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甘心

第2章 不甘心

看到苏岩因为疼痛晕死过去,苏明三人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明哥,依我看,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他打死算了,你父亲和我父亲都是长老,你父亲又是苏家唯一的修灵者,即便他那个天铸师的父亲回来也没有关系,家主不会为了一个废物与我们计较”

    苏祥眼中寒光迸射,竟然对苏岩起了杀心。

    “也好,这个家伙平时那么嚣张,语言上没少羞辱我们,如今丹田报废,沦落为真正的废物,杀了也就杀了”

    苏明脸色阴寒,作势向着床榻之上的苏岩走去,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拦住。

    “六哥,你拦我干嘛”

    阻拦苏明的正是那个青年苏英。

    “让他彻底变成一个废物岂不是更好玩”

    苏英脸上带着耐人寻味的笑容,另外二人顿时露出了解的神色,苏家乃是元武城的武学世家,家族之中无论男女,甚至连奴才丫鬟都习武,如今苏岩变成一个彻底的废物,生存在这样一个武学世家之中,一定会成为笑柄,这种心理上的折磨,远胜于直接将他杀死。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一闪便是出现在了房间之中,这是两个中年人,其中一人,身材魁梧,身高八尺,眉宇之间充满难以掩饰的霸气,另一位,手持折扇,脸色白净,倒像是一个书生,浑身散发这一股与常人不一样的通灵气息。

    以两人的眼力,自然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那书生模样的中年人脸上带着怒火,回身喝道。

    “混蛋,苏岩有伤在身,还敢来找麻烦,回头去我那受罚,还不快滚蛋”

    中年人声色俱厉,但是却对着三人连使眼色,三人顿时如蒙大赦,从房间之中走了出去,这中年人正是苏家唯一的一个修灵者,苏远胜,也就是苏明的老子。

    修灵者,和天铸师一样,是一种特殊的职业,非常的崇高,修灵者天生具有与常人不一样的灵根,他们能够将真气转化为灵气,这种灵气,对受伤者有着最好的治疗效果,如果一个野外团队之中多了一个修灵者,就会是队伍大大的福音,苏家虽为武学世家,但是却也只有这么一个修灵者而已,可以想象修灵者的珍贵。

    苏远胜大步来到苏岩的床榻之前,用手指搭在苏岩脉搏之上,一股精纯的灵气顺着苏岩的经脉进入他的体内,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苏远胜才停了下来。

    “怎么样”

    那一脸霸气的中年人乃是苏家的家主苏远山,紧张的问道,似乎对苏岩很是关心。

    苏远胜随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无奈的摇了摇头。

    “丹田彻底报废,终身将不能习武,我已经利用灵气帮助他修复其他伤势,保住性命不是问题,哎,苏家的天才,可惜了”

    听了苏远胜的诊断,苏远山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心中还是一颤,随即大袖一甩,一句话没说就走出了房间,没有人知道这个先天境九重天的家主心中在想什么。

    “欧……啊,欧……啊”

    一阵驴叫,苏岩就看到一头雄壮的黑驴对自己齿牙咧嘴,同时伸出一只金色的蹄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口吐人言:“傻帽,驴大爷这一脚舒服吧,欧啊欧啊”

    “我操你姥姥”

    苏岩大喝一声,身躯一震从床上坐起,努力活动一下身子,发现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蠢驴,竟敢到梦中嘲笑爷爷,最好不要被爷爷抓到”

    苏岩甩了甩有些发胀的脑袋,走下床榻,突然想起自己昏睡前发生的事情。

    “不知道我昏睡了多久,身上的伤怎么不疼了,真是奇怪,肯定是那个苏远胜给我疗伤了,修灵者真是厉害,灵气比神丹妙药的效果还好,不知道有没有把我的丹田给修复”

    苏岩连忙内视查看自己的丹田,这一看,彻底愣住了,此刻的丹田,已经完全破碎,再也无法修炼真气。

    一股怒火升腾而起,此刻的他,眼神冰冷的能够冻死一头大象,对于苏明三人的恨意已经远远超过了那头黑驴。

    “废物,又是废物,我不甘心啊”

    苏岩发出沉闷的咆哮之声,浑身散发出一丝戾气,身躯颤抖,两只眼眸竟然渐渐变得血红,一时之间,无尽的屈辱,万念俱灰。

    陡然,原本破碎不堪的丹田忽然震动了一下,如今,丹田的任何变化都牵动着他的神经,连忙将全部的心神都注意到丹田之中。

    只见原本空空如也的丹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绿芒,这绿芒的出现,立刻让苏岩热泪盈眶,接着就是破口大骂。

