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香港,我来了……(求支持)

第4章 香港,我来了……(求支持)

黄湛和顾家辉两人笑的前仰后合,黄湛还伸出手拍着莫非的肩膀,笑道:“我建议你也出一本《不文集》吧,一定会比我那本卖得还好,以后我们就是港岛‘不文双雄’了。”

    莫非看着眉飞色舞的黄湛,真的很想告诉他,这个“不文双雄”的诨号他是绝对不会要的,放着好好的英俊制作人不干,跑去和咸湿老怪混,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摇着头道:“出版我看就免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故事,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搞那个,我还要趁着年轻多赚点钱呢。”

    “你现在这样还不算赚钱吗,只是五首歌而已,就赚到了一百万,要知道我写一首歌常常只有几万块,照你这样说,我还要不要活啊。”黄湛对莫非的说法很不认同,反驳道:“而且你这么年轻,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就算要赚钱你以后也有的是机会啊,不会是看上了什么女孩子,对方要钱太多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复杂,只是我家里有一间小型的唱片公司,我老豆以前经营不大好,欠了不少的债务,现在我老豆去卖咸鸭蛋了,我要赚钱还债把家里的唱片公司撑起来,否则我老豆一辈子的心血就要便宜别人了。”

    莫非把自己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全香港做生意的人多如牛毛,有得赚就要有得赔,哪有做生意全赚钱的。

    听了莫非的话,黄湛和顾家辉都收起了刚才玩笑的表情,不禁有些为莫非感动了。这样一个年轻人,在父亲去世之后,背负着父亲的理想和希望,要把家里的公司经营下去,看他的意思应该还想要发扬光大,这条路走起来可并不容易啊。

    可这两位都是人精,否则也不可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同样见识过的各种事情也太多了,曾经也经历过不少的骗局和谎言,想要让他们就这么相信莫非,还是不够的。

    顾家辉问道:“既然之前你家的唱片公司经营不下去,那现在你又要怎样去经营呢,或者说你有这样的词曲创作天赋,为什么之前不帮你老豆打理公司呢,非要到这个时候才开始?”

    莫非知道这样的事很容易让别人不相信,如果不是他自己知道自己是重生的,也一样不会相信。之前就已经是濒临破产的公司,为什么不早早挽救,非要等到父亲去世了,才想要挽救家里的公司,难道是在上演浪子回头的戏码吗,可莫非之前明明不是浪子,这不科学啊。

    呵呵一笑,道:“其实你们不了解的,我之前学的是化学方面的课程,从小到大都没有接触过家里的公司,如果不是我老豆出事,我可能还在搞那些瓶瓶罐罐呢,根本不会想到去关心公司的情况。

    正是因为我老豆出事,让我看到了老豆曾经的努力,还有他多年的梦想。他一直以来都在为我付出,而我却没有怎么关心过家里的事情,只知道傻乎乎的读书,都快把脑子读傻了。现在虽然有些晚了,但是只要我能够把家里的唱片公司搞好,相信我老豆在地下有知也一定会很开心的,所以我才突然间开窍了。

    而且我发现,我原来并不适合去搞那些瓶瓶罐罐,反而更适合在娱乐圈这方面发展。只要我肯用心,愿意把心思花在这上面,就能够写出很好的词曲来。我想这应该算是一种先天优势吧,如果我能够继续这样下去,成功就会越来越近的。”

    这就搞明白了,本来是一个整天和瓶瓶罐罐为伍的书呆子,在父亲去世后突然开窍,决定要继承父亲的事业,而且很快就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搞出了那么好的作品。不过,如果他能够早点开窍的话,他父亲和家里的公司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吗,只是这世上的事不能用如果来说的。

    顾家辉对这个年轻人本就有几分爱才之心,现在了解了莫非的现状和想法,更是想要帮他一把,让他有更好的舞台去施展自己的才华。

    可是想想自己目前的状况,也不禁在内心摇了摇头,自己还是帮不了他太多啊,还是黄湛能够帮到的更多一些。

    对莫非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和其他唱片公司就不可能有太多的合作机会了,当你自己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后,就是你单干的时候了,我说的对吗?”

    知道顾家辉是无线的人,莫非也不隐瞒,点头道:“的确不可能一直合作下去,但是至少在四至五年之内,还是可以合作的。下一步我有足够的钱之后,准备先签两个歌手,然后和一家大唱片公司合作,我这边录制专辑,由对方负责代理发售,利润分出去给对方四成。”

    顾家辉对莫非选择的这种方式还是比较认同的,等他说完后,点点头道:“你这种合作的方式不错,首先你自己有很好的词曲创作能力,这是保证你能够捧出好歌手的基础。”

    说道这里,再次沉思片刻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道:“我给你一个建议吧,如果你采取和别人合作的方式,那你最好还是去和其它公司合作,华星这边就最好不要考虑了。本来我是六叔的人,应该尽力拉拢你和华星合作的,但是现在六叔已经很少亲自管理了,大部分时间整个卲氏和无线真正的掌权人都是方艺华,这个女人不会让你成功的。

    其实六叔早已经有退隐之心,但不知道是因为方艺华的原因还是真的没有兴趣,六叔的子女们都没有接手无线和卲氏的心思。而方艺华又对无线和卲氏充满了兴趣,一心想要做女强人,来弥补她早些年名分不正的委屈,六叔对方艺华也没有办法,只好任由她去折腾,还要在背后为她撑腰鼓气。

