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孔雀纹身的女孩

第1章孔雀纹身的女孩

疾驰的列车沿着轨道呼啸而过,掠过斑驳树影。

    车上,张北羽靠窗而坐,不时低头看向手机。手机的屏保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每次低头都会露出笑容。

    不多时,车厢里传来报站声:“列车下一站停靠,盈海站。”张北羽闻声站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自言自语的说:“小七,我来了!”

    列车到站,他拖着大包小裹,随着人群慢慢消失…

    这是一座充满魔力的海滨城市,东北地区数一数二的度假胜地。张北羽第一次来,却没有心思欣赏沿途风景,而是直奔目的地——盈海市第三高级中学。

    办理好转学手续时,已临近夜晚。走出校园,张北羽掏出了手机,对着屏幕痴痴看了几秒钟后,拨出了一个号码。嘟嘟响了十几下,电话才接通。

    “喂,小北啊,有事么。”听筒里传来了一个女声,语气很平静。

    “哈哈,当然是想你了,明天就开学了,今天早点睡,别迟到。”

    另一头没有马上答话,而是传来悉悉索索的交谈声,像是捂住手机说话。

    张北羽疑惑的皱眉,将耳朵贴近话筒。“呃…嗯…知道了,我有点忙,先挂了,改天再联系。”说罢,对面就挂断了电话。

    其实张北羽还有好多话要对她说,面对突然挂掉的电话,心中难免泛起一阵失落。不过,转念想到明天就能见到真人,马上又笑了出来。他打开通讯录,找到了韩小琪的名字,发了一条微信过去:小七,早点休息,明天给你一个惊喜!

    因为宿舍的事情没有办妥,张北羽只好把行李寄存到门卫室,在学校附近找了家三十块一晚的小旅馆,简陋到连卫生间都是公用的。

    张北羽到一楼打了壶热水,正准备上楼的时候,看见一个男生走进旅馆。一头长发快把脸挡住了,嘴里叼着根烟,还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生,一看就是个小混混。他瞄了一眼,发现那女生长得还不错,黑丝、高跟、超短裙,能够让这个年纪的男生肾上腺素迅速上升。

    “你看个蛋!”长毛突然骂了一声,向前走了两步凶狠的盯着他。张北羽一怔,本能的皱眉看了他一眼。他不想招惹这些混混,随即微微摇了摇头,说了声不好意思,就赶紧上了楼。

    躺在床上,过去的种种回忆涌来。

    韩小琪,也就是小七,是张北羽小时候的邻居。两人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初中三年,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从那时开始,他对小七产生了青春期的情愫。在其他同学眼里,两人俨然就是情侣,不过他们都没有点破这层隔阂。中考时,小七去了盈海市三高,而张北羽留在了老家。直到高二,也***,他毅然决定转学,告别父母,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继续守护他的公主。

    这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里等着他的是另外一种命运…

    第二天,张北羽早早就来到了学校。操场上不断有学生穿行,也没看见几个穿校服的,三五成群的男生聚在一起抽烟,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每当他的视线从这些人身上划过时,总是能换来鄙夷的目光,

    其中一伙混混领头的正是昨晚在小旅馆碰到的长毛。长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还没想起来。张北羽赶紧低下头,匆匆走向办公楼。一路上他被盯得很不自在,仿佛自己是个怪物,还不时有小声私语传来。

    “他是谁啊?”“没见过,应该不是一年级的,估计是转学的吧。”“啊?还有人转到三高?”最后这句话的语气明显带有强烈的怀疑,好像转到三高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到了教导处,张北羽说明了自己转学的情况。教导主任姓严,严主任跟他讲了一大堆关于三高如何如何好,要遵守校规等等,说完,便开始看他的资料。

    张北羽不敢打扰,无聊之下,抬眼向窗外看去。教导处在三楼,站在这里可以将大操场尽收眼底,他赫然看见操场一头聚集了十几个学生,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为首的一人是长毛。

    以这群小混混目前的气势来看,一定是要打架了。

    张北羽指着窗外说:“严…严主任,外面…”还没说完,严主任的声音响起:“嗯,你的情况我了解了,去二年七班报道,宿舍的事情让你们班主任安排。”

    操场上,长毛一群人还在向前走,他看的有些发愣。严主任颇为不满的问他还有没有事了,没事就快去报道吧。他当然说没事,道了声谢就离开教导处。

    学生之间打架是不可避免的,可对于打架至若惘然的教导主任,可不多见。这件事情并不重要,至少对张北羽不重要,可他现在却隐隐担心,担心的是小七在这样环境的学校里有没有受过欺负?

