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月球的背面(4)

第4章 月球的背面(4)

十佳教师的表彰大会放在市教育局的大会议室举行。所有表彰大会都是一个模式,主席台上坐了一排,按照职位高低从中间向两边扩散。台下第一排坐着受表彰者,胸前佩戴红绸,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像扫机关枪似的,不时地扫来扫去。

    童悦坐在最末端,她的身边是孟愚。十佳教师中,他们俩是最年轻的。

    分管教育的副市长首先讲话,然后是教育局局长,再然后又是个什么长。童悦扯扯胸前的红绸,这种感觉不是无比骄傲、自豪,说是动物园的猴子那是自谦,活脱脱像游街示众。

    她悄悄瞥了一眼孟愚,腰杆挺得笔直,目光专注。凌玲今天还特地让他换了一身深青色的西服,更添几份英气。孟愚,人如其名,除了教学业绩非常突出,其他方面完全不谙世事。凌玲就太谙世事了,和同事融洽,与领导走得近,把学生哄得团团转,教学也过得去。别人都觉得她和孟愚不般配,可他们从大学到现在,恋爱八年,一日比一日恩爱,已经在书香花园买了新房,只等装修好就准备结婚。书香花园是实中学区里新建的一个小区,拆迁时就被预购一空,房价更是创了青台市的新高。能在那儿拥有自己的一套房,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

    终于熬到了最后的发奖环节,喜气洋洋的民乐响起,礼仪小姐优雅地引领着十位教师上台领奖,与领导一一握手,接着转过身来面对台下,闪光灯闪得童悦眼花。

    走出礼堂,教育局的人事处长追了过来,说还要和领导拍照纪念。

    童悦看见市长的车刚刚扬起一缕黑烟已经开远了。她回过头,只见教育局长苏陌和几位副局说笑着向这边走来。

    关于苏陌,青台电视台曾对他做过一期专访:青台市最年轻的正处级局长,教育界传奇人物,原先是青台大学的哲学教授,从政不过四年,就坐上了现在的位置。

    苏陌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身姿修长挺拔,清瘦的脸,蓬松的头发,细长柔和的眼睛,加上斯文的半框眼镜,一派学院风范。但他宽宽的肩膀和有力的步态却让人觉得这是个精力旺盛、能支配别人的人。

    有人说他有民国时期胡适的范,童悦不知这话确切不确切。作为民国时期的外交部长和北大校长,胡适自然成就斐然。与他的成就同样齐名的,还有他的情史。他不仅有正牌太太江女士,还有红颜知己韦小姐,还有陪他在杭州养病过着像烟霞一般美丽时光的曹小妹。他还曾和陆小曼玩过暧昧,与一位美国护士同居八年。苏陌局长也许有胡适的才学和容貌,可是他有胡适的胆吗?

    “下午的课都调好了吗?”苏陌笑看众人,众人均点头。

    “那晚上一起吃个饭,今天是你们的节日,好好放松放松。刘处长,你安排一下。”他对人事处处长说道。

    刘处长忙不迭地点头。

    摄影师满头大汗地从里面跑出来,刘处长安排大家与局领导们一起合个影。拍完,十位教师另外又拍了一张。

    “给我们也拍一张吧!”苏陌突然拉过一位胖胖的中年女教师,温和地将手搭上她的肩。那女教师激动得捧着奖状的手一直在抖,对着镜头的时候还孩子气地竖起两根手指,比了个V字状。都和女教师合影了,自然不能厚此薄彼。苏陌就像是照相馆里的一幅固定的背景,拍照的人换个不停。他站在那儿,温文尔雅,笑语谦谦。

    “孟老师这么英俊,配条红绸有损英气,拿掉,这个也拿掉。”苏陌说道。

    孟愚淡淡一笑,把红绸与奖状递给了站在一旁的童悦。

    童悦的表情如远山远水般,让人看不真切。

    “童老师,”苏陌一挑眉,丰神俊朗,言笑晏晏,“我能有幸和美女合个影吗?”

    他轻快的语调把看着的人都逗乐了。孟愚体贴地上前帮童悦拎着包包,同时也把奖状与红绸拿了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童悦站到了苏陌旁边,他抬手搁在她的肩上。指尖紧扣的力度、温度,透过薄薄的衬衫,传递到肌肤,童悦缓缓眨了眨眼。是的,这没什么可多想的,只是领导对下属的褒奖,如同长者对晚辈的鼓励。

    “童老师,笑一个。”摄影师叫道。

    两个人的身高差了大概十厘米,苏陌一侧脸,温热的呼吸拂向她的脸庞,轻柔地按了按她的肩,眸光深邃:“我可不是你的学生,不要这么严肃。听话,放松!”

