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不休不止不灭

第1718章 不休不止不灭

“邪神,你这是在诳我等!”雷战霆怒吼,一脸不忿的模样!

    “诳你?本神就诳你了,你雷战霆又能奈我何?再聒噪,体怪本神真的说话不算数!”向罡天一脸不屑的看着雷战霆,威胁之意甚浓!

    听着这话,星虚和狂暴风神两人立刻与雷战霆拉开距离。而两宗幸存的伪神半神境强者看到他们的动作,也俱是与雷霆宗的人拉开距离,一脸警惕的模样。

    看他们这反应,似乎是随时都准备对雷霆宗的人大打出手。

    若是在平时,两宗的人敢如此,雷战霆怕是早已经一拳轰过去,大开杀戒再说。可现在,有向罡天这尊邪神在侧,他真不敢动手,心中大是顾忌。因为,向罡天一人便能轻易地镇压自己,再加上两人,一旦动手,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这一刻,雷战霆终于是体会了什么叫做无奈,什么叫做委屈!正如向罡天所说,他若不承认又能奈他何?只是一句话,便能让三宗的同盟立时瓦解冰消。

    雷战霆满腹憋屈,双拳捏的咯咯作响,到最后还是不得不低下头,咬牙道:“邪神息怒,本神也只是关心罢了,并无他意。”

    “这样最好!”对于他的服软,向罡天并没有因此而给他留面子,冷冷地道:“现在,咱们来谈谈你们活命的条件吧!”

    “邪神请说!”三人神色微僵,对三人而言,这是关键之事。

    “今日尔等起杀心,欲杀本神,这是因!但若本神就此罢手,这因果报应一说,尔等是不是俱都欠我一命?”向罡天的眼神中透着一丝诡异,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

    雷战霆三人相视一眼,心中有所疑惑。细细思量,发现这话中似乎是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而且,这话说的似乎也是并非没有道理!

    以三人三宗之力,的确是难以从他手中逃生。他若是罢手,说欠他一命也是能说得过去的。想着,三人点头:“邪神大量,我等俱都铭记在心,不敢有忘!”

    向罡天听着这话,脸上笑容显露,朝他们身后的一众伪神、半神道:“你们呢?看来,你们似乎不太认同本神方才的话,是吗?”

    这声音,隐隐是透着几分厉色杀意。雷战霆几人听到,连忙回首望去。三人目光所及,所有的伪神、半神都点下了头。

    这三位祖神的目光,那可是杀气腾腾,再不识趣,不用邪神动手,这三位就会行大义灭亲之事。

    这念头一起,诸人连忙低下头,齐声道:“我等不敢!邪神若是能高抬贵手,我等自是感激不尽!”

    “好……好!这可是你们自己承认的!”向罡天双手结印而落,众人顿时感觉到一股诡异之力凭空而生,缠绕在圣魂之上,无法剥离。

    “邪神,你这是在做什么?”雷战霆怒喝,可迎着向罡天的目光,他的声音是变弱,最后几近弱不可闻。

    “此乃因缘果报!诅咒之术而已!他日,尔等若是敢再兴二心,诅咒之力自会灭绝魂体,将你们的命还给我!如此,才是两不相欠。天地本源,至此也是再添一道:诅咒!”

    向罡天的声音隆隆,传扬出去,竟是引来天地共鸣。

    这样的异像,让诸人大惊,因为,这是意味着,从此以后,天地本源不再是十二道,而是变成了十三道!

    而对这样的结果,向罡天大是满意!连天地都承认,那诅咒本源自是可以与其它天地本源共存于世。

    心中高兴,倒是懒得再与他们计较,笑眯眯地道:“行了,本神看着你们也是心烦,现在都滚吧!”

    说着,长袖挥舞,屠神大阵有如泡沫一样,随袖消散。

    雷神三人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虽说是保住了性命,但是,这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与死又有何异?看到他们这般模样,向罡天不由地失声一笑:“行了行了,别在本神面前哭丧着脸装可怜,本神忙的很,只要你们别去惹我,那本神也懒得去和你们计较的。”

    这话,意思可是极为明显。虽是控制众人生死,但并没有操控众人余生之意。听着,雷战霆几人露出喜色,一个个朝向罡天躬身而礼,神桥破空,众人踏桥而去。

    转眼间,三宗人都消失不见。

    内城发生如此大的事,虽说有屠神大阵隔绝,但五行宗的人也都是赶至!他们不能破阵参战,却可以在外观战,阵内所发生的事情,众人都是看的一清二楚。

    吴慕轫的死,对众人而言打击极大,特别是吴慕轫一系更是如丧考妣!可当众人看到向罡天的强大后,所有的人都露出了喜色!

