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枝虽高,不屑攀

第4章 枝虽高,不屑攀

他为林宇着急啊。

    害怕林宇脑子的筋一个不合适,牛脾气上来不要这钱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那可是两百万,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一笔巨款。

    桌子下他捅了林宇一下,给林宇一个劲儿的递眼神。

    林宇不动声色,也不理会岳云清的暗示,平静的像是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至于那张存有巨款的卡片,更是表现的不屑一顾:“方先生,我救方老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学医的人,又恰好遇到了而已。其他的没有想过,甚至我也没有想过接受道谢,更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林宇一只手按在卡片上,在岳云清满眼焦灼的注视下将其推了过去。

    “所以这些钱还是方先生自己留着,至于接近你父亲和你女儿也不是我的本意。方家的高枝虽然高,但是我林宇没有要攀附的意思,所以方先生大可不必如此。”

    林宇起身,一拉岳云清,准备走人。

    方万年注视这林宇,嘴角挂着讥诮:“年轻人不知道你是真有骨气,还是故作姿态。我父亲年老智昏,难免看人有失偏颇,但是我不一样,在我面前你还是收起你的姿态,因为我看的多了。收下这些钱,对大家都好。”

    “哦,是么?如果我不收呢?”林宇居高临下和方万年对视。

    岳云清这一次忍不住了,冲方万年点头致歉:“方叔叔,林宇这个人脑子一根筋,我替您开导开导他。”

    说完强行拉着林宇到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解:“老三你特么的真的脑子进水了?这是你应得的报酬,你为什么不要啊?这两百万呐我的祖宗。况且今天这架势,咱要是不拿这些钱的话,都不一定走得掉。”

    “你还看不透方叔叔的意思吗?他是让你拿了钱,彼此双方也就有个信任的基础了。我知道你特么的高清,但是现在不是犯轴的时候啊。”

    林宇不是不动心,但是方万年盛气凌人的态度让他不爽。

    “头一次听说硬塞钱的事儿,这钱我今天就不取了。我们走,两百万算个屁。”林宇回头看了方万年一眼。

    那种像是在讥诮乡巴佬的眼神,让方万年非常的生气。

    他才是那个乡巴佬啊,故作姿态也要有个限度。

    “林宇你再想想。”岳云清拉住夏禹,心疼的像是在剜他的肉。

    “走。”林宇一把拽住,把一百八十多斤的岳云清托着就走,完全没有压力。

    方万年一拍桌子,嚯的一下子起身:“够了,表演也要有个限度。两百万不够,那么再给你加三百万,年轻人你胃口倒是不小,别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五,五百万?”岳云清快要晕了,死命的拽住林宇不撒手。

    “不好了。”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惊动了所有人。

    方万年眉头一皱,快步向门口走去,片刻后负责照顾方远山的一名护士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不,不好了,方老先生晕倒了。生,生命体征急速的衰弱,意识昏迷……”

    “救护车呢?快。”方万年这个时候自然顾不上林宇了,夺门而出,就带着人冲向休息室。

    林宇不放心和岳云清跟了上去。

    他们在最后,到拐角的时候,岳云清拉住林宇,都快哭了:“老三,你是我哥,我没见过像你这样装逼装的这么认真的。特么的那是五百万,你要是再轴,你就不怕雷劈死你?”

    “雷劈不死我。”林宇一脸认真的说道。

    连生死劫的大道造化雷都劈不死他,普通的雷林宇半点都不在乎。

    “我……你……我真想拍你一板砖。”岳云清欲哭无泪。

    几分钟后,林宇和岳云清看着方远山上了方家私人的救护车。

    方远山的病情又有了新的变化,除了本身年老体衰,加上脏器衰竭引发的并发症之外,还有中毒的迹象。

    只是这种毒素并不烈,也很难察觉,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是炼气境期修士,灵识明察秋毫,这么远的距离他也发现不了。

    那种毒素如同附骨之疽一样,渗入到方远山的各大脏器之中。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可能数年之内才可以感觉到身体有异样,但是对于一个年老体衰的老人来说就要命了。

    很明显的这是有人要方远山死,包括之前那个撞他们的司机,都是其中的一环。

    “走吧。”

    “卧槽,五百万就这么失之交臂了?林宇我恨你,我想把你丢到南宁江喂王八。”岳云清咬牙切齿的说。

    “哎,就是失之交臂也是我的五百万,跟你有什么关系?”

    “看你这话说的,咱俩都是一起滚床单的兄弟,还分什么彼此,你的就是我的,你说我应不应该痛心?”

    “滚。”

    “你真的不心疼?”岳云清还是放不下。

    “不用心疼,放心,该是我们的,一定还会到咱手里。”林宇自信的道。

    “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岳云清叹了口气。

    林宇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是比他们要好一些,基础知识也比较扎实。

    但他认为林宇从车祸中救下方远山,也就是做了一些紧急措施,诸如止血之类的外伤处理,给方远山的救治赢取了时间而已。

    至于方远山为什么如此客气,那只能说老人家修养好道德高尚了。

    所以这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一旦错过了这辈子都不会有了。

    可那五百万还是打了水漂了。

    再恨铁不成钢又有什么用?

    “老三,陈述和程七喜没有道歉,而且很多人发的关于那件事情真相的帖子都被删掉了。看来陈述那个混蛋又花钱搞事情了。”岳云清边看电脑边咬着牙说道。

    没想到陈述这厮如此的出尔反尔。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林宇也没有在意,依旧按照平常的节奏上课、修行。

    傍晚林宇刚吃完晚饭要回宿舍,就被两个人按住了肩膀。。

    “我们老板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其中一人冷冷的说道。

    两人不容拒绝的一左一右的架着林宇,准备把林宇往外拖。

    林宇冷笑一声,双臂一震就轻松挣脱了两人的束缚。

    “看来你这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两个保镖面目不善,明显的提高了警惕,没想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子身手还不错。

    如果他逃跑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林宇没有要逃走的意思,反而似早有准备的一样不动声色,半点慌张的神情都没有。

    “小爷我自己会走路,不用你们请。是陈述让你们来的吧,去什么地儿走着吧,小爷我奉陪就是。”说完林宇转身就走。

    两个保镖交换了个眼神,迅速的跟了上去。

    “咦,那不是林宇么?不知道又惹了什么麻烦。”

    “还能有什么麻烦,肯定是因为之前的事情,陈述要报复呗。”

    “这可是大新闻赶快拍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同学们都非常敏锐的觉察到了八卦的气味儿,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两个保镖把林宇带到一辆车子里,向着远离大学园区的方向而去,二十几分钟后来到了一家名为辉月的大型的乐会所。

    “请吧。”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挡住了林宇逃走的后路。

    林宇闲庭信步的往前走。

    老实说,以前的林宇根本就没有钱来这种地方消费,所以还觉得挺新奇的。

    “进去。”到了一个包间,保镖在后面狠狠的推了林宇一把。

    房间里灯光有些暗,彩灯晃得人眼睛不舒服,音乐声音很大,还有人在扯着嗓子吼着跑调的歌。

    不过随着林宇被推进去,这些都停止了。

    唱歌的陈述打了个响指,音乐停下,灯光亮了起来。

    他对着麦克风大声道:“快看,是我们的爱装逼的土包子林宇来了,农村人是不是被吓傻了?”

    “哦。”

    七八个打扮的像是混混的男男女女的开始冲林宇吹口哨、竖中指,一脸的不善和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