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轰杀

第5章 轰杀

“什么?”星天看着身前雄姿勃发,俊朗伟岸的男子,愣愣的说道“你是燕翼!不可能,你怎么会在这里?”

    “哼……”这伟岸的男子,正是燕胤的父亲,北疆十万大军的统帅,燕翼。

    看着星天,燕翼冷声道“若是本座不在这里,岂不是本座的儿子和家将要遭你毒手”

    “爹爹”燕胤在燕山的怀里,见到自己的父亲出现,大声的痛哭道“爹……爹爹,那个坏人把燕川叔叔杀死了,我要给燕川叔叔报仇”

    “嗯哼?”燕翼回过头,见到燕胤的身上脸上沾满血迹,又听得燕胤说燕川被星天所杀,眼神瞬间一凝,看着星天,淡声道“你,杀了我的部将。”

    那星天见到燕翼出现,又见父子两这般对话,已经明白眼前这伟岸男子,正是统帅北疆十万大军的燕翼了。

    一个能镇守北疆数十年的男子,他的丰功伟绩,在整个帝国都是颂歌。

    暗道不妙的星天见到燕翼面带杀意的看着他,心里一突。不过想到自己的身份,勉强的撑着道“那又如何?虽然你是风云帝国的将军,也是一名武将……”说到这,星天神色瞬间一变,惊骇的看着燕翼道“不对,武将没有你这么强的气势,你是一名武宗!”

    燕翼并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看了一眼星天手里的长剑,道“看样子,你是一名剑修。”

    面带思索,燕翼分析道“虽然天下有修炼者门派众多,但要说起剑修,当数南疆的青云峰。”

    “没错,将军大人,他是南疆青云峰的弟子星天”燕山开口道。

    听了燕山的话,燕翼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但这笑意,在星天眼中看来,是那么的无情“你胆子倒是够大,敢杀我的部将,追杀我的儿子。纵使你是青云峰的弟子,今日你也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星天听到燕翼如此说,气急道“虽然你是一个武宗,但是我的一名修炼者,我随时可以御剑飞走,你能耐我如何”

    “是吗?”燕翼听了星天的话语,微笑道“你可以试试。”

    燕翼将握紧的双拳,陡然轰响星天。一道无形的拳劲,夹带着风雷之声,带着铺天盖地的气势,裹挟着燕翼无穷的杀意,瞬间袭至星天的身前。

    本来早就警戒非常的星天,见到燕翼突然出手,急忙横剑挡在身前,怒喝一声,双腿死死的抵在道路上。

    “轰”燕翼的拳劲狠狠的击中了星天的长剑发出巨大的轰响声。

    庞大的气息散开,巨大的力量让星天的双脚狠狠的陷入青石铺盖的道路中。他的嘴角,也瞬间涌出一丝丝血迹。

    “好刚猛的拳术,想不到,你居然已经达到了拳劲透体而出的境界”星天一抹嘴角的血渍,冷冷的道“今日我不如你,待到来日,本尊势必再向你讨教高招!”

    说完,星天将长剑往天上一抛,身子向上一跃,立身于长剑之上凌空看着燕翼和燕胤他们三人,冷声道“燕翼,下次若见,必斩你!”说着,长剑如发光,准备离去。

    “爹爹…爹爹,那个坏人他要走了”燕胤见到星天站立在长剑上,看着自己的父亲大声的道“不要让他走,给燕川叔叔报仇”

    燕山也是目带期翼的看着燕翼,希望他能给自己的哥哥燕川报仇。

    看着星天,燕翼神色平静道“他走不了。”

    燕翼马步横扎,双腿稳稳的扎在地面上,双手虚握成拳,看着天空中即将离去的星天,大喝一声“盘龙凌霄”

    “吼……”一条拳劲组成的长龙,带着无尽的摧毁之力,瞬间笼罩住星天。

    “啊……”立在空中的星天,长剑才飞行不到数丈,便被燕翼的这招盘龙凌霄长拳瞬间吞没。

    空中,一道血雾炸开,四周的房屋上,都是血肉碎屑。

    “呼……”燕翼收拳挺身,长呼一口气,淡淡的看着空中消散在空气里的那拳劲组成的长龙道“这盘龙凌霄用来对付修炼者,确实颇有成效。”

    “好!”四周,那些围观的百姓,大声的叫好起来。

    他们中,有些人是从客栈里出来的,知道事情的缘由。

    有些人,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缘由,但是从星天和燕翼的对话中,知道站在场中央的伟岸男子,就是他们风云帝国镇守北疆的将军燕翼。

    一个保护他们家园的将军,一个是桀骜不驯的少年,他们虽然是普通老百姓,但是也知道心应该向着哪一边。

    “爹爹”燕胤见到自己的父亲将那星天击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虽然脸上沾满了血迹,但是可爱的脸上,依旧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燕山看着这震撼的一幕,哽咽的呢喃道“哥哥,将军大人给我们报仇了”

    燕翼转过身,看了一眼燕山怀里的燕胤,对燕山道“燕川人在哪里?”

