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首战告捷

第3章 首战告捷

莫非正在办公室里坐着,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桌面,心说这姓陆的也太开门见山了,连杯水都没有给倒,就听到外边传来了脚步声。

    重生以来的这几天,他发现自己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眼、耳、鼻、舌、身五识都比原来强大了很多,就像现在,他已经听到了外边的脚步声中,就有刚刚离去的陆经理。

    门打开进来四个人,一个剪发头,看起来就很干练的女人,还有一短发和一略微谢顶两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另一个就是陆经理了。

    陆经理不等莫非直起身,就走上前来为双方介绍道:“莫先生久等了,这位就是我们华星娱乐公司的总经理陈太,这两位相信莫先生应该不会太陌生吧,香港乐坛著名的大师黄湛先生和顾家辉先生。陈太,黄先生,顾先生,这位就是那几首歌的作者莫先生了。”

    莫非也和几人打了招呼,很有礼貌地握手,然后递上了自己的名片。笑着道:“陈太果然女中豪杰,一己之力撑起了草创的华星,又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巾帼不让须眉,果然让人佩服。湛叔和辉哥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了,没想到今天要在两位面前献丑。”

    黄湛张开大手一挥,道:“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一点不像你写的歌那么大方直白,怪不得你能写出完全不同风格的歌,还能写那么好,我看你小子是人格分裂症吧。”

    黄湛说话常常是直来直去,喜欢了就夸,不喜欢了就骂,很少会把事情藏在肚子里,这时候说的话倒是很符合他的性格和作风。

    难怪他会在追求林艳妮多年无果后,干脆登报广告说自己和林艳妮要结婚了,还编出了一个证婚人金庸,也因为此导致林艳妮几乎和他翻脸。

    对于黄湛的问题,莫非到是想到一个很好的回答,在提高自己形象的同时,还能让黄湛和顾家辉帮着自己传传名,可谓是一举两得了。

    笑着道:“湛叔,我这就叫做君子有伪了?”

    “君子有伪,那不就是伪君子了吗?你会写在歌里,却不会说出来,你这不是要做岳不群吗?但是你在歌里边的那些东西,可不是要写就写得出来的。”黄湛很是不解地问道。

    莫非解释道:“湛叔,你这就又理解错误了,我是说君子有伪,却不是说伪君子。君子有伪,是因为君子必须有伪,否则就不是君子;但伪君子就不是君子了,还不如真小人。”

    “君子必须有伪,这是一种什么理论?君子就是君子,为什么要有伪呢?”就连韦家辉也忍不住发问了。

    莫非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道:“本来的君子是没有伪的,但是现在就必须要有了。就像我们现在的大多数人都讲究‘以德报怨’和‘言必行,行必果’,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的价值观,但是在最初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这些都是被扭曲了的概念。”

    “那你来说说看,本来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这番话倒是引起了顾家辉的兴趣,其它的三人也都竖起了耳朵准备听听看。

    “这个‘以德报怨’的原句出自《论语·宪问》,是孔子的学生问他的话,孔子的回答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所以说以德报怨的都不是孔子所赞成的。而‘言必行,行必果’也是不对,原句应该是‘言必信,行必果’,这是孔子给‘士’定义时候的话,‘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这种人在孔子眼中只是小人,就算在‘士’的行列中都是第三等的,哪里能排到君子的队伍里去,所以这些象征君子行径的行为都是扭曲的。”

    莫非这番引经据典的解读,可算是让四人大开眼界了。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想必莫非不会是撒谎的,原来大家所认同的理念竟然在本质上就是错误的,真不知道是这件事荒唐,还是这个世界荒唐。

    这个刺激还不够大,莫非继续道:“孔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这就是说君子就应该坦坦荡荡,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而小人才会常常担心这个那个;但是后来却被人理解成君子应该心胸宽广,小人才会总是攻击别人。而孔子也曾经说过,不记仇的人绝对是小人,而且是卑鄙小人;孔子说‘以直报怨’,《圣经》里也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佛家更是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说法;所以我才说,在这个年代想要做君子,那就必须得有伪。所以说,君子必须有‘伪’,否则他就不是君子,君子全是后天臆造的,每个君子都有一个讽刺性,只不过讽刺的高低不一样。”

    “那我还是不要做君子了,原来君子在你这里是用来骂人的。不管怎样,你今天已经骂过我了,那你就要拿出相应的补偿,我看你写的歌,就知道你是我的同道中人,不如讲两个小故事开心一下好了。”黄湛到现在也不忘他来找莫非的最初目的。

