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机会来的太突然(上)

第5章 机会来的太突然(上)

第二天莫非去到了唱片公司,在和宝丽金开始合作之前,有些内部的事情必须要处理好了,还要选一个负责和宝丽金之间沟通联络的助手。

    上一次他来的时候,本来就为数不多的职员有一多半离开了公司,只留下七个人愿意和他一起奋斗的。他当时还顶着一个“书呆子”的称号,对他没信心是很正常的,毕竟谁也不愿意留在一间濒临倒闭的公司等死不是吗。

    莫非临走的时候曾放下豪言壮语,要在十二月发薪水之前给公司搞来两百万的资金,还清债务之外还要留出资金给公司运行来用。

    当时的七个人真的相信他了,但是在过去的这几天里,连莫非的影子都没见到,这些人就开始怀疑了,该不会是莫非夸了海口吧,要不为什么都不露面呢。

    当莫非出现在公司的时候,连伯正准备出去跑跑看,是不是可以周转一些资金回来,尽自己的努力来维持这间公司。

    看着莫非把两百万的支票放在桌子上,得知莫非卖给华星和宝丽金等公司几首歌就赚到了两百多万,七个人终于相信了,这个以前的书呆子先真的变超人了。那些之前离开公司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估计要后悔到去跳香江了吧。

    同时对于之前那个“书呆子”的说法也有些怀疑了,一个书呆子能够写出价值两百多万的歌来并且被几大唱片公司买走吗,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他们都是打工的,老板越有能力他们就越好,本来只是感念与老东家的情分,想要留下来再努力努力,想不到却真的看到了希望,对于公司和自己的未来也都有了一些信心。

    和公司仅有的八个人开过了会,莫非也把自己的打算和几人都说了一下,并且通过交流之后,都一一委派了任务,名匠唱片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负责和宝丽金之间联络工作的人,莫非选择了陈璞。通过两次接触,莫非发现陈璞的言谈之间能够表现出很好的职业素养,对于气氛的掌控和调节,还有丰富的专业知识,都说明它是一个前途远大的人,又对公司有着足够的忠诚,这样的人正是莫非所需要的。

    步子渐渐迈开了,莫非也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自己有着比当下所有人都超前三十多年的经验和知识,又能够把握住娱乐圈未来三十多年的每一步走势,如果这样都不成功的话,那真的要买块豆腐撞死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自己和公司的名气打出去,然后才能有歌手愿意签约到公司来,否则没有歌手,只靠着做一些唱片生意,发展壮大从何谈起呢。

    八十年代的香港娱乐业极度发达,电影和电视行业更是欣欣向荣,演而优则唱也成了一种业内的潮流,想要找几个声音不错,又想在歌坛有发展的,并不是什么难事,至少那位刘天王这时候就在为了出唱片而四处奔走呢。

    如果真的找不到合适的歌手,莫非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就不得不亲自上阵,拿出一些之后三十年中最经典的歌来,不超过两张唱片,一定会红遍全香港,到时候还怕没有艺人愿意签约吗。

    安排好公司的工作,莫非就先离开了。他不想在那里常待着,更愿意到街上去走走,说不来在下一刻就会遇到一个做歌手的好料子呢,然后也好把人忽悠进自己的公司。

    但是好的歌手却不会像吕洞宾那样,在最关键的时候自己冒出来,是需要下功夫去等待和寻找的。就像当初他重生之前吕洞宾会说的那样,想要实现愿望更多的时候还要自己努力,完全靠别人来帮助,那还有什么意思,还能算是自己的成功吗。

    莫非连着在街上逛了两天,晚上还会去各个酒吧里边看看,但是最终都失望而归了。根本就没有一个歌手能够选上,不是音色不够好,就是形象不过关,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条件不错的,人家还不愿意在娱乐行业发展,简直让人郁闷到要死。

    当初卖歌的时候,莫非是和几家唱片公司说好了的,在录音的时候他必须要到场,因为他是歌曲的原作者,对于很多地方都有最好的理解,有他在能够给出很多好的建议,唱片公司当然是愿意了。