    真神,便是宗门的擎天柱!能成为超级大势力,便是因为宗门有真神!而真神的强弱,自然是与宗门势力的强弱相连结。

    吴慕轫身陨,众人担心害怕五行宗因此而被灭,或者是跌出超级大势力之内。但向罡天的强大,却是让众人看到新的希望。

    一名强大的真神,可以决定宗门的强弱。

    有这位邪神老祖在,五行宗至此称为本源神界第一大势力,那也是无人有异议的。看雷神诸人狼狈不堪的模样,这已经是事实了!

    此刻,大阵散去,看着向罡天,众人均是翻身拜倒在地,连同吴慕轫的弟子们也不例外!

    “弟子等拜见祖神!”

    “免礼!”向罡天朗声说道,目光扫过,看到了人群中的林无量、赵雷两人。

    他们这些人本是金源団的真传弟子,在东郭元云成为五行宗的宗主后,金源宗的人被他召了不少人来五行宗!像之前的顾氏兄弟,也是在其中的。

    看着他们俩,想着之前在金源宗发生的事情,向罡天嘴角上扬,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林无量、赵雷!”

    两人站在人群中,面对威风无两的向罡天,可不敢上前相认。而就在此时,听到向罡天的喝声。两人不敢迟疑,连忙腾空上前,躬身道:“弟子在!”

    “从今天起,尔等两人晋升为本宗副宗主!暂行宗主之职!可有这胆子?”

    这话一出,两人顿时楞住。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祖神叫自己出来,居然是为了这事。下方五行宗的一众半神、伪神也均是露出澉相信的神色来!让两名天源境的真传弟子为副宗主,暂行宗主之职?换句话,这是要捧两人为宗主啊!

    难道,堂堂的五行宗真的就没人了吗?

    可是,想到向罡天之前的手段,众人心有不满,也是不敢出声反对。

    林无量和赵雷两人相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显露出的决然之色,遂是咬牙齐声道:“弟子敢!”

    “好!只要你们有这勇气,其它都好办。本神可不怕你们修为低弱!这东西只要有资源、有时间,那都是能提升上来的。本神担心的是怕你们没有这勇气!既然都是勇气可嘉,那取你们的身份牌来!”

    向罡天伸手凌空虚抓,将两人的身份牌摄入在手,直接改成副宗主的铭牌。

    五行宗众人看着这如同胡闹般的一幕,一个个面如死灰!这位祖神如此胡闹,可非宗门之福啊!

    但是,这其实只是开胃菜,真正让众人震惊的还在后面。

    改了两人的身份牌,向罡天伸手化掌,朝两人人遥遥拍落。掌中,自是显化出一股强大的血气能量,贯入两人的体内。

    得到这股能量,两人瞬间是达到天源境巅峰!

    可是,这样的突破,并不能消磨掉这股强大的能量。

    看到向罡天那一脸微笑的表情,两人福灵心至,几乎是齐声喝道:“神桥——显!”

    构建神桥,同入半神!

    这几乎是向罡天一手助成的!众人震惊了!半神,有这么容易的吗?

    向罡天可不理会其它的反应是怎样,朗声道:“诸位听令,待他日,林、赵两人谁先入伪神,便由谁接任宗主一位!”

    “是,遵祖神法旨!”众人躬身领命,对向罡天的做法无人再有异议!

    副宗主,本是半神可任!现在两人突破半神境,名正言顺。至于说入伪神任宗主,这也是宗门律法所定,无人能反驳的。

    做完这一切,向罡天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宗内,亲自为两人坐镇!有他在,自然是无人敢违背两人令谕!令行禁止,俨然是有一派宗主风范!

    数日后,大局定,向罡天这才是悄然离开,返回祖庭神界!

    这一来一回,也就是数日的时间,但对诸女而言,对禁城内的众人而言,这却是个令人难以忍受的担心。得知向罡天归来的瞬间,众人的心才是归于平静。

    此行,大开杀戒,自然也是大收获。

    以向罡天的心性,陨落诸人的宝物又岂会放过,都是被他收入手中。

    这样的收获,可以说堪称为恐怖!而有了这些宝物,禁城也才是真正的称得上是身家雄厚!

    回到禁城,向罡天发现,禁城内是多了许多人。父母归来,两位老祖也都出现在禁城内。不仅是如此,各女的长辈也都现身了!

    他们这些人,本不是修行者,但随着诸女手中所掌握的资源,想要他们长生,那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感应到他们的存在,向罡天却是显得有些紧张了!

    大婚,在即!

    随着向罡天的归来,众人忧心尽去,开始忙碌起来。

    以众人的手段,以禁城现如今掌握的科技,筹备一场婚礼,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这不是场普通婚礼,没有人愿意以术法、科技去操纵,哪怕是一件小事,众人都是愿意亲手去办。

    红罗锦色,遍布禁天内外,邪神大婚,当诸天同庆!