    童悦依然僵着脸,她笑不出来。紧挨着的肢体,听似温和的话语,她已明白,苏局长刚才那番平易近人,其实只是个序,此时才是正文。

    “估计是被我吓着了。看来我以后要经常到实中走走,多和老师们接触接触。”苏陌调侃地笑道,“就这么拍吧!”

    他像是安慰,又把她往怀里带了带,眉宇飞扬。俊男美女,这画面非常养眼,摄影师都差点看呆了。

    刘处长已订好餐厅,让大家先过去打打牌、喝喝茶。童悦提出请假:“我只调了下午的课,晚上要坐班。”

    “让其他老师代一下。”刘处长说道。

    “其他老师能代上晚自习,但我是班主任,有的事别人代不了。”童悦坚持。

    “领导们今晚都在呢!”刘处长压低了音量。

    “我那是强化班,不敢掉以轻心。”

    正和其他老师亲切交谈的苏陌转过身:“刘处长,你就别为难童老师了。咱们青台明年的高考荣誉全在这个班上呢!我正好去医院,和童老师一块走。”

    童悦叹了口气,早知道就留下吃饭了,至少还有孟愚在。

    车门打开,没有司机,苏局长屈尊亲自驾车。后座上放满了资料,能坐的只有局长身边的副驾驶座。

    “顾师傅临时有事先走了。你放心,我车开得很好,是合格的护花使者。”没有外人在场,苏陌的语气越发和蔼可亲。

    “谢谢苏局。”童悦恭恭敬敬。

    苏陌浅浅地笑了笑,想替她扣好安全带,一探身,发现她动作很快,已经系上了。

    五点多的样子,正是上下班高峰期,车开开停停,非常缓慢。

    “做班主任是不是压力很大,我看你好像都瘦了。”堵在车流中,苏陌悠闲地轻敲着方向盘,偏过头看童悦。

    “没关系,都是能克服的。”

    “嗯,郑校长很看重你。如果在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就打电话和我说。”

    “可以开后门吗?”

    “只要是你,想走哪道门就走哪道门。”

    童悦配合地勾了勾嘴角,当自己听了个不太好笑的笑话。

    “小悦……”苏陌的声音突然一哑,眉目舒朗地轻笑,“你似乎和我很见外。”

    “没有,苏局对我的关心,我一直心存感激。”

    “只是感激?”苏陌的语调上扬。

    “后面的车按喇叭了。”童悦轻声提醒。

    苏陌抿紧唇,状似关心地道:“听说有人给你介绍朋友了?”

    “苏局,你为什么要选择教育局?”

    苏陌微微皱起眉,脸上写着问号。

    “苏局可能更适合做公安那一行。”

    “小悦!”苏陌加重了音量,然后讪讪地笑笑,“好,我不问。但你还很年轻,不要这么随意对待自己的感情。相亲有如把自己当商品一样放在货架上出售,你需要吗?”

    二十七岁的女人还敢用“年轻”,那真是有装嫩之嫌了。

    “为了有一个好的明天,做做商品其实也没什么。”

    苏陌的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毫无刚才的气宇轩昂,神情像一个被女友伤透了心的男人。“看来我的关心是多余的。”

    童悦闭紧嘴巴,再也不肯接话。

    苏陌瞟了瞟她,车子猛地加速,直接超过右侧两辆慢吞吞的公交车之后,紧接着一个利落地变道,驶向通往实中的郊区大道,然后稳稳地停在距离校门两百米外的路口。

    童悦扳了两下发现开不了车门,转头就见苏陌纠结地盯着自己。

    “苏局还有什么指示吗?”他没有笑容的样子带有几份阴沉,她被他看得不大自在。

    “小悦,你这是在逼我。”

    车里的气氛好像走在薄薄的冰上,谁先出声,就有碎裂的可能:“我对局长的位置不敢窥伺,能做好一个老师,我已偷笑。”

    苏陌闭上眼睛,长长的呼吸有如呢喃:“小悦……”

    “苏局快去医院吧,你家夫人还在等着你呢!”童悦毕恭毕敬地道。

    苏陌睁开眼,直直地看着她。许久,他才打开了车锁。她推开车门离去,听到他在身后重重地叹息。

    她凛然地看着前方,加快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