    而莫非本来的意思,则是想要更多的了解一下八十年代的录音环境,顺便也能够近距离看一看这个时代的巨星风采。这也就是因为他刚刚重生,还带着一些上辈子的念想,其实他本来就要在娱乐圈发展,还会怕没机会近距离接触吗。

    从顾家辉嘴里知道了无线的情况后,莫非就把华星唱片从自己的计划中排除了,如果不是因为录歌的张国容和梅雁芳两人都是莫非前世的偶像,而他又想要把自己跟别人合作的第一批歌都搞出高水准来,他最多也就到华星走个过场而已。

    这不仅是不合作的问题,而是很快就会成为竞争对手,关系自然就不会太好,现在表现的再亲近,到时候也一样要竞争的。华纳唱片那边也是一样,一天之内就和陈柏强把新歌录好了。

    即使这样,也因为那些歌本身就是经过了历史验证的,十二月中旬华星推出张国容和梅雁芳两人专辑的时候,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一时间街头巷尾传唱的基本都是两人的歌了,华星唱片也因此在年末搏了一个满堂彩。

    一个叫做莫非的词曲作者,也通过这两张唱片走进更多唱片公司的事先,有消息神通的已经得到了莫非的联系方式,找到了莫非希望他能够帮着写几首歌。

    莫非正在用钱的当口上,对这些合作自然不会拒绝,但是就没有那么多好歌给他们了。好在这些都不是什么大唱片公司,差一些的歌也能交代过去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把每一首歌写成经典。

    整个十二月里,莫非前前后后又卖出去近二十首歌,除去应该缴纳的税款,收入也达到了两百二十多万。有了这笔钱,接下来签约歌手和包装、发行唱片的事就能够有保障了,不至于做到半路断了粮。

    和华星、华纳不一样,在宝丽金这边,莫非就很用心了,甚至还亲自参与配乐的工作。不为别的,少说要和录音这边的人处好关系,将来自己的歌手也要来录音,把关系处好了,到时候就什么都好说了。

    两首歌,谭永麟连着录了三天的时间,都没能达到最满意的效果,脑袋都大了,可心里也知道莫非是为了他好,又不能说什么,感谢还来不及呢。

    又用了一天的时间,总算是达到了让莫非满意的效果,完全达到了前世时候他的最佳水准,相信这张专辑出去以后,绝对是冲击销量的利器。

    唱片录制完成,谭永麟很是高兴。虽然因为要避开华星现先出的张国容新专辑,他的专辑不得不推迟到新年后发售,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有了莫非这两首歌,这张唱片的水平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再加上有了另外两首歌的第二张唱片,相信来年香港乐坛的最大赢家一定非他莫属。

    公司花钱买歌是公司的事,谭永麟自己也要感谢莫非这些天以来的帮助,没有莫非的帮忙,这张唱片就不一定能有现在的质量。在录制完成后,谭永麟找到莫非,邀请他吃顿晚餐聊表心意。

    对于谭永麟的邀请,莫非自然不会拒绝。这位已经在香港乐坛称霸有一阵了,说是歌坛的大哥大也毫不为过,今后说不来还会有事需要他帮忙,吃饭喝酒可是搞公关交际的最佳场合,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彼此的关系拉近一点。

    谭永麟为了表示自己的重视,专门请了他的两位朋友陈柏祥和钟镇涛作陪。这两人莫非都已经见过了,录音的这几天时不时也会去看看,彼此之间算不上陌生。

    陈柏祥还好说,他现在主要就是在影视方面发展,唱歌基本就是爱好了。可钟镇涛就不一样了,他之前的主业就是唱歌,自己也有一些不错的作品,到录音棚除了要看望谭永麟,可能也抱着想要和莫非合作一把的心思。

    莫非自己是个新人,虽然是经营唱片公司,但毕竟是一间小公司,要靠着大树才能乘凉。对于娱乐圈里有名有望的人物,说不上尊敬,却也要尽量结交,前世的经验告诉他,人脉在成功的路上是相当重要的。

