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狂妄少年

第3章 狂妄少年

“大胆!竟敢对我们狼云峰五狼动手。”

    燕胤和燕川、燕山刚从楼上下来,便听到客栈大厅内闹哄哄的。

    只见一个汉子正面带怒容的看着身前一个清秀的少年。燕川看一下,他识得那个汉子。那是之前在划拳喝酒的一桌人里面的汉子,之前燕胤就曾指着他们划拳时问过他那是干什么。燕川看了一眼,脑子里有些印象。

    只是不知道,怎么不一会的功夫,这里就发生了争吵。

    “哼……狼云峰五狼”那汉子身前的清秀少年看着汉子,冷哼道“笑话,就算是五虎,遇到了我,也得给我趴下”

    “岂有此理,你这少年,我们与你无冤无仇,我们喝我们的酒,你吃了的饭。怎的一言不说就伤我四弟,你这人,也太无理了”那狼云峰五狼之一的一个看起来是老大模样的汉子道“今日,你若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别怪我们誓不罢休”

    燕川定睛看去,只见狼云峰五狼中有一个汉子捂着胸膛瘫软的坐在椅子上被一个汉子扶着。显然,这个汉子受伤了。

    “燕川叔叔,他们这是在打架吗?”燕胤小声的说道。

    燕川还未说话,那清秀少年眼神一冷的看过来“管好你家孩子的嘴,小心说多了话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混账!”燕川本来准备带着燕胤离开的,听到这清秀少年的冷言,冷喝道“小小年纪,居然敢如此张狂!”

    燕山什么也不说,当先一步站在燕川和燕胤的身躯,一股厚重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涌出,眼神冰冷的看着那清秀少年。

    “哼……”那清秀少年丝毫不惧燕山,冷冷的看了燕山一眼,看向狼云峰五狼道“誓不罢休,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个誓不罢休。”

    话说道这里,显然是要动手了。

    这客栈的掌柜也是一个知道形势的人,不敢出来解劝,颤巍巍的站在柜台后,看着场中小声的嘀咕着“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好,好,好”狼云峰五狼的老大显然气急,道“我也不和你多说,咱们出去大战一番,醒得将人家的客栈给弄坏了”

    “这汉子,看来还是个识数识礼的人。想来这狼云峰五狼并不是什么邪恶之辈”燕川上前一步,将手轻轻的按在燕山的肩上,沉声说道“燕山,我们跟出去看看。”

    “好哇好哇,有架打了”燕胤挥舞着拳头,在燕川的肩头兴奋的喊着。

    那狼云峰五狼中一人扶起那受伤的老四,和其他三人站在一起,面带怒容的看着清秀少年。

    “哼……”那清秀少年看着客栈大厅里看着他的人冷哼一声,道“一群愚民…”说完,准备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狼云峰五狼也不是易与之辈,怒声道“你这小子,几次出言相叽,他们是愚民,你还是愚民生的呢!”

    “说得好!”这时,人群中一声朗喝陡然传出。这人却是一个书生模样,虽然略显白净孱弱,但是眼中看向狼云峰五狼充满了敬佩道“虽然狼云峰五狼在我们这一块并算不上好人,但是起码他们从不欺辱好人。不像你……”那书生指着清秀少年,道“看起来人模人样,但是倨傲不逊,口出狂言,讥讽我们大……”

    这书生还未说完,只见他眼睛猛的一睁,嘴角吐出一口鲜血,轰然倒地。

    “说啊,你倒是继续说啊!”清秀少年转过身来,他的手间出现一根细小的银针,上面还沾着一丝血迹“哼……不自量力的东西!没有实力,也敢在本尊面前行仗义执言之事”

    “你!”那狼云峰五狼数人看着自称本尊的少年,他们想不到这少年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因为一点小事,就行杀人夺命之事。

    燕山和燕川则是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憾。

    “看清了吗?”燕川站在燕山的身边轻声的问道。

    燕胤坐在燕川的肩头,正在纳闷那书生怎么突然就死了的。听到燕川说话,以为是自己,正待说话,却听燕山道“没有,那银针悄无声息,我没有丝毫的察觉到它的轨迹。这少年有些厉害,是一个实力不凡的修炼者。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难怪这么狂妄”

    燕胤听了两人的对话,突然说道“我看见了!”

    “嗯?”燕川和燕山回过头,诧异的看了一眼燕胤,随后燕山笑道“少爷,你就被开玩笑了。你现在连一个武者都不是的,连我们都没有发现,你怎么会发现呢?”

    燕胤大声道“是真的,我真的看见了。只是一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知道一道细小的白光在那个人转身的时候从他的口里冒出来,然后那边的那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燕胤说的第一个那个人就是清秀少年,而第二个,则是那吐血倒地的书生。

    “嗯哼……”燕胤虽然年纪小,声音也弱,但是此刻场内并不是很嘈杂,燕胤的话语被那清秀少年听见了。只见清秀少年眸子闪着异样的光芒看向燕胤他们。

    燕山当前一步,将燕胤挡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清秀少年。

    燕川则看着燕胤,道“少爷,你是真的看见了?”

