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想做什么?

第5章 你想做什么?

另外还有陈述的六个保镖,也围了过来。

    林宇依旧平静的看着一大群人,眉宇间并没有半点陈述想要看到的惊恐和慌乱神情,相反的眼睛里反而流露出看猴戏的不屑来。

    这让陈述十分的不爽。

    他使了个眼色,保镖又狠狠的推了林宇一把,把林宇推得一个踉跄。

    “看来我们的农村人已经吓傻了,知道今天找你来是做什么的么?”陈述凑了过来,在林宇的身边用麦克风说道。

    林宇撇撇嘴,掏了掏耳朵:“陈述,小爷我耳朵没有问题。说罢,你找我来要做什么正式道歉吗?”

    “啊?林宇你特么是真的傻,还是跟我装傻?这气氛是像道歉的吗?老子今天是打算教训你的,你特么的还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给别人留面子的啊。今天上午你很嚣张嘛,怎么现在不嚣张了?你害的老子丢尽了脸,今天你别想站着从这里出去。”

    陈述的冲着麦克风大声吼道,混混们疯狂的呐喊,像是一群磕了药的疯子。

    “你难道不怕方老知道么?”林宇不疾不徐的开口。

    “方远山?哼,他自己都顾不了自己,还能管得了你吗?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别想讨得了好。记住,穷光蛋以后就不要这么嚣张,这样容易受伤。”

    “陈少,跟这杂碎废什么话?先给他开个瓢再说。”一群混混从作为上起来,顺手拎了啤酒瓶子过来。

    砰地一声,混混把酒瓶子磕掉了一半,用满是玻璃碴子的一面指着林宇:“跪下,或者我们打到你跪下,你自己选。”

    两个保镖从背后抓住了林宇,这一次他们有了准备,用的力气很足,猛地把林宇往下压。

    林宇的身体依旧纹丝不动,不过眼底的寒气逐渐的浓郁了起来。

    “老子让你跪下,你聋了吗?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混混一脸的铁青,感觉受到了侮辱。

    “等等。”程七喜拦住混混走了过来,一张姣好的面容因为屈辱和愤怒变得有些扭曲。

    “都是因为你,让我丢尽了面子,你这只癞蛤蟆,就配跪在地上跪舔我,你凭什么看不起我?”程七喜咬着牙,一巴掌就想林宇拍了过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宇暗叹以前的那个穷小子林宇真是瞎了眼睛了,看上了这么个坏女人。

    他身体猛地一沉。

    两个保镖没有防备,身体也跟着一沉,有些失去重心了。

    林宇借力打力,猛地一用力将两个保镖直接甩飞了出去。

    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一般,这时候程七喜的巴掌才甩了过来。

    林宇抓住她的手腕,反手“啪啪啪啪”就是四巴掌:“程七喜你这个脑残的贱人,你以为自己是白天鹅?我呸,不过是一只黄毛鸡罢了,敢打老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就陈述这个傻逼把你当个宝,贱人。”

    陈述被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程七喜已经被打的脸都肿了,嘴角破裂,披头散发的被丢在一旁。

    “给老子打,打死这个杂碎,打死了老子负责。”陈述暴怒,抄了一只凳子也扑了上去。

    混混们、几个保镖听到陈述的怒吼,都抄着家伙上去往林宇身上招呼,半点都不留手。

    可他们悲催的发现,原本以为非常好欺负的一个乡巴佬,竟然如此的生猛。

    十几个人围攻,愣是没有占到便宜。

    对于林宇来说这些乌合之众根本就不算什么,再来一打都应付得了。

    甚至他都没有调动体内的灵力,只是靠着肉体的力量在战斗而已。

    “嘭。”一直啤酒瓶在之前威胁过林宇的混混头上爆炸。

    混混脑袋一混就摔倒在地上,血水混合着啤酒顺着脸颊滑落。

    这么多年想给林宇开瓢的都死了。

    虽然现在不至于弄死这个混混,但是他也受到了林宇的特殊照顾,刚爬起来又是一啤酒瓶子砸脑袋上了。

    林宇什么话都不说,拳拳到肉就是揍,打到他们服为止。

    既然语言沟通不了,那么拳头就是最好的交流手段。

    VIP包间变得一片狼藉,如同被暴风吹过。

    “你这脑袋倒是挺硬的。”林宇冷笑着,给爬起来的混混脑袋上又甩了一瓶子。

    这次他彻底的昏死了过去,而十几个混混加保镖,也都变成了地上的皮皮虾,没有一个敢站起来的。

    “不要过来,你想做什么?”陈述吓得面无人色,双腿发软,两只手撑着身体往后退。

    他被林宇踹了一脚,胸口疼的厉害,应该是肋骨断了。

    “不要打我,放过我,我知道错了。”陈述都快哭了。

    十几个人给对方连一点轻伤都没有造成,反倒被对方打的屁滚尿流,陈述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

    林宇太厉害了,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陈大少爷你不是说绝对不会让我走出这个房间的么?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怂的都快哭了?你这样还是个男人么?”林宇站定,好整以暇的拍了拍衣服上的折皱。

    自始至终脸上的表情都很少。

    陈述到现在才明白,这不是被吓得没有表情了,而是林宇根本就没有把他们这些货放在眼里,所以连表情都不屑表露出来。

    “陈述,你知道么?你刚才的样子就像是一直猴子,我想笑很久了,你知道我憋得有多难受么?”

    林宇冷笑着,从衣领里拉起陈述,反手就甩了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十分清脆响亮,两颗牙齿伴随着血被甩来,陈述觉得自己的半个脑袋都火辣辣的疼,下巴骨都快要脱臼了。

    “你……”

    “挺有骨气的。”

    林宇又是一巴掌,把陈述的另外半边脸也打肿了。

    充分的展现了什么叫做“人狠话不多”。

    他端详了一下,点头道:“嗯,这样看起来的确是和谐的多了,还是对称的样子比较顺眼。”

    接着又是几巴掌。

    “别,别打了,我,道歉。都是我有眼无珠,都是程七喜的错,我是被她蛊惑的,放过我,我给你钱,别打我了。”陈述这次彻底的服了,眼泪花都在眼眶里面打转。

    林宇随手一丢:“往女人身上推,你可真是够爷们的啊,一个贱人,一个软蛋,倒是挺般配的。记住,以后看到我躲远一点,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是,是,再也不敢了。”

    说完林宇整了下衣服,嘲讽的扫视了一圈,目光所到之处没人敢和他直视。

    陈述死死的盯着林宇,眼神从恐惧变为了憎恨。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林宇遇到了急吼吼的岳云清。

    岳云清一把拉住林宇,就拨过来翻过去的打量:“卧槽,你没事儿吧?”

    “没有啊,我能有啥事儿?”

    “你不是被陈述的保镖给带走了吗?我正愁着不知道上哪去找你呢,陈述没有为难你吧?”岳云清蔓延的狐疑。

    林宇摆摆手:“没事儿,陈述找我当面道歉呢,还说要请我喝酒,不过我没有喝。”

    “真的?我怎么不觉得陈述是这样的人?”岳云清还是不信。

    林宇没有多做解释,和岳云清转悠了一圈回宿舍。

    晚上,舍友们都在睡觉,但是林宇却在修行,吞服自己炼制的凝气丹,凝练灵气,修为飞速增长。

    修行了一夜,林宇依旧是神完气足。

    刚收拾妥当,就听到有人在敲门。

    林宇打开门,两名警察在门口等着。

    他眉梢挑了挑,肯定是陈述那个混蛋,纠结了一帮子混混打自己不成,反被自己打伤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