    方艺华的心狠手辣圈内的人都很清楚,就连和她一起打天下的人都该免的免该撵的撵,何况是很可能在未来对她或者对无线造成竞争的人。他没有六叔的那种气魄和手段,却想要掌控无线和卲氏,成就自己高高在上的梦想,就肯定不会让别人有出头之日。无线如今看起来红红火火,其实都是靠着六叔和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底蕴在支撑,方艺华怎么可能会扶植一个自己的竞争对手出来呢。

    你要是想借着华星来发展你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更何况早前无线已经有了一个邹文淮,她可不想从自己手里再出来一个这样的人,所以她一定不会给你机会的,就算是有了合作,也会把你限制的死死的,让你永远都不会有出头之日。”

    说着又指了指黄湛,道:“我是六叔的人,和外界的关系不如他那么好,有心也帮不到你什么了,倒是他有不少地方能够帮到你。相信你今天不只是准备了和华星合作的歌,还有和其他公司合作的吧,不如让他和你同去,还是能起到一些好作用的。”

    莫非倒是没想过找什么人帮忙,他也不认识什么娱乐圈的大人物能帮到自己,没想到今天碰巧认识了这两位,而且顾家辉还推荐黄湛帮忙,看黄湛的表情,也没有要拒绝的意思。

    遇上这样的事当然是高兴,不过莫非却不打算请黄湛帮忙,他可是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真要论到还的时候,人情债是最复杂最麻烦的。

    他知道自己的心有多么大,更知道自己未来的天地有多宽广,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实现了理想,那时候的人情债可就更难还了。要欠也得欠一些性价比高的,不能为了这区区几首歌就欠下人情债,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黄湛推了一把有些发愣的莫非,道:“想什么呢,该不会是在想怎么还我这个人情吧,年龄不大,心思倒是不少,我有说过要你还人情吗?不过是这么一点小事,我还不至于认为这就是什么人情,不过是看你小小年纪就背负这么重的责任,又有一颗赤子之心,觉得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而且还和我这么投缘,所以才会陪你走一趟的,说白了也就是让你的事情办得顺利一点。

    你真要有心的话,晚上请我喝顿酒,有空多给我讲几则笑话来听听,如果我出版的时候写了你讲的笑话,不要跟我追版权就好了,不会连这个你都做不到吧。”

    莫非被黄湛说中了心事,人家又把人情说的这么轻,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莫非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别人这么真心帮他,他自然要数倍而报的。

    笑了笑,道:“湛叔,你这是说什么话,我可不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你今天帮了我,我总有一天会报答你的,绝对。”

    这可不是在说漂亮话,黄湛还真有需要莫非帮助的时候,等到有一天他和林艳妮闹翻了,经历人生中最破落时期的时候,莫非一定会出大力帮他一把,让他早日回到他自己正常的人生中来。

    黄湛愿意帮忙,中午饭自然就要落到莫非的头上,吃饭时候黄湛和顾家辉也给莫非讲了不少香港娱乐圈的事情,还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和好的建议,莫非也算是受益匪浅了。

    按照黄湛的说法,几大唱片公司中华星乌烟瘴气,百代喜欢搞吞并,华纳现在的状况也不是很好,想要合作的话就找宝丽金了。宝丽金的高层比较开放,以前就曾经有过合作的先例,据说最近和新艺城也在谈合作一间公司的意向,最适合莫非的想法和要求。

    有了这个大人物的引荐和帮忙,事情办起来果然顺利很多,黄湛在香港乐坛的面子可不是盖的,走到哪家公司都会给几分面子,莫非准备卖给华纳和宝丽金的几首歌很快就谈妥了。

    华纳目前人气不旺,旗下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歌星,有了好歌也只能放着等生仔,莫非就只准备了两首歌,价钱和华星给出的一样。

    倒是宝丽金让莫非有些佩服了,不愧是全球最顶尖的唱片公司,相当有大公司的气魄。得知莫非的歌在华星和华纳买了二十万一首,现在又有要合作的意向,当下就拍板决定以二十五万一首的价格买下莫非手里的四首歌,当然这四首歌的品质也能对得起二十五万的价格。并且对莫非提出的合作很有兴趣,答应在最快的时间给出答复,成事的概率也是相当大。

    和黄湛走出宝丽金公司,莫非心中不禁也有些感叹,这才一天的时间,就卖出去十一首歌,收入了两百四十万港币,重生者的优势也太强大了吧。

    还掉欠债的一百三十万,再除去缴纳的税款,还能省下九十多万,只要自己努力努力,再卖他个十首八首的歌,所得的钱就足够支撑唱片公司运转了,到时候就是自己一飞冲天的开始。

    黄湛和顾家辉帮了忙,莫非自然要好好表示一下,请两人去酒楼大吃一顿。席间免不了被黄湛一再埋怨小气,不得不又给他讲了几个二十年之后的荤段子,停车、刀片、打枣子什么的,听得黄湛直说莫非要比他强。

    晚上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了,莫非却没有一点睡意,站在窗口看着外边闪烁的灯光,这里就是八十年代的香港,是一个遍地黄金的地方和时代,有着无数崛起和发达的机会。

    想想自己可能会做到的成就,莫非的内心忍不住的就有一股激情,冲动到快要从胸口喷发出来。

    这时候莫非的心已经从刚刚重生的状态中松弛下来,没有了那么多的紧张和顾虑,索性冲着外边用上辈子的家乡话大吼一声:“香港,我来了……”

    “神经病……”,楼下传来了一阵叫骂声。

    (推荐票、收藏,都是关键所在,拜托各位支持俺的新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