    走出办公楼没几步,张北羽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对面领头的长毛仿佛在盯着自己,这群混混也是朝这边走过来。他心想莫不是因为昨晚在小旅馆的事情?可怎么想也都觉得不太可能,这么点小事,不至于如此兴师动众。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么…”张北羽小心的摸着自己的脸。

    “让开!”忽然从身后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

    张北羽循声转身,看了过去。他不曾想到,这一眼,改变了他一生,这一眼,让他魂牵梦绕了一辈子。

    一个女孩站在他面前,精致的五官,俊美的脸庞,小麦色肌肤,一头深金色短发。这个形象,简直就是他幻想中的完美情人。

    女孩披了一件黑色的短皮衣,穿着热裤,一双修长的腿上套着一双超薄的黑袜,脚上还踩着短靴。

    一个晃神间,张北羽注意到她的右腿与左腿有些不同。两人相距不过两三米,再加上她腿上的丝袜十分薄,仔细一看,竟是一个纹身,孔雀纹身。在右腿膝盖稍微往下的位置,一只雄性孔雀附在腿上,傲然仰着头,美丽的尾巴覆盖了小腿,一直延伸到脚背。

    当然,这些也只能说明她的前卫和火辣,但瘦弱的手上拎着一根铝合金棒球棍,就有点乱入的感觉了。

    “再看!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北羽回过神,识相地让到了一边。当女孩走过时,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她的侧脸更美,美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看着她的时候,甚至忘记了小七。

    女孩这边也有七八个人,除了她身边的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其余都是男的。很显然,长毛这一伙人并不是因为张北羽长得太帅而要打他,他们的目的是眼前这个女孩。

    转眼间,双方已经快要接近,一场群架看似一触即发。操场上,零零散散的学生也驻足不前,围过来看个热闹,卖个呆。

    随着两边的人越来越近,也开始进入骂战。

    对面领头的长毛一脸贱笑。张北羽看了一眼就觉得恶心,心中暗想:你要是饿了,直接吃头发就行了。

    长毛嘴里叼着烟卷,头都要仰到天上了,生怕别人看不见他的鼻孔,他哈哈大笑的说:“王子,你一个小丫头,干什么不好,非要站出来扛旗?”

    张北羽在心里牢牢记住了女孩的名字,王子。

    王子没有任何反应,娇美的脸庞如同冰封。倒是她身边的一个女生率先开口大骂:“长毛傻吊,王子是你叫的么!”

    长毛不怒反笑,完全不在意别人骂他长毛傻吊,“好好,王子姐。我也不忍心打你,不如你以后就跟我吧,你的人也跟我,咱们俩联手,简直是绝配啊。”他身后的小混子们也开始跟着起哄:“是啊,是啊!我们大哥是一夜七次郎,人送外号电动小马达,包你爽上天,不爽不要钱,哈哈!”

    “你看她那身材,噗噗,再看她那打扮,太骚了,在床上一定玩得开。”这人更夸张,说完,还伸手挠了挠裤裆,引来周围一阵哄笑。

    王子这边的人早已骂翻,特别是她身边的女生,嘴里骂骂咧咧不停,几乎把对面祖宗十八代骂遍了,骂人的功夫丝毫不输男生。

    张北羽对王子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好感,眼看着两边人要打起来了,有些焦急。不过他也很清楚,眼下的事情,并不是自己能阻止得了的。何况,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小七。一想到小七,他心中升起一阵罪恶感,觉得自己对王子产生的好感是对小七的背叛。

    这个念头刚刚压下去,两边人就已经打起来,张北羽也不自觉的转过头去。

    只见王子已经抬起手,高举棒球棍喊了一声:“打!”喊声停,手中的棒球棍已经顺势砸过去。“哎呀我操!”对面传来一声嘶吼,被王子这一棍子砸到的人,正是刚才挠裤裆那家伙。

    王子一动手,她身后的人纷纷从怀中取出木棒。双方加起来有二十多人瞬间冲到一起,不断传来叫骂和嘶喊。

    “围住那小娘们!”长毛大叫一声,立刻有五六个人一齐冲向王子。

    王子手中棒球棍左右挥动,一时间,前面几个人还真冲不上来。不过她也渐渐与自己的人被隔开。饶是再勇猛也是个女孩,哪里打得过五六个半大小子。她一边挥动球棍,一边往后退。

    正向后退了几步,王子突然觉得身后一阵异动,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明显感觉到有一个人贴在了她的身后。

    “嘿嘿,小骚娘们,你身上可真香。”

    不用回头,王子就知道这猥琐的声音属于长毛。

    眼看着前面几个人也冲过来,长毛双手一提,轻轻放在了王子的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