    莫非无奈地摇摇头,道“我都说今天要做君子了,怎么能说那些东西出来呢,而且你都已经出书了,也不算是一个君子吧。不过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我写两句话给你看看,我就去和陈太谈我们的事,如果你能看懂,我之后就真的讲个故事给你听,一定是你没有听过的。”

    黄湛不知道莫非搞什么名堂,只好任由他写了两句话在纸上,然后拿着到一边去研究了。莫非也开始和陈数芬坐下来,正式谈那五首歌的转让费用。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什么样的歌是什么价钱,基本上都有成型的规矩,双方要谈的不过是以后继续合作的意向罢了。最终莫非放弃唱片分成,选择一次性付款的交易方式,以每首二十万的价格成交,这算是一个不高不低的价格,对于一个新人来说,也算是不错了。

    莫非和陈数芬这边刚刚谈了个差不多,就听到黄湛在那边狂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指着莫非说道:“你这家伙有意思,说什么是考洋鬼子的中文题目,结果我看半天之后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有两种人容易被女友甩:一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爱,另一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想和某个人在一起的两种原因:一种是喜欢上人家,另一种是喜欢上人家。你这算是把这类型的笑话讲到一个极高的水准了,这将是一个极难跨过的高度,我好期待你接下来的那个故事。”

    还不到十一点的时候,莫非和陈数芬就已经把合同签了,五首歌一共卖出了一百万,照这样的价格,还掉那一百三十万的债务还是很轻松的。

    而莫非也以歌就是按照歌手专门写的理由,对那五首歌也指定了歌手来演唱,《坏女孩》给梅雁芳,其它的四首给张国容,这也和华星的想法不谋而合,双方有了一个相当愉快的初次合作。

    婉拒了陈数芬的午饭邀请,莫非走出华星公司,想着去哪里凑合一顿,下午再去别家跑跑看。就听到后边黄湛的声音:“喂,你还欠我一个故事,准备就这样跑掉吗?”

    回头看着气喘吁吁追上来的黄湛,还有后边小跑着的顾家辉,莫非摇摇头,心说这位还真是嗜色如命,但凡有这方面的故事,就一定不会放过。不过想想也是,要不是这样的话,能有《不文集》的出版吗。

    等到黄湛走进了,不等他开口,道:“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够答上来,就讲给你听,如果答不上来,就下回再说,我刚刚可没有答应你一定今天讲给你听的。”

    “好,你问,但是提前说好了,不许问我的三围。”

    谁会对你的三围感兴趣啊,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莫非腹诽了一句,问道:“小明的爸爸有三个儿子,老大叫大毛,老二叫二毛,老三叫什么?”

    黄湛听了莫非的问题,一脸得意道:“哈哈,这个问题你可就问对人了,这种智力问题我最拿手,只要找对了其中的逻辑,基本就没什么答不上来的,只有三个儿子,老三自然是叫小明了。”

    莫非毫不犹豫给了他一个大叉叉,“错,老三叫三毛。”

    “不是只有三个儿子吗?”黄湛认为莫非绝对是在耍赖。

    莫非心说就这还敢说自己全都答得上来,小爷我可是三十多年后回来的,难不倒你还能混吗。摇摇头,道:“谁规定小明的爸爸不能有女儿的?”

    “你,这……”黄湛一时间哑口无言,看了看已经追上来在旁边看他笑话的顾家辉,觉得自己好没面子,只好装出一副老前辈的样子,道:“好,你小子很不错,这种问题都能被你高出新花样,我也不为难你了,我们相互换故事,这样总可以了吧。”

    被这家伙缠上还真是难以脱身,莫非只好认输,道:“好了,还是给你讲一个吧,但是讲过之后我就要走了,再听只能等下次见面。”

    “好,你讲。”

    “小明的父母……”

    莫非还没有开始讲,就被黄湛打断,“怎么又是小明?”

    “我所有的故事都只有一个主角,就是小明。”

    给了一句让人无比纠结的回答后,继续讲道:“小明的父母有一个约定,为了不教坏小孩子,就拿那事叫做洗衣服。有一天小明爸爸有需要,但是两人又刚刚吵闹过,不好亲自开口,就对小明说,乖仔,去跟你妈妈说老豆今天晚上想要洗衣服。小明和他老妈说过后,他老妈正在气头上,回了一句‘就说洗衣机坏掉了’,但是过了一会儿,又觉得这样对夫妻关系不好,又叫来小明,让他跟他老豆讲,就说洗衣机能修好,晚上还是洗衣服吧。小明只好再去找他老豆传话,哪知他老豆听后火冒三丈,以老婆能听到的声音说,还洗个屁啊,老子自己手揉过了。”

    ========

    新书上传,收藏和推荐很重要,大家有票的千万别藏着,目前本书的状态还属于重灾区,大家就捐了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