    四个人刚刚走进一间酒楼,在服务生的引导下来到定好的包厢,刚刚到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就听到有人在叫陈柏祥。

    “阿叻,你走得好快啊,刚刚我在后边叫你,怎么都听不到,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装作没听到呢。”

    四人几乎是同时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个个头不高的小胖子走了过来,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边还跟着一位美女,一边走一边擦着额头的汗,脸蛋红扑扑的,明显是刚刚经历了剧烈运动(别想歪,是跑步)。

    莫非在看见这小胖子的时候,内心实实在在震撼了一把,这个胖子的来头可是不小,而且相当的不小。现在也许还没什么太大的名气,但是不要太久,最多就是两三年之后,他就会成为香港商业片第一导演,无人能出其右。

    胖子走近了,嘴里的气也喘顺了,才和众人继续打招呼,道:“哈,Alan,阿B,你们也在啊。咦,这位看着好眼熟啊。”

    “哪里眼熟了,王导演,你这见人就眼熟的毛病真要改改了。”陈柏祥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爱玩笑和搞怪,把胖子两人让进包厢后,也不忘了让大家开心一下。

    胖子也不觉得尴尬,等众人笑过之后让陈柏祥介绍。

    “这位要说起来可就了不得了,最近在圈内名气大到不得了,好多唱片公司都求着要他写歌呢,你该知道是哪位了吧。”

    陈柏祥这么一说,胖子还真就知道了,一拍大腿,道:“原来是莫先生,真是大名鼎鼎啊。当天莫先生去华星的时候,我看到过你的背影,当然是眼熟啦。我就说嘛,一定是眼熟的,我是王京,目前的工作是一个导演。”

    这家伙难怪可以成为八、九十年代香港最搞笑的编剧和导演,随便说句话都能够抖出笑料来,一个是搞笑的风格,一个是这份急智,都注定了他未来不会平淡。

    娱乐圈是个讲究面子和人脉的地方,这胖子能够主动这么示好,莫非也不会故作高深和矜持,笑道:“王导演说笑了,我也只是才写了几首歌而已,哪算得上什么大名,不过是大家给面子罢了。”

    两人客套过后,陈柏祥又问道:“王导演,你身边这位美女好靓啊,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

    “哦,这位是夏文夕小姐,我下一部片子的女主角。”介绍过了美女之后,王京又给她介绍道:“莫先生已经介绍过了,这三位是Alan、阿叻、阿B,在香港娱乐圈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相信你也是认得的。”

    夏文夕也很有眼力劲,一一握手叫人:“Alan哥,叻哥,B哥,莫先生。”

    这个夏文夕莫非也有所了解,八二年的时候就凭借在《烈火青春》中的出色表演获得了金像奖最佳新人提名,但是在之后到现在并没有出演太多有分量的角色。让她最出名的则是她几年以后那段堪称传奇的感情经历,不顾一切嫁给了一位所谓的股票大鳄,到头来却是一个亏了血本,不得不跑到美国去避风头的结局,最终也没能得到她期望的幸福。

    夏文夕叫过人之后,陈柏祥又开始开玩笑了,“夏小姐这么靓,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和夏小姐搭戏啊,王导演你不是要开新片吗,我最近正好有闲啊,不如我来做男主角好不好?”

    王京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道:“啊呀,你当我跑这么急叫你做什么,就是要和你说这件事啊,我这部新片叫《我爱罗兰度》,男主角选的就是你啊。”

    陈柏祥有些不信,香港虽然小,笑道随时都可能会碰到熟人,可哪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不但碰到了熟人,而且还是一个给自己送来角色的熟人。

    疑惑地看着王京,道:“王导演,这可不能开玩笑的,我会当真的啊。”

    王京见他不信,换上了正式的口吻,道:“千真万确,比真金还真啊,我的确是要找你做这部戏的男主角,这样总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