    “嗯嗯”燕胤点点小脑袋,道“不知道怎么的,刚才我的眼睛一疼,然后我就看见那个人的嘴里有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消失不见”

    燕川神色异样的看着燕胤,沉声道“少爷,你现在连武者都不是,居然能发现我和燕山都发现不了的东西。看来,有必要在回去之后告诉一下将军大人。”

    “呔!你这狂妄的家伙,今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狼云峰五狼之一的一个人大喝一声,身子陡然一冲,面带怒意的道“吃我一巴掌”

    只见一只巨大的巴掌,夹带着风声,向着清秀少年的脸颊拍去。

    然而,那清秀少年十分的警觉,身子向后一仰,然后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对着那汉子踢出一脚。

    “砰”汉子的巴掌没有打到清秀少年,反而被少年的一脚给踢飞出去撞在酒桌上。顿时,酒水和菜汁四溅,弄得他的身上、地上到处都是,看起来十分的脏乱。

    “尔敢!”狼云峰五狼的老大见到自己的兄弟被那少年给踢飞,大喝一声,伸出双手,双腿向前一踏,双手握拳向着少年狠狠的击去。

    面对狼云峰五狼老大的攻击,少年冷笑一声,双脚向后伊了两步。伸出手,从上向下按向五狼老大的双拳。

    “轰”五狼老大一脚狠狠的踏在了地面上,双拳击中了少年按下的双手。

    只见一道无形的气劲,从五狼老大的双拳中勃然而出,震向少年。

    但是却被少年的另一只手轻轻的一挥,便生生消去。

    “啊……”就在这时,五狼老大怒吼一声道“卑鄙,手里藏针!”

    众人将目光看去,只见那五狼老大的右手上,一个骇人的血口不停的在涌着鲜血。

    燕胤还未说话,便被燕川用大手将眼睛蒙住。燕川道“少爷,场面血腥,少爷还是别看为好。燕山,待会要是这少年对我们起恶心,我会尽量拖住他,你带着少爷,赶紧离开,回将军歇息的地方。“

    燕山认真的看了一眼燕川,沉声道“我会的,你自己也要小心”

    “你们几个,连先天武者都不算,也敢和我说什么誓不罢休,简直是笑话”清秀少年看也不看五狼老大那还在喷涌着鲜血的右手,道“今日本尊不过是路过这里,在这里小憩一会,岂料你们几个竟在大厅大声喧哗,无故叨扰了本尊兴致,今日只要你们每人留下一只胳膊,本尊就放任你们离去”说着,看向燕山和燕川道“还有你们两个,看得出你们实力不错,达到了先天。但是在我面前,依旧不够看。只要你们将那个小孩交给我查探一番,我就放你们一马,如何?”

    燕山冷哼一声道“有胆,居然敢打到我们少爷的头上,今日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燕山十分的气愤,他没想到这少年竟然真把主意打到了燕胤的头上。显然是因为刚才燕胤说的他看见了少年口里冒出白光的事情让其起了好奇之心。

    “就因为这?就因为我们大声喧哗?”五狼老大用左手按住自己右手的血口,看着清秀少年大声的道“那你和我们说啊,那也不至于一言不说就出手重伤我四弟啊!让我们留下一只胳膊,妄想,就算是今天豁出去一条命,也绝不会让你这家伙好过。”

    “对,别仗着自己是一个修炼者,就在我们武者面前倨傲”五狼中的没有受伤的人道“虽然我们武者的实力不如修炼者,但是我们武者也有武者的尊严!”

    “哈哈……”少年大声笑道“尊严?一个小小的武者,竟然敢在本尊面前谈尊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在这个世间,只有实力才是一切!既然你们武者是弱者,那就给我好好的当你的弱者,不要出来自不量力!”

    “他好坏!”燕胤虽然眼睛被燕川蒙住了,看不到场中的一切,但是从话语中,还是让他十分的气氛。

    “要是爹爹在这里,我一定要让爹爹打到他”燕胤气鼓鼓的说道。

    “哼……”燕胤的声音并不小,那少年听到后,看着燕川他们道“你爹?我倒很想知道,你爹有什么能耐,让你这么自信。待我捉住你,定让你爹在我面前跪着喊爹!”

    说着,少年身子向着燕山和燕川袭来。

    “大胆!”燕山怒喝一声,他没想到这少年居然放肆,侮辱他们的将军不说,还对他们动起手来了。

    燕山双脚微曲,双手握拳收腹,看着扑向他们的少年,大喝一声“燕氏长拳第一式,猛虎扑山”

    只见一声巨大的吼声从燕山的身体里传出,仿佛有一头猛虎在他的身体里。燕山的双拳,带着巨大的威势,猛然轰响那清秀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