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神秘画卷

第2章 神秘画卷

山坡之上,风,依然在吹。而梁榆由山风带起的思绪,仿佛又随着这一阵风逐渐减弱,返回到现实当中。

    实际上,关于与郑素的婚约,梁榆虽然一直没有见过这名风声颇为不少的女子,但在记忆之中,却是存有了那么一个概念。那……是他的未婚妻。

    不过伴随年龄的增长,知道自己极有可能无法修炼灵力此等玄妙之物后,对于这一桩婚事,梁榆的心思也随之发生了些许转变。

    既然是不能踏入修灵一途,比起同床异梦,还不如趁着还没有感情基础了解这一段称不上是姻缘的姻缘好了。

    这样的话,对哪一方都是好事。毕竟协商解决,虽说对脸面终究会有影响,但绝对不会太大。至少……不会像如今这般,让自己还有家族又一次成为城中之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郑素啊郑素……你又为何这般着急地接触婚约之事呢。你不愿与我这个凡人扯上关联,但又何曾想过,我梁榆根本没想过去高攀你这个天才妻子呢。”不高的声音,淹没在山风之内,梁榆嘴上叼着的青草依旧在微微嚼动,仿佛刚才并没有人说话,他一直都是在品尝着口中淡淡的苦涩一样。

    虽然自己那天的话语让父亲和爷爷感到一丝欣慰,但郑家如此表现也让梁家在陆阳城沦为笑料,梁榆知晓他们心中亦是不好受。

    “呸!”梁榆吐出口中的青草,望着天空深吸一口气。

    话虽如此,但要克服眼下的困难并不容易。但无论如何,只要有一丝希望梁榆还是要继续尝试。

    因为梁榆今年已经十八岁了,能否踏出关键的那一步成为灵士,也看这几年了。等过了这等对灵力最为敏感的年龄,日后他若要凝聚本命灵火会比现在还要难上数倍不止。

    梁榆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准备返回城里。

    “回去再试试吧,或者再查查书籍,总有那么一丝机会的。”梁榆心中安慰道。想完,便迈步往城里走。

    梁榆一边走,一边暗暗思量凝聚本命灵火之事。

    方法他也试过多种,灵药也服下不少,但其实终究是因为自身的问题,寻常外物对自己并没有多大作用。

    就在此时,一阵妖兽的喘息声从梁榆身后传来。

    梁榆眉头一皱,急忙转身,而后顿时愣了一愣。

    只见一头身形似狼但却有虎兽条纹的黝黑巨兽,正瞪着猩红的双瞳,从中透出丝丝寒意,嘴角更是有些涎液滴落,在地上发出“啪嗒”的响声。

    “二级妖兽,虎狼。娘的,真是人的运气一背起来,什么事情都能遇上。”梁榆脸色一变,心中骂道。

    这等妖兽平日都只在附近的深山中生活,极少走出。而且即使有妖兽出来附近溜达,一般都是一级妖兽,相当于人类炼体境的实力,只要有武器,倒也无须惧怕。

    只是眼前这头虎狼,不仅是二级妖兽,相当于人类启灵境的实力,而且在二级妖兽中还是实力较为强悍的那一类。如此一来,情况便更加不妙了。

    梁榆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缓慢地后退了一步,伺机逃跑。

    虎狼似乎看出了梁榆的想法,但它却任由梁榆动作,因为它很喜欢那种猫捉老鼠的感觉。

    眼前的少年必定跑不过自己,等他筋疲力尽之时,再慢慢地将满脸惊恐却无力反抗的梁榆吃掉,那对它而言是一种享受。

    突然,梁榆快速转身,将自身的速度发挥到极致,拼命地跑了起来。

    虎狼晃了晃它那硕大的脑袋,忽然目光一凛,四肢便动了起来,风驰电掣。

    梁榆几乎脚不沾地地快速向前奔跑,只要接近陆阳城,有人发现他,那他得救的机会便大大增加。

    虎狼亦是猜到梁榆心中所想,没打算如他所愿,不断逼迫梁榆偏移回城的方向,让他反而朝着大山跑去。

    梁榆见状,心中又气又急,但却无可奈何。

    虽然这头虎狼现在这般捉弄自己,但他完全相信只要自己一停下脚步,那头虎狼便会紧随扑上。

    随着梁榆越来越接近大山,身边的草木也是多了起来。

    梁榆的身躯在凡人当中已经算是非常强壮,但经过时间的点滴流逝,身上的衣服多处被树枝刮成布条,身上更是留下了不少伤痕。

    在如此快速地奔跑下,豆大的汗珠从梁榆头上哗哗流下,身体也是疼痛异常。但他无法停下脚步,只能一直向前跑。

    如此这般,持续了约莫一刻钟。

    梁榆眼看马上要到大山了,进去里边自己只会更加没有活路,便目光急切地在四周扫视起来。

    就在此时,附近的悬崖边上有着数块凸出的石块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些石块并不显眼,若是平时根本无法发现,但在快速奔跑的梁榆看来,那似乎刚好构成了一条暗路,看样子是通向下方的某一处。