    大婚之日,禁城,也是更名为邪神殿!

    不过,向罡天和诸女却不是居住在此地,而是在湘西那山村的老家,几人动手亲自修建了向府!府内居住的,除了向罡天和几女,两位老祖也在,向罡天的父母,也是留在了祖庭,没有再回去。

    转眼间,三年过去!

    这一日,一身素袍的向罡天,在成神后首次露出紧张之色。人在院中,不停地来回走动着。

    此地,是李轻月所居住的轻月居!

    在他身后,李轻阳和段正雄两人则像是小无赖样坐在院中的石椅上,吐着瓜子皮,一脸不屑地看着向罡天,不时地还暗露笑容地低声说上两句。不过,院中可不是只有他们三人,两位老祖、李天候、向乾宇等人都在。至于诸女,却是一个都不在院中!

    听到这边隐隐传出的笑声,李天候双眼一睁,闪身来到近处,直接一脚朝着李轻阳踹了去。

    可怜的李轻阳,此时他已经列入半神境,却是只能乖乖地受着老爷子这一脚。

    要不然,还反了不成?

    “你这孽障,你姐姐在孩子,马上就是要做舅舅的人了,怎么还这般不稳重?”

    “我……”李轻阳无语!

    什么做舅舅,自己都做爷爷了好不好?再说,老姐都是伪神境的强者,生个孩子对她而言有什么难的?用得着紧张吗?可看到众人齐唰唰射来的眼神,李轻阳只能乖乖地道:“爷爷,我错了!”

    “别和我说,和你姐夫说去!”

    一听这话,李轻阳顿时萎了。

    “爷爷,这……这不太好吧!姐夫现在忙的很,哪有心情搭理我呀,要不……改天?”

    “快去!要不然我抽死你!”

    老爷子咆哮了!

    这小子,当真是疯了,做爷爷的人了都不知道轻重。看来,必须得加强管制才行。

    李天候想着,朝坐在另一侧的段景龙看了眼。

    段老爷子明白他的意思,但懒得管啊,他朝旁边站着的段子鸿瞪了眼:“没看到你儿子在胡闹吗?也不管管,一样不省心的东西!”

    段子鸿听到这话,老脸顿时通红,低吼道:“段正雄,你给老子我滚过来!”

    段正雄听到,本是还有笑容的脸立时和李轻阳一样,都是成了霜打的茄子,没精打彩的。

    至于沈雨龙等人,看到这一幕,立刻是将笑容抹去,一本正经的样子,可不敢有任何的异色,得罪几位老爷子等多是被训。可要是恼了那位邪神,嘿嘿,往后余生怕是连睡觉都不会安生。

    就在众人准备看大戏时,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内打开,段菲挺着个大肚子站在门口,急声道:“天哥天哥,轻月姐生了,你快进来!”

    “有问题?”

    看到段菲的这幅模样,院中诸人几乎同在瞬间都露出凝重之色。所有的人都明白,里面出生的这位可以说是邪神宫第一顺位继承人,将来是注定要名动诸界的存在。如果发生什么意外,那可如何是好?

    “罡天!”

    “天儿!”

    向乾宇和老爷子两人几乎是同时叫出声,眼神关切地看着向罡天。

    “老祖、爸,大家都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说完,向罡天才是踏入房间中,段菲朝外面诸人看了眼,又将门合上。

    院外诸人,以他们的实力自然是可以轻易地查探到房间内的动静。但是,哪怕是向老爷子都没有如此做!当向罡天域外归来,自号邪神时,大家在他面前,都是下意识地保持着几分敬畏之心。

    这便是真神之威!

    而且,里面是在生孩子,万一……那也是会让人挺尴尬的,对吧?

    房间内,向罡天看着一脸愁容的李轻月,从她的手中接过孩子。

    “罡天,我们的儿子他……”李轻月未说完,已然是轻泣不止。

    “轻月,没事,有我在,这小子不会有事的。”向罡天安慰着,打量手中婴孩。

    这是个陌生的生命,可他的体内,流淌着的是自己熟悉的血气!

    血脉后裔,一脉相承!

    在这一刻,向罡天感觉到了这八个字的含义,更是生出一种念头。为了这个小家伙,自己可以付出一切,哪怕与各界苍生为敌也在所不惜。

    “天哥,你看……”

    段菲和王瑶两人,轻轻地打开婴孩握成拳头的小手。在他的掌中,出现两个血痕凝结的字!

    一个为贫!

    一个为僧!

    向罡天的脸色为之一变,想到了一个人!

    慧灵和尚!

    难道,和尚当年圆寂时所说的话成了真,这是他转世投胎而化?

    向罡天眼中血色显耀,施以灵煞眼打量着,英俊的脸上,神色再变。

    他看到,在这婴孩的眉心有一道淡淡的卐字符印!这已经很明显,此子与佛有缘。他日,怕是迟早会成为佛门弟子。

    自己的长子,居然注定是会成为和尚?