    “混蛋,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老子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要不是你,老子怎么会进入这废物的身体,要不是你,老子又怎么会被驴踢,老子在武当山好好当我的小道士,耍我的太极拳,关你屁事,关你屁事”

    苏岩大声怒吼,最后直接咆哮起来,眼中更是闪现泪花,在这个世界上,他虽然是一个天才,但是心却是孤独的,所以,他故意表现出傲慢,不和任何同辈结交,在其他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讨人厌的人,一个自命清高的人,苏岩的咆哮声音很大,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进来看一眼自己,这就是世态炎凉。

    苏岩的思绪终于回到了两年前,他从小就是一个孤儿,跟随自己的叔父长大,大学毕业后自己的女朋友跟了一个大款,苏岩一怒之下去了武当山当了道士。

    在武当山上,苏岩每天早上都要在最高的山峰上练习太极拳,这几乎成了他每天必备的功课,武当的太极拳博大精深,最能够锻炼心性,苏岩天赋极高,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将武当的太极拳熟记于心,不过也只是只得其形不懂其意。

    那天,苏岩正沉寂在练拳的意境之中,突然听到一声嘹亮的鸟鸣,就看到一只虚幻的绿色飞鸟在自己不远处盘旋起舞,那飞鸟,好像是完全由绿光组成,美轮美奂,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飞鸟,不由被其吸引,他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抗拒那绿色飞鸟的吸引力。

    而那飞鸟似乎是专门为苏岩而出现一般,向着苏岩的头顶飞去,就在这时,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陡然响起一声炸雷,接着,璀璨的闪电精光耀眼,化作一道巨大的五彩电蛇,电蛇乱舞,将虚空撕裂出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就像是一个荒古蛮兽的大口,一下就将苏岩连同那绿色飞鸟给吞噬。

    绿色飞鸟变成一道绿芒,被苏岩意志消散之前牢牢的抓在手中,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世界,这是一个能够修炼的世界,苏岩知道自己穿越了,这种无厘头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他的穿越,似乎改善了一个多病少年的体质,从此修炼神速,两年时间达到后武境六重天的境界,成为苏家第一天才,直到如今被野驴踢破了丹田。

    此刻,再次看到那绿芒,苏岩情绪无法抑制,咆哮一阵之后也是渐渐恢复过来,开始将所有的精神都注视到那绿芒身上。

    绿芒璀璨,苏岩可以肯定,这绿芒是他见过的最绿的东西,那绿芒陡然一震摇晃,一时间,整个破碎不堪的丹田被碧绿色的光芒给覆盖。

    绿色光芒好像拥有无限生命一般,原本死寂的丹田开始蠕动起来,渐渐有了愈合的迹象。

    “不是吧,这绿鸟,不对,这绿芒难道要帮我修复丹田”

    苏岩眸光生辉,屏住了呼吸,绿芒似乎知道苏岩心中所想一般,将整个丹田都给覆盖,一时间,无数的绿光交织成丝丝缕缕的大网,绿光交织的地方,一股一动,无穷生机开始钻入破碎不堪的丹田之中。

    绿光越来越旺盛,这是一个很奇妙的景象,如果把丹田比作的一片大地的话,那么这片原本昏暗的大地在这一刻变成了碧绿色,苏岩神经有些麻木,那绿光交织成的大网,终于将整个丹田都给覆盖,大网仿若脉络,源源不断的提供生机,那原本已经碎裂的丹田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苏岩强忍着大叫欢呼的冲动,继续将心神全部注视到丹田之中,正所谓破而后立,涅槃重生,苏岩现在正是在进行着这样一个重生的过程,并且这个过程没有丝毫的痛苦,这一变化,足足进行了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丹田被彻底修复,连之前被驴踢出的破洞都给完全补上。

    “我不是在做梦吧,那绿鸟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有如此功效”

    苏岩英俊的面孔上依旧是浓重的不可思议,仿若在梦中一般,他用手使劲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嘴角一阵抽搐,才发现这竟然是事实。

    “哇嘎嘎”

    下一刻,一连窜快意的大笑从苏岩的房间之中传出,这笑声不像是人发出,仿若一只乌鸦被人掐住了脖子,又好像一个老嫖客扒光了一个绝世美女,赤裸的站在自己面前,那种快意之中带着浓烈的小人得志。

    “疯了,这人恐怕是真疯了,肯定是不能接受被驴踢破丹田这个事实”

    “这厮的笑声怎么这么淫贱,我怎么感觉不像是被驴踢破了丹田,倒像是踢中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