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就像一直猴子

第6章 你就像一直猴子

“请问林宇是不是在这个宿舍?”

    “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儿吗?”

    两名警察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看向林宇的眼神有些复杂。

    “有人报警,说你昨夜寻性滋事,在辉月娱乐会所打伤了十多人,现在请你跟我们回一趟警察局。”警察上下打量林宇。

    这个普通的年轻人,不像是凶狠毒辣之人,怎么可能一个人打伤十几个人呢?

    但是报警的人说有完整的视频资料,证明林宇行凶伤人,他们只能出警。

    “好,我跟你们走。”林宇不动声色表示愿意积极配合。

    岳云清和其他两人追了出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警察解释了一番,几人都愣在了原地,根本就不相信这事儿是林宇做的。

    平日里的林宇安静、内敛,估计连架都不会打,怎么可能打伤十几个人呢?

    “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林宇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打伤十多个人呢?”岳云清追了上来,为林宇说话。

    “这位同学你先别着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搞清楚的,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一定是误会了,警察同志。”

    “胖哥,不要这样,该上课上课去,我没事儿的放心吧。”林宇劝道。

    岳云清一看林宇的样子,心里就咯噔的一下。

    联想到昨天陈述派人带走林宇的事情,岳云清就把事情猜了个十之八九了。

    只是他实在是不敢相信,林宇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行,我必须得做些什么。

    岳云清看着林宇被带走,急出了满头的冷汗。

    陈述那种小心眼子,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往死里怼林宇。他绝对会小题大做,到时候闹不好给林宇扣一个故意伤害罪,落个牢狱之灾那么林宇这一辈子就完了。

    不行,绝不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老三坐牢。

    怎么办?怎么办?

    岳云清这会儿能想到的人也只有一个了——方远山。

    眼下能够救林宇的只有方远山一个人了,可方远山昨天犯病住院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

    死马当活马医吧!

    岳云清一咬牙一跺脚,给室友丢下一句话让他们帮忙请假,抓起衣服就往外跑去。

    他要去找方晴雪救林宇。

    但是一下楼就看到了让他气炸了肺的一幕。

    陈述带着十几个包扎的跟个粽子一样的人堵住了去路。

    “警察同志啊,你看看我们这些人的身上的伤都是他打的。他无故寻性滋事,真是太可恶了。我们这些人都是证人,我们一同去警察局交材料。”陈述假哭着,声声哭诉林宇的“罪行”。

    林宇冷笑着讽刺:“陈述你不去参加演员的诞生真的是这档节目的损失。”

    “姓林的死到临头你还嘴硬?这一次老子准备了充分的证据,一定告的你牢底坐穿,你给老子等着,等你坐牢了老子天天去监狱里看你。”陈述咬牙切齿的公然喊道。

    周围围观的同学们一看,这其中很明显的有猫腻。

    “哦?是么?陈述我希望你不要后悔。”林宇盯着陈述,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陈述愣了一下,晃了晃脑袋,咧开嘴冷笑:“我后悔?该后悔的人应该是你,乡巴佬,老子有一百种方法玩死你。”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林宇撇撇嘴,还是一脸的平静。

    如果陈述有一百种方法玩死一个普通人,他就有一万种方法玩死陈述。

    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算是事情。

    “你继续嘴硬,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乡巴佬。我让你横,让你好好的横,这一次我不整死你我就跟你姓。”陈述被刺激的暴躁如雷,当众宣扬,完全不顾别人的风言风语了。

    “今天的你更像一直猴子了,我拭目以待。”林宇嘴角勾了勾,准备上警车去警察局。

    车子还没有启动,迎面一辆奔驰轿车就跑了过来,停在了对面。

    方晴雪和方万年急匆匆的下车,看到林宇竟然被抓上了警车,立刻询问警察发生了什么事情。

    民警一看来人气度不凡,面相雍容,穿着也很讲究,也不敢怠慢,解释了一遍。

    方万年一听是陈述报的警,四下寻找,口中大喊:“陈述,陈述,你在哪里,给我过来。陈述你给我站住,滚过来。”

    看到方万年,陈述就猜到会出事儿,于是就偷偷的开溜。

    但是方万年眼神好,一下子就看到了他,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嗓子。

    陈述一脸便秘的表情,很无奈的回头,小跑了过去,尴尬的笑道:“方叔叔,是您来了啊。”

    林宇知道自己不会有事儿了。

    岳云清连忙挤过来,大嗓门就吼开了:“方叔叔啊,幸亏您来的早,不然林宇就被诬陷被抓走了。您都不知道这个混蛋有多混蛋,昨天晚上他就故意派人抓走了林宇,找了十多人想打林宇。”

    “可是他们自己不济,打不过林宇,反倒被林宇打伤。现在就报警抓人,也太不要脸了,哪里有这么无耻的人?”

    方万年听后一双眼睛中瞬间大亮,深深看了林宇一眼,似乎有些明白父亲为什么一直执着于这个年轻人。

    “是这样吗陈述?”方万年问道,一脸的严肃。

    陈述一脸的尴尬,很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十多个人围攻一个人,反倒被人打伤了十几个,这不是显得他们都是些废物么?

    “是,是这样的方叔叔。其实我就是想要跟林宇同学开个玩笑,可是没想到林宇同学认真了,结果我们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我这不是气不过才报警了么。”陈述挠挠头,硬着头皮说道。

    四周围观的众人听后哄然大笑。

    “这姓陈也真是够不要脸的,打不过就报警。”

    “看不出来林宇这么厉害,十几个人都打不过他。”

    “哈哈哈,估计陈述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施暴者了,被人狠揍了一顿不说,好不容易想了个报仇的招儿,现在看来也白搭了。”

    方万年再次认真的审视了林宇,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霸道的吩咐陈述。

    “架打输了就报警你可真给你父亲长脸,你方爷爷找林宇有事儿,你快点把报警撤销了。”

    “方叔叔,这恐怕不好吧。您看他把我们打的有多惨?方爷爷找他有什么事儿呢?要不换个人吧?”陈述不肯,但也不好不给方万年面子,试探着问道。

    方万年面色一沉,显然是生气了:“找他救命,你撤销不撤销?”

    “啥,救命?就一个医学院大二傻小子?他有什么本事?上次凑巧救了方爷爷也不过是做了些急救处理罢了。方叔叔您可不能拿方爷爷的性命当儿戏啊……”

    “啪。”

    陈述话还没有说完呢,重重的一巴掌就落到了脸上,紧接着肚子上挨了一脚。

    方万年暴跳如雷的骂道:“陈述你越来越放肆了,今天这报警你是撤也得撤,不撤也得撤,你再废一句话试试?”

    众人哗然,没想到方晴雪的父亲如此的暴躁,当众出手打人。

    而被打的陈述这下连个屁都不敢放,爬起来点头哈腰的一通道歉,连忙跟民警说事儿去了。

    “这混蛋真是犯贱,简直是属驴的非得人打一顿才好。”岳云清幸灾乐祸的喊了一嗓子,引来了一片笑声。

    陈述的脸涨得血红,这下算是把人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小林啊真是对不住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方万年换了一副笑脸,笑眯眯的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