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粗人品鉴不来

第3章 粗人品鉴不来

唐饶本来是不打算再找姜琅月的,毕竟根据原来那个唐饶的记忆,确实是他自己先作的死。

    要不是伸手想去摸姜琅嬛,也不至于被姜琅月一脚踹碎了玩意。

    但是看到姜琅月如此狂妄的跟白玉书说话,唐饶不爽了。

    虽然白玉书不是他真正的母亲,但唐饶却可以从她身上感受到浓烈的母爱。

    他不想看到白玉书受到伤害,语言上的伤害也是伤害。

    “妈……说什么呢?”唐饶轻咳了一声。

    三个女人都是一惊,六只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走下楼梯的唐饶。

    “小饶,你怎么出来了?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事情我来解决。”白玉书立即说道,她怕小饶这个时候见到姜琅月情绪会不稳定。

    至于姜琅嬛,脸色有些发白。

    姜琅月也没说话,再次见到唐饶,她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歉意的。

    毕竟,自己那一脚实在是有点过了。

    严重一点说就是:绝了唐家的种。

    “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下来走走活动一下。”唐饶冲着白玉书笑道,也没看姜琅嬛和姜琅月,直接便是坐到了沙发上。

    “陈妈!”坐下之后,唐饶大喊了一声。

    “少爷。”陈妈立即从厨房走出来。

    “家里来客人了,泡点茶。”唐饶笑眯眯的吩咐道。

    陈妈看了一眼白玉书,看到白玉书没什么表示后,点了点头应道:“知道了少爷,马上就好。”

    “来,都别站着了,上门都是客,坐下聊。”唐饶随意看了姜琅嬛和姜琅月一眼,语气平淡。

    姜琅月眉头微蹙,唐饶这家伙想要搞什么?

    至于姜琅嬛,欲言又止。

    “不用坐了,我们是来解决事情的,事情解决完就走。以后的话,如果能不见面,那是最好。”姜琅月看向唐饶,哼了一声说道。

    “小月啊,咱们怎么说,也算得上是老熟人吧?”唐饶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姜琅月说道。

    唐饶的诡异让姜琅月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家伙……为什么会如此平静?这明显不合常理。

    “熟人算不上,我倒是巴不得没认识过你。”对于唐饶,姜琅月从来就没有过半点的好感。

    纨绔、花心、十足的人渣。

    “这样啊……”唐饶翻了翻眼皮,“那行,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也不客气了。”

    说着,唐饶便是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嗯,先打110报个警,你对我做的事情,怎么也及得上个故意伤害罪,判个五六七八年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再不济,搞臭你姜家名声,也是不错的选择嘛……”唐饶嘀咕着说道。

    跟你唐爷玩?也不看看你唐爷是什么人?

    九界七十二域,玩手段,唐爷就没输过。

    知道别人都怎么称呼我吗?唐老黑,心狠手辣点子黑。

    毫不夸张的说,你家唐爷我吃过的盐巴,还真比你吃过的饭多。

    “唐饶,不要!”姜琅嬛立即喊了出来。

    这件事情要是公开处理,对琅月会非常不好,同时对姜家的声誉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你要是不怕丢人,我随便。”姜琅月盯着唐饶,她不相信唐饶会真的报警,除非他不要脸面了。

    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你唐饶是个太~监。

    “我有什么好丢人的,反正琅嬛是我未婚妻啊,有什么好在意的。啧啧啧,到时候外人会说,哎呀呀,姜家凤女嫁了一个阴阳人守活寡。你可怜的姐姐,可不知道要被多少人指指点点呢。”唐饶一脸笑意。

    至于他的手,已经放上了拨号键,摁下了两个1。

    “唐饶你这个人渣!”姜琅月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至于白玉书,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儿子。

    小饶这小子居然能够拿捏住姜琅月,真是不可思议。

    这小子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骂街就不对了,大家都是文明人。怎么样,是坐下来好好谈,还是我摁下这个0?”唐饶将手指放到拨号键0上面,一脸诡异的笑容。

    “小月……”姜琅嬛拉了一下姜琅月,轻轻摇了摇头。

    “好,说你的条件!如果是让我跟我姐伺候你一辈子,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姜琅月噔一声坐下,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吃香货了?白给我都不想要。”唐饶啐了一声,如此彪悍,娶回家都是个恶婆娘。

    姜琅月脸色发青。

    “首先呢,我们来说说你踢我这个事情。”唐饶一秒变脸,刚才还笑眯眯的,瞬间就黑了下来,“你知不知道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知不知道我的内心有多痛苦?多彷徨?”

    唐饶连续几个问题让三个女人都是无言以对。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了?

    “对了妈,刚才你给我炖的那根老参多少年份的?”唐饶看向白玉书问道。

    “额,一百七十年左右。”白玉书不知道唐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便是说道。

    “行,那我也不跟你瞎哔哔了。”唐饶突的又看向姜琅月,“给你一个亲情价,给我弄一百根不低于两百年参龄的野山参,那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唐饶的要求让姜琅月一脸漆黑,两百年份的野山参,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你还要一百根,我上哪里去给你弄?

    “按照现行的市场价,两百年份的野山参在一百万上下,我直接给你两个亿,这事算了了!”姜琅月皱着眉头说道。

    “你觉得我们唐家很缺钱吗?”唐饶一脸不屑,“反正我不管你是去偷去抢,三天之后我要见东西,不然的话,你就别怪我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了!”

    “你!!”姜琅月眼皮子直跳,一口银牙咬得嘎嘣直响。

    “没其他事我就不送了。”唐饶翘着二郎腿,送给姜琅月几个白眼,直接撵人。

    “取消跟我姐姐的婚约,我答应你。”姜琅月起身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姐姐绝对不能嫁给唐饶这种人渣,况且这人渣现在连那功能都没有了,正如唐饶所说的,嫁过去就是守活寡。

    “这事再说,陈妈,送客!”唐饶扁了扁嘴,看向端着茶盘过来的陈妈。

    陈妈微微一愣:“少爷,那茶呢?”

    “文人雅士喝的东西,有些粗人怕是也品鉴不来。”唐饶摆摆手,一脸的人畜无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