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无所畏惧

第2章、无所畏惧

“爽!”

    范超收起翼装,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如果校长李大爷知道这翼装是他自己制造的,只怕吓得舌头都要吐出三尺长。

    在一个月前,范超还是连螺丝都不会刻的差生,可自从有了超级技能系统,他的人生从此与众不同了。

    回想起今天在校会上的表现,范超忍不住掏出小镜子,对着镜子甩了一下额前的长发,笑道:“从今往后我的技能要爆点了!”

    嘟的一声,系统响了起来:“宿主,恭喜你完成了第一个任务,获得500积分,可以兑换一项异能。”

    范超心花怒放,急忙点开。

    “水晶眼眸,能洞察入微,修炼到高深处具有复制、3D打印功能--”

    哈哈!

    有了这门异能,能更好的看穿零件的内部结构,做出更复杂的零件,这简直是钳工的福音啊,

    范超毫不犹豫的兑换下来。

    说来也怪,他只觉得眼睛一片清凉,就像在甘露中洗过一般。

    眼前的景物逐渐清晰的呈现出来,甚至能看清十米外枝叶的脉络,能看见草丛里蚂蚁抖动的触须。

    并且目光还能穿透坚硬的表皮,看到树干内部的年轮--

    范超沉浸在奇妙的境界中,直到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冲过来,张牙舞爪的说:“小子,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这个男人四十多岁,穿着白衬衫,打着领带,头发上啫喱水的味道非常浓郁,乍一看像个游戏风尘的花花公子。

    他叫樊高,是范超的班主任。

    今天范超在校会上的表现,让他有种剁了这小子的冲动!

    你一个学渣不求上进就算了,大不了给学校写一份退学申请,让学校退你一个月的学费走人就行了。

    偏偏你要打校长的脸,还当众向校花表白。

    你知道梁雨桐是什么人吗?

    人家可是当年北翔市的中考状元,为了继承老爸的遗志才来北翔职校学习的。

    你一个学渣,你配吗!

    “笑,你还笑,你有资格笑吗?”

    “樊老师,你的裤子真好看。”范超嬉皮笑脸的说。

    樊高低头一看,自己跑得太急,裤子被树林的荆棘割出了一道道口子,看上去就像乞丐装。

    “你别转移话题,快跟我去办公室!我告诉你,你的事情大了去了,你就等着被学校开除吧。”

    “樊老师,好像我被开除你挺有面子似的。”

    “你---像你这种差生--”

    “请不要用差生来形容我,我觉得自己挺优秀的。”范超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如果不是碍着老师的身份,樊高真想冲这小子的笑脸来上一拳,他气得七荤八素:“你这样的学生我教不了。”

    范超谈了一口气,用一种哲学家的语气道:“樊老师,你懂不懂什么教因材施教?”

    “什么意思,你?”

    我一个堂堂省立师范大学的老师,会连这四个字都不懂吗。

    像你这种差生,怕是能把孔夫子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

    樊高怔怔的看着范超,在想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毕竟从一开始到现在这小子就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据自己掌握的资料,这小子是从最偏远的大山沟考入北翔职校的,根本没什么背景啊。

    樊高想到这里,板着一幅严肃的面孔,语重心长的说:“小范,你这次的事儿挺严重的,如果能到校长跟前好好认个错,或许还能争取一个留校察看---”

    其实樊高早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开除这小子。

    一个连校长都敢打脸的刺头学生,一个害群之马,是决不能留在学校的。

    “樊老师,其实我刚才想告诉你一句话来着。”

    “什么话?”

    “这世上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

    “啊---你---你--”

    樊高气得快休克了,眼睁睁的看着范超一笑而过,消失在远处---

    办公室里,李树仁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咆哮:“反了,反了,这都什么学生啊。”

    “校长你放心,我明天就开除他!”徐进杀气腾腾的说。

    作为北翔职校的教导主任,他一向心狠手辣,对于差生毫不留情。

    “如果一开始就开除掉这小子,倒也没什么,现在闹了这么一出,学生会怎么看学校?他们一定会认为校长公报私仇,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李树仁顾虑的说。

    “校长你放心,这种事情我来做!”

    徐进自告奋勇,他绰号灭绝师太,对于差生从不手软,每年被他开除的学生不下两位数,

    是末位淘汰制的坚定执行者。

    李树仁又看了下属一眼,似乎难为情的说:“其实,我真的是想挽救他们啊。”

    “校长的苦心天日可鉴,就算石头都会被感动的。可是那小子太可恶了,不开除他如何面对全校师生,如何面对北翔职校百年的光荣传统,如何对得起太阳底下最光辉的教育事业?”

    徐进说的唾沫星子横飞,一幅为了教育不惜肝脑涂地,粉身碎骨的大义凛然。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声嗤笑。

    “谁?”

    两人齐齐转头,只见范超双手插兜,冷眼站在门口。

    这幅高冷的样子让两个校领导一愣,李树仁的嘴角抽动了几下,质问道:“范超,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校长,我没错啊。”

    “没错,你还说自己没错?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校规,我可以立刻开除你。”李树仁顿了一下,换了语重心长的口气道:“范超,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在全校师生面前做检讨,承认自己的错误---”

    “校长,我没错!”

    “你---你没错还来这里干嘛?”李树仁快气疯了。

    “对啊,你没错来这里干嘛,这是你来的地方吗?”徐进大声附和道。

    “两位校领导,其实你们早就想开除我了不是吗?可是在开除我之前,我想让你们先看一样东西。”范超说着拉开挎包,将一个东西放在了桌上。

    这是一个纯手工制作的螺母,李树仁拿起来扫了一眼,身子一震,吃惊的盯着范超:“这---这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