    向罡天心中兴起一股滔天怒意,双眼微眯轻声道:“好算计,佛门当真是好算计!居然是想以此谋取我邪神宫的机缘,但可惜啊,你们小看了本神的手段!”

    “慧灵是吧?你既然应约而来,本神便与你成了这份父子之缘。但佛门的一切,至此你得全都放下!佛法,为父替你灭!佛骨,为父替你取!佛缘,为父替你散!”

    说着,向罡天大手在婴孩身上扫过,诸女隐隐看到,孩子的身上有金芒如同雾气样的消散。他的气运,似乎也因此有了改变,变得虚幻飘渺,难以窥探。

    但是,向罡天并没有就此住手,而是手点自己眉心,引出一滴精血,随指弹出,这滴精血落地化成人形。

    “孩子,从今天起,你……”向罡天的脑海中闪过‘贫僧’二字,凝声道:“名为平生,平为平凡的平,为父不求其它,但愿你能平凡一生,纵为普通人,也不能遁入空门失我家门之威。但是,你若能逆天成神,那么你我终是还有团圆一日。原你平凡一生,但又希望你能逆天而生,这心思,当真是复杂!不如……以后你便以布为姓!布平生!”

    说着,向罡天将婴孩交给精血所化的男子,挥手间,虚空裂开,化成一长幽暗之道。

    “去吧!替我护着他!”

    “是!”精血化形的男子双手抱着婴孩,踏入幽暗之道,消失不见。

    李轻月一直是忍着,直到这一刻她才是痛哭出声。

    “轻月,对不起!是我无能!空有邪神之名,却是连咱们的孩子也护不住。但你要相信,他是我们的孩子,岂会平凡一生?他的一生,注定是不凡的。我们,要相信他!”

    说着,向罡天摊开手掌,掌间出现一块众人熟悉的天碑。

    但是,不止于此!

    向罡天伸手虚抓,一面面天碑从各界被他抓取而来,落在他的掌心,叠合一起,融合成一面天碑。

    随念而变,天碑再起变化,正反面显露出两行字:奉天成神,天道永昌!

    “天碑,乃是天生地养之物,暗合天地十三本源之道,现今我以大手段将这十三面天碑合一,融入十三种天地本源,此天碑为我们的孩儿所有,他——当为神!以我邪神之名。”向罡天轻声说道,弹指而动,天碑破空而去。

    看他做完定切,李轻月微微点头,止住了哭声。

    “罡天,那我……”

    “不能!不能去看他,也不能派人护着他,除非是我灭了这胆大包天的佛道!到那时,他纵若不为神,你我亲自去接咱们的孩儿归来。在此之前,不能让人知道!特别是那些该死的佛陀!”

    “可是,万一……”

    “放心,没有万一,我一滴所化分身,足能在各界来去自由。再说,纵是出现意外,平生孩儿陨落,我保证也能找回他。别忘记,我为邪神,世间万界唯我独尊!这一天,不会太久的。”

    房门再次打开,当向罡天语气平淡地将事情告诉众人时,众人的表情由喜悦变得愤怒。

    “姐夫,我们愿意领兵出战!杀他个人仰马翻,不死不休!”

    李轻阳、段正雄、沈雨龙等人上前出声,一个个杀气腾腾。

    “战?怎么战?敢算计我的人又岂会是普通之辈?那是可是真神境的佛陀。以你们现在的本事,怎么杀?我想,世上不应该只有本源神界,应该还有佛神之界。这样的大世界,我——本神很想亲自去看看!”

    话说到后面,杀意凛冽。

    但这话一出,李轻月却是上前,拉住向罡天的手臂摇头道:“罡天,不急!等菲儿她们生下孩子后,咱们再动作也不迟,咱们的孩儿已经离开,可不能……”

    她没有说下去,但其言下之意,向罡天明白,众人也明白。

    “好,我听你的!”向罡天点头,转身朝沈雨龙诸人道:“传令下去,三卫尽出,搜寻各界,寻找与佛有关的神界!”

    “是!”

    众人应声!

    “对外宣称,邪神宫嫡长子生而为神,当闭关苦修巩固修为,暂不见外人。”向罡天又是开口,只是,说这话时,他一脸的沉重之色。曾有人说,自己与佛有缘,难道,这就是自己的佛缘吗?

    简直是狗屁!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是你们逼我的!所以,当本神降临时,你们最好是休怪本神的无情。”向罡天喃喃说道,大手挥动,李轻阳等人均是腾云离开!

    在他们离去后不久,一艘艘位面飞船刺破虚空,带着向罡天的怒火,往各个位面而去!

    战——不止、不休、不灭!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