    “下面有山洞?”梁榆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紧跟在梁榆身后的虎狼见越来越接近大山,也不打算继续和他玩下去,若果被其他二级妖兽发现,说不定还要分它们一份,它可不愿干这种事。

    下一刻,虎狼的速度骤然增快,张开血盘大口对着梁榆扑去。

    梁榆也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那阵劲风,一咬牙,立即转向,朝着那几块石头跑去。这种危机关头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先避开这头虎狼才是头等大事。

    梁榆一脚踏上那凸出的石头,连蹬数下,向着下面冲去。

    虎狼迟了一步,扑了个空,随即对着悬崖下方发出几声愤怒的嘶吼。

    “果然,这是会通到下面某个地方。”梁榆在踏上这些石头以后,如他所料,这是一条暗路。

    梁榆冲了下去以后,知道虎狼不可能追上来了,便放慢速度。在保持谨慎小心的情况下,倒也没有出什么意外,而后一个隐藏在数块巨石下的山洞便出现在眼前。

    山洞的位置极为隐蔽,周围亦有草木、巨石遮掩,若不是刻意寻找,根本无法发现。

    梁榆一跃进去山洞里边,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此刻梁榆倒没有心情去享受这些,他脸色苍白,咬了咬牙,强忍住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警惕地打量着眼前的山洞。

    此处似乎是一个天然洞穴,并不是很大,只是里面有一些昏暗,看不清全部。

    过了好一阵,里面并没有任何反应。梁榆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靠在洞口闭目休息。

    待身上的疼痛缓了一些,梁榆睁开双目,将目光投向里面的阴暗处。

    他沉吟了一下,便缓慢地迈步朝里边走去。

    但就在其前行的过程中,他的脚步蓦然一顿,前方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

    梁榆眼睛转了转,思索了一阵,便继续向着那闪光之处走去。

    几步之后,梁榆在那闪光之处前方蹲下,凭借着外面透入的光线,发现那是一个似金非金,似铁非铁的盒子。

    梁榆先用旁边的一块石头碰了碰那个盒子,发现并无什么异常之处,而后才慢慢伸手将盒子捡起。

    那盒子虽然只有普通大小,却异常沉重。

    梁榆将那古怪的盒子拿在手中端详,只见上方有着一枚小金锁将其锁住。

    出于好奇心的驱使,梁榆随手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头,用力敲了一下。

    咔嚓。

    金锁便被敲开。

    梁榆看了看金灿灿的小锁,并没有将它捡起,而是动手将盒子打开。

    下一刻,一张泛着紫光的卷轴出现在他的眼前。

    “功法?灵技?”梁榆脑海中自主浮现这两个词语。

    梁榆心中一喜,虽然自己还没成为灵士,但得到此等宝物也是一个好兆头,要知道即便是最普通的功法与灵技也是值不少灵石的。

    就待梁榆准备打开察看之时,动作猛地停住,然后将卷轴重新放回盒子当中。

    梁榆轻呼一口气,露出一丝苦笑,轻轻摇头,道:“唉,差点忘记了,若没有启灵境的修为就这般查看功法与灵技的卷轴,自身经脉被废,从此不可能踏入修灵一途不说,重则立刻丢掉性命。看来今天的运气实在说不上好啊。”

    梁榆把盒子放在一边,借着那些昏暗的光线,将目光移向四周。

    忽然,梁榆瞳孔猛地一缩,一具骸骨映入他的眼中,惊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看清那只是一具骸骨以后,梁榆松了一口气,但胸膛依然因为刚才的惊吓而有些起伏。随后他的视线重新落在眼前的骸骨上边。

    只见这具骸骨之上有多处粉碎并且变成黑色,梁榆仿佛能够看到此人死前所经历的巨大痛苦。

    但怪异的是,这骸骨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痛苦痕迹,反而似乎带着一丝嘲讽。

    只是不知,他嘲讽的是究竟是自己还是何人。

    此时,梁榆的余光似有所察,移向旁边的一个小水洼上。

    那里,正漂浮着一副古卷图画。

    梁榆抬眼往上看,发现山洞顶部时而有水珠渗出,而后滴落。随后也不多理会,将目光收回,重新投到那幅画卷之上。

    他并没有立即将画卷取走,而是打量了它与一旁的骸骨好一阵以后,才伸手将其拿起。

    “看模样应该也在这里浸泡很久了,竟然也没烂。寻常的画卷,一下子就泡烂了,这东西应该是一件宝物。”梁榆摸了摸下巴,口中喃喃自语。

    梁榆随即将那幅画卷展开,发现上边的背景一片漆黑,而在那片漆黑当中,隐隐约约有着九个黑影。

    这些黑影似龙、似狼、似狗、似虎、似狮、似龟、似鱼等,形象各不相同,很是怪异。

    梁榆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似乎并不是一幅画,而是一把钥匙,一把可以通向未知世界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