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剑灵山

第2章 剑灵山

东逝流水,叶落纷纷;

    安冉醒来后,求生欲让她不敢说出真名,亦不曾说过一句话,渔民夫妇以为是个哑巴,顿生怜悯,因为救他的那天正好是中秋节,因此叫他十五,将其视作儿子,关爱有加;

    刚开始那半年,每天晚上噩梦不断,时常半夜惊醒,身上尽是冷汗,满脸惨白,双眼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两年后救安冉的渔民夫妇一次外出打鱼遇上了疾风,船沉大海,尸骨亦未找到;

    “从今以后只能靠我自己了”

    安冉站在沙滩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喃喃低语;

    “从今以后,世上再没有安冉,也没有哑巴,也没有十五,人不狠则无命,我叫吴狠,我必须活下来”

    吴狠咬着嘴唇,眼泪再眼睛里打转,就是没有流下来,跪在了沙滩上,朝着大海磕了三个头,感谢渔民夫妇对自己的救命及这两年的养育之恩,拍了拍膝盖上的沙子,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走的是如此坚决,娇小的身影此时犹如一把利剑倒影在沙滩之上,狂风骤起,衣袖飘动,小小的身子分毫未动,这是一颗多么坚决的心;

    从此七岁的吴狠开始风餐露宿,忍饥挨饿,被村民赶,被小孩丢石头,被狗追,偷过鸡,讨过饭,运气好时,能够遇到善良的老太太给个馒头,运气不好时,只能躲在山里吃野菜,饿到不行时,只能爵着树叶,运气好,还能抓到一只小鸟或者山鼠之类的,哪怕没有火,生吃,这都已经算是大餐,极品美味;

    绕是如此艰辛,为了生存,吴狠没有一句抱怨,多少次卷缩在角落,眼泪在眼睛打转,就是没有掉下来,哪怕只是七岁,此时的他毫无稚嫩,有的只是生存下去的强大意念;

    无数个烈日,无数个狂风暴雨,无数次冰天雪地,无数次头破血流,无数次浑身是伤,就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想起飞泉山上的那一幕,还有那冤死的父母,九族,心中就再次的燃烧起了熊熊烈焰,咬着牙,吞着血坚持了下来;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七年,吴狠已经十四岁了,脸色黝黑,身板不仅没有因为营养不良发育不好,反而经过岁月的捶打,变的非常的扎实,眼眸里没有稚嫩和懵懂,那双眼睛变得更明亮,更锋利,每一次闪动就犹如一柄利剑,势要破灭苍穹;

    将兽皮在集市上出售后,得到了一点碎银子,买了套干净的衣服,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破败的龙王庙;

    二年前,流浪在外的吴狠回到了帝都,此时的他已经无人认识,又有谁会将这么一个小叫花子和昔日赫赫威名的长平侯武靖联系在一起,何况他已经被皇帝亲手丢到了飞泉山下,万丈悬崖,谁又能活的下来,何况区区五岁稚童?

    但他就真活下来了,带着仇恨活下来了,帝都是他生命开始的地方,也是生命结束的地方,更是重生的地方,他必须在这里亲手了解他的所有仇人;

    虽然此时力弱,但他可以忍,可以忍到那一日,所有的痛苦和冷眼都承受住了,这点时间又算的了什么;

    他知道他的机会在哪里,作为东洲的国教御剑宗每隔十年广招一次弟子,但皆为外门弟子,除非天赋极高,否则无法进入内门,而内门弟子,除非有天大的机缘,否则百年一次,而两年后正是百年一遇的内门弟子招录,对弟子的身份出处没有限制,年龄十五岁以下,只要经过五色水的时候,五色水颜色变化在二色以上就可以成为一个修行者,经过一年时间的修行,剑之气达到六段,即可参加折柳赛,过关者就可以成为御剑宗的内门弟子;

    他要复仇,机会只有这个,御剑宗被称为五洲第一宗门,实力远在西州天煞宗,北州寒天宗,南洲五皇宗,中洲极乐岛之上,只有让自己变的强大,才有可能达成自己的心愿;

    所以这两年来,他通过到郊外打猎,砍柴,给人打短工,勉强度日,虽然还是被其他小孩冷嘲热讽的歧视,被狗追,但也比前几年过的舒服了一点点,至少有个固定的地方住了下来;

    “明天就是御剑宗广招内门弟子的时候了”

    吴狠望着帝都西面的剑灵山,御剑宗就在剑灵山巅,剑灵山位于帝都的西侧,和帝都东侧的飞泉山刚好形成对称,成为了坐落在两山中间帝都的天然防御;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未升起,吴狠就从龙王庙出发,刚到剑灵山脚下,就已经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想来前一天就开始有人在山脚下等待了,在登记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随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这不是那个小乞丐么?”路人甲;

    “就是,这种贱民怎么也来了?”路人乙;

    “修行者身份尊贵,怎么能有贱民呢?”路人丙;

    “还换了身衣服,也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路人丁;

    “就是。。。就是。。。”路人X;

    “快看,贱民既然还有名字,吴狠,哈哈,吴狠,搞笑”路人XX;

    吴狠早以习以为常,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什么地方都有,何况是这种地方,闭上了眼睛,无视他们,来此处的平民子弟也很多,但是平常忍气吞声惯了,反正也不是冲着自己骂的,集体沉默了下来;

    “御剑宗是国教,就是皇帝陛下到了御剑宗也要客客气气,规规矩矩,你们是什么东西?”一个女子的声音破空传了过来,嘈杂的声音瞬间停了下来“何况御剑宗一向不问身份出处,他是小乞丐关你们什么屁事,有意见可以滚”

    如此鹤立鸡群的声音,哪怕是心如止水的吴狠此时也忍不住的睁开眼睛望去,说此话的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女,穿着一身玫红色的衣裙,双手叉腰,无视所有人的讥讽;

    “你又是什么东西?”

    素色少年推开了人群,走了出来,指着玫红色衣裙的少女呵斥起来;

    “你又是什么东西,敢对凌燕郡主如此说话,嫌命太长了”

    站在少女身后的中年男子嗖的一下,拔出了长剑,指着说话的少年,杀气四溢;

    “他是三等公王铮的儿子,王琰”

    少女身后的另一名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声音刚落,远处的吴狠握紧了双拳,牙齿嘎嘎的作响,就是这个王铮卖友求荣,就是他将自己送上了断头台;

    “王铮又是什么东西”

    拔剑的中年男子瞪了眼同伴怒斥道,一声怒斥让极近暴怒的吴狠冷静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对不起”

    王琰听闻是郡主,气势明显的矮了一截,眼前的男子又如此强势,握了下拳头,躬身退到了旁边;

    鹤鸣之声从山巅之处传来,数柄长剑从山巅云层处流光溢彩的飞来,蓝袍弟子仙风道骨的站在了飞剑之上;

    “这就是御剑飞行”所有人再次的欢呼了起来;

    “你们都先回去”

    凌燕郡主转身对着两位护卫斩钉截铁的说道,两人看山门已经打开,御剑宗的弟子已经出现在山门口,确认无危险之后,默默退下,他们都是御剑宗的外门弟子,御剑宗的规矩他们都懂;

    (新书幼苗,急需您的收藏和推荐,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