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表彰大会!

第6章 表彰大会!

半盆子的肉配上酸辣的白菜帮子,吃的张东升满头的大汗。

    肚子鼓鼓的,整个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满足,有一种很难得的真实感。

    说实话,张东升穿越过来也有好几天了,但是,总觉得像是在做梦,好像梦一醒来就又回到了2019年。

    所以他对这个年代,没有归属感,对这个众人嘴里的时代彩管公司,也没有归属感。

    “好饱呀!”

    打了一个饱嗝,张东升满足的摸了摸肚子,这年头的猪肉香的很,那怕是王喜娘捡的白菜帮子,炒起来一样喷香。

    不管在前世还是今生,对于张东升来说,什么都是假的,唯有美食带来的满足愉悦感,那是什么都无法代替的。

    “你呀,这段时间肯定是吃苦了,我看到白菜帮子就要吐酸水,我都吃了三四个月的白菜帮子,你要是喜欢吃,明天我再给你带,反正你送来的肉还有不少……”

    王喜笑眯眯的,看到张东升这模样,似乎特别的开心。

    而且也不顾张东升的推辞,说是明天还给他送点吃的,反正家里肉还不少,白菜帮子也不少。

    吃的太饱了,张东升借着送王喜离开的时候,走出宿舍去散步。

    江城虽然是省会城市,但是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的时候,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路灯把人的影子拉的老长!

    走在并不宽的人行道上,张东升忍不住像街道两边张望。

    这房子大多是二三层高,超过六层的一般都是企业或者公司用地,而在人行道两边冷冷清清的只有张东升一个人在散步。

    走了大约一二十分钟后,张学东准备返回的时候,看到马路那边有人在踩三轮车。

    借着昏暗的灯光,张东升愣住了。

    那人他认识,好像是王喜的父亲,六十多岁原来彩管厂的老工人,听王喜说过,一辈子都在这厂里工作,退休后才让王喜顶上的。

    三轮车后面好像是一堆废纸箱,甚至还有一些矿泉水瓶子,他在捡垃圾?

    张东升一下停住脚步,想起自己曾经见过王喜的父亲,那是一个没事喜欢练书法跳舞,貌似活的很优雅的老人。

    但此时生活的压力……

    张东升马上转身就走,两人隔着一条马路,只要自己离开了,王喜的父亲也不会看到,毕竟他半夜出来,就是不想让看到这一幕。

    自己能做的,就是善意的视而不见。

    散步回来的路上,张东升只用了十多分钟,他走的特别快特别的急,像是有一股子戾气让他无处发泄。

    特别是回到宿舍里,一推门就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肉味,让他的心里有些许的难受。

    国企的工人日子过得苦,但是他们又很善良,特别是王喜,宁愿家里过得苦一点,待自己却是像兄弟,让人动容!

    这一晚上,张东升听到隔壁床上同事的呼噜声,他翻来覆去有点睡不着。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被人迷糊推醒,告诉他上班快迟到了。

    等到张东升去了车间打卡,就看到一群人被集中起来开早会。

    而他被人推到最前面。

    刘朋兴此时难得在几