    燕山沉声道“在那客栈里”说着,抱着燕胤向那客栈里走去。

    跟在燕山身后,燕翼步伐稳重,丝毫不像一个刚杀死了人的样子。

    燕翼四旬左右,是一个中年模样。黑色的长发,整齐的缠绕着,被一根木簪扎着。面庞如刀削,眼神如星辰般明亮。坚毅的脸庞上,透出着一股沧桑,这是镇守北疆多年,历经风霜的结果。

    雄姿勃发,身躯健硕伟岸,背负着双手跟随着燕山的带路来到了客栈内。

    只一眼,燕翼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燕川。

    他的双手,向前伸着,似乎抓住什么又被强行震开。他的后背,一道巨大的剑伤,撕裂开一道狰狞的伤口,里面血肉翻滚出来,骇人至极。

    燕川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前方,那是燕山他们逃去的方向。

    “将军,若不是这几位弟兄还有燕川死死的拦住了一会那少年,我和少爷也不可能离开这里”燕山看着燕川的尸体,沉声道“那少年实力太过厉害,更是一名剑修,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嗯”燕翼点点头。

    他镇守北疆,见惯了生死,看着燕川的尸体,倒也没有像燕胤那般哭哭啼啼“命人厚葬他。燕川拼死护卫我燕翼的儿子,保存我的血脉,于我有大恩。待回到燕氏一族后,我会在燕氏祠堂里刻上他名字”

    听到燕翼这番话,燕山激动的道“燕山代哥哥谢谢将军了!”

    燕氏祠堂,乃是燕氏一族族人的祠堂。只有于燕氏一族有功的人,才可以在祠堂里面留下名字。燕山和燕川本身并不是燕氏一族的人,他们只是燕翼的家将,后来被赐予燕姓成为了燕胤的护卫。所以燕翼说让燕川的名字刻在燕氏祠堂,对燕川而言,则是莫大的荣耀。

    “爹爹”燕胤看着燕川的尸体,想起不久前还在一起笑着聊天的人就这样永远的离他而去了,顿时悲恫不已。

    燕翼一把从燕山的怀里包裹燕胤,道“胤儿,燕川叔叔是为了你才付出生命的,你要用一辈子去记住他的恩情,知道吗?”

    他并没有责怪燕胤,也没有骂他胡乱跑出来,因为现在说那些,已经于是无补。只有让燕胤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让他自己的明白才是真正正确的。

    “嗯嗯”燕胤狠狠的点点头道“胤儿一定会牢牢记住燕川叔叔的,他说过,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不会让身边的人会他担心的。爹爹,胤儿以后不要你们担心,我要学拳,我要成为和爹爹一样强大的男人”

    今日这件事,让年少的燕胤十分的震撼,一个在他身边的人,就这样在眼前离去,年幼的他,只能躲在燕山的怀里,颤抖着,等待着自己父亲的相救。

    “好!”燕翼看着自己手里的燕胤,虽然他脸上沾满血渍,虽然还十分年幼,“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不让身边关心你的人为你担心。只有实力,才能不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嗯嗯”燕胤认真的点点头。

    “将军,他们几个……”燕山看着满身伤痕躺在地上呻吟的狼云峰五狼,看着燕翼道“他们五个义气极重,若不是因为他们,我和少爷也不可能逃出这客栈,也不可能等到将军大人您的及时相救”

    燕翼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看着他们的狼云峰五狼,道“你们几个,虽然实力不强,但是有一副武者之心。若是你们愿意,可以到本座的麾下当一名士兵,只要你们努力,有朝一日便可成为人上之人!”

    狼云峰五狼看着燕翼,他们已经知道了燕翼的身份,也知道了燕胤的身份。他们万般没有想到,出于武者义气的五人救下的居然是帝国镇守北疆十万大军统帅燕翼的儿子。

    五人听到燕翼的话,对视一眼,互相扶持着沉重的身体,狼老大看着燕翼道“将……将军大人,我们真的可以吗?”

    “那是当然!”燕翼道“我燕翼说话,从不作假。只要你们愿意,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麾下的士兵!”

    狼云峰五狼对视一眼,激动的看着燕翼,齐声道“属下见过燕将军!”

    “嗯”点点头,燕翼沉声道“燕山,你带着他们回我们歇息的地方”说着,抱着燕胤,大步向着客栈外走去。

    看着燕翼的背影,狼云峰五狼的狼老四激动的道“想不到,我们居然可以成为帝国最强大的军队里面的士兵。”

    “是啊!听说北疆的十万大军,个个起码是武者,里面先天武者成堆”

    “那是,要知道将军大人镇守的北疆,那是异兽丛生,个个都恐怖至极”

    燕山看着议论纷纷的狼云峰五狼,道“只要你们努力,你们也可以变得更强的。将军大人就是我们的榜样!”

    说着,一把抱起燕川的尸体,向着客栈外走去。

    狼云峰五狼点点头,跟着燕山离开了客栈。

    曾经大战混乱的客栈,只留下了鲜血四溅,和满目疮痍。躲在柜台后的掌柜,这才偷偷的冒出脑袋,看着燕山他们离去的背影。

    “想不到,燕将军居然来了我这酒楼。只要我大肆宣传一下,那我这客栈将比过其它客栈。那我的这些损失,也不算不上什么了”这掌柜的,到现在想着的,依旧是通过这场大战来为自己的客栈牟利。

    有些时候,有些人为了义气,可以奋不顾身;有些时候,有些人为了钱财,却绞尽脑汁。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人,对同一件事产生不同的想法。但是,总会有一群人,他们用心中的信念在告诉着其它的人,这个世间,还有一种东西,叫做男人!

    真正的男人,为了义气,可以为了仅见一面的人生死相负。狼云峰五狼,虽然实力不强,虽然他们算不上是一个好人,但是,他们是真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