,原来爱一个人,不可以将他逼得那么紧,不可以让他如此的没有尊严。

    她从小就没有妈妈,这些女孩子的私房话没有人对她说过。被父亲宠坏了的她,任性的认为,凡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要抓住不放,就要以死缠烂打的方式去获取。

    “上车!”上官华硕迈着修长的腿,玉树临风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三年不见,他越发的英俊了,他一出现他周围的气场就足以令任何一个为他牢牢地吸引。一定有更多的名媛淑女爱慕他,追求他吧?

    但是对于她有的却不是吸引力,而是森寒的怕意。上官华硕这个名字恐怕日后在她的字典里永远都代表着危险人物了。她见到他的第一个反应,应该就是远远地逃离。所以现在也不例外,她几乎没有抬起头好好看他一眼,就转身飞也似的逃离了。

    留下他站在原地目瞪口呆,这是江馨蕊吗?那个刁蛮任性,死缠烂打的丫头。在他的车停下之前的那一刻,他还做好了她会一下子扑入他怀里的最坏打算呢,怎么现在她竟然逃了?

    哼!可恶的女人!红润而性感的唇畔抿得紧紧的,他绝不会相信她会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一定是她使的欲擒故纵的花招。他倒要追上去看看,她能出什么新招?

    她一边跑,一边心惊胆战地想:她欠他的债三年前不是都已经还清了吗?为什么今天的他还不肯放过她?难道真的要毁掉她的清白他才甘心?

    但是她的两条腿又怎么能跑得过汽车?

    这一回,他的红色法拉利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绝美的男人昂首挺胸地走下车来,带着至高无上的命令口吻,再一次说道:“上车!”

    “不,我不去!”馨蕊抱紧手里小小的行李袋,坚定地摇头拒绝。

    三年不见,她原本白皙的皮肤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虽然人很瘦弱,但看起来倒比以前结实了。应该是三年的体育劳动造就她现在这样的身体。此刻,她如受伤的小鹿一般往后后退,明亮如黑曜石的眼睛里却闪着坚定的光芒。

    “我让你上车!”她的样子更是激起了他的愤怒,这一定又是她新使的花招。装什么柔弱?装什么矜持?他敢断定,一会儿,她就会露出本来面目,缠着他“硕哥哥,硕哥哥的叫。”

    “你要带我到哪儿去?”馨蕊一边后退,一边发问。可是这个绝美男人却明显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她一边退,一边紧紧地攥起拳头。她决定,如果他胆敢还像三年前那样对待她的话,那么她一定要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他一边往前迈步子,一边却在情不自禁地在她眼里探寻着他曾经熟悉的东西。然而,却发现她的眼睛中除了对他深深的恐惧和严密的防备以外,竟然再无别的东西。他的头忽然有点蒙,难道这个可恶的女人真的变了?

    看他停住了脚步,她便如发现了契机,转身又飞快地跑了起来。

    “不要跑!你给我回来!”她变了,不再对他死缠烂打了,他不是应该高兴吗?之前他还因为她的纠缠而有些后怕呢。为什么现在还要拔腿去追她?他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诧异。

    嗯!应该还是因为奶奶和爸爸妈妈的嘱咐吧,今天若不把她安全地接回去,他的耳根就别想清净了。心里有了这个解释,他感到安心了很多。

    天!这个女人在坐牢时练过长袍么?为什么跑得这么快了,他真的有点后悔这次没有开车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