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家有小子初长成

第3章家有小子初长成

但是,意外发生了。

    刀刃离瓶还有三寸便停下,老爷子的筷子如灵一样纠缠而上,夹在刀身上,淡笑道:“臭小子,还想喝是吧?去,练趟拳让我看看你醉了没有!”

    “好咧!那您就看好喽!”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所以向罡天答应的非常痛快,放下刀与酒,双手按在屁股下的椅子扶手上,用力一压,身体借力一跃而起,蹿起足有两米来高,张开手掌,单手抓住堂上的房樑。身子前后摇荡,在某一刻,他的手松开,整个人像林中野猴样,晃过空间,落在大堂门口。随着就地滚动,如狸猫似蛇跃,再起身时人已经来到屋外。

    “喝……哈……”

    吐气开声,一拳打出,劲风激荡!若是细听的话,能听到轻微的空爆声。虽是很轻,但也说明,他这一拳的力量,至少是达到两百斤以上。

    不知何时,老爷子拖着躺椅来到在堂门口,躺在椅子上,轻啜着美酒,看着向罡天的身影,老爷子眼中流露出欢喜之色。

    家有小子初长成,

    身似蛟龙拳似星!

    一身正气踏四海,

    擎天男儿向家孙。

    老爷子嘴中碎碎念着,不知不觉间眼睛湿润。仰头一阵痛饮,待再看时,眼中已经恢复清明。

    向罡天所练的拳很古怪,不似现在众所周知的任何流派,却又是集众家所长,太极的柔,八极的刚,咏春的巧,洪拳的狂……尽在其中。如果是拳道宗师在此看到的话,更会吃惊。因为这拳法将众家所长融合在一起的杀人技。

    出手即杀,不死重伤的杀人技。

    十几分钟后,向罡天吐气开声,一头汗水的来到老爷子身边。一趟拳打下来,他的眼睛显的更是清亮。

    “老爷子,你看到了吧?我没醉!”

    “的确是没醉,那就继续喝!”老爷子手掌往外一送,掌中的酒瓶便是滴溜溜地朝向罡天飞来。

    “嘿嘿,我有!”

    看着那酒瓶,向罡天的耳朵微微地动了几下,摇头挥手,在手掌接住酒瓶的同时往回送了去。然后从一侧溜进大堂,将剩下的两瓶酒抓在手中。

    “臭小子!倒是学精明了!”

    老爷子笑骂了声,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宠溺。随指一弹,飞来的酒瓶撞在手指上,以更快的速度往外面飞去。瓶中早已经无酒,方才只是试探,却没想到向罡天能听出来,不上当。这样的结果,让他很满意。

    能听出瓶中没酒,代表着有过人的听力。这样的话,可以少上很多的当。

    回到桌旁坐下,一如之前,两瓶早已经打开摆好。

    “老爷子,小天敬你一个。”

    见到老爷子坐下,向罡天连忙双手拿起酒瓶,恭敬地说道。

    “舍得给我这老头一瓶?臭小子,我老人家可是先告诉你,喝完后就真的没有了!你可别后悔。”

    话一说完,老爷子已经拿起酒瓶往嘴里倒了。闻着那浓烈的酒香,向罡天咽了咽口水,也拿起瓶子喝起来。不到一分钟,两人手中都变成空瓶。

    “哈哈哈,真是好酒!”老爷子放声大笑,向罡天却是眼神迷离,四瓶酒下肚,他也是有点受不住了。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小天,和祖爷爷说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老爷子一指敲着桌子,慢腾腾地说道。看他眼神犹豫的样子,似乎在心中思量着什么。这要是放在平时,向罡天肯定能发现。但现在这状态,却是视若未见。听到老爷子的话,吃吃笑道:“还能怎样?当然再陪陪您,等开学的时候再去学校喽!”

    “燕京大学?”

    “那当然!老爷子您不是说过吗?咱们向家的男人,要做最强的人!那我自然得上最好的学校才行。”向罡天嘴里喷着酒气,眼中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闪烁。

    做最强的人!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祖训!

    “也好!也好啊!你既然决定了,那明天就去燕京吧!”老爷子的话中透露出一丝不舍,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有些醉的向罡天根本就没有发现。

    不过这话,倒是惊出他一身冷汗,脑袋也随之清醒几分。

    “什么?”向罡天摇了摇头,让自己脑袋更清醒些,大声道:“老爷子,我就算要去也得等拿到通知书才行,现在去算怎么回事?”

    “你没信心?怕自己考不上?所以不敢去?”老爷子没有回答他的提问,反倒是带着几分挑衅的语气的反问道。

    “不可能!除非燕大今年不招生。不然的话,就算他只招一人,都不可能没有我。”对学习,向罡天有着绝对的信心,自己的记忆力本就强,虽说不是过目不忘,但千字的文章,看两遍再背出来也不是难事。拥有这样的好记忆,若是考不上燕大,这才叫奇怪。

    “臭小子,本事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依你这样说,是不是这几年的学费你自己赚也能办的到?”

    之前,老爷子的说话的速度很慢,但当向罡天反应过激时,他的语速也开始加快。直至现在说这话,已经是快到极点。

    甚至可以说,对面的向罡天都没听清老爷子说的是什么。

    可他看到老爷子那不屑的样子,脑中酒意上涌,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拍着胸口道:“当然,这又不是什么大难事,我当然办的到!”

    “好,好小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吃完饭就走吧!”老爷子笑眯眯地说着,伸手盛饭。向罡天却听得一个激灵,前后一回想,总感觉自己冲动了,扭捏着道:“祖爷爷,您是要我去哪啊?”

    “去哪?当然是去赚学费喽!”老爷子嘴里塞满饭菜,说话的声音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听到这话,向罡天皱起眉头想了想,赚学费?自己有说过吗?

    不过老爷子既然已经说出来,向罡天也是不会反对,再说,从三年前开始,他就已经赚钱养家,对他来说,赚钱并不是太难的事。

    拿碗盛好饭,将其中一碗递给老爷子,向罡天边吃边道:“行,这钱我去赚。”

    老爷子没有再说话,而是大口的吃着饭,神情有些微妙。向罡天也似乎与饭较上了劲,几分钟的功夫,一大锅钣外加一罐野猪肉,连汤都进了两人的肚子中。

    摸着滚圆的肚子,向罡天嘿嘿笑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事儿明天说!赚学费的事,等到了明天再说。

    老爷子吃完,起身离开,不一会的功夫,他提着一个看上去有些时日的白色帆布包,放在向罡天的身前。

    “天快黑了,早点上路吧!”

    “是。可是……天儿走了,您老人家……”向罡天有些犹豫,却是因为老爷子。

    “依之前咱们说好的,你走了,老头子就搬去镇上住,这样你以后回来也方便些。对了,还有这东西也给你。”老爷子丛怀中掏出张纸条扔在桌子上。

    “这是爷爷一个朋友的电话,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你就打话给他。看在我这老骨头的面子上,他会帮你的。”

    “是!”

    向罡天扫了眼纸条,将上面的数字记在心中,随后抓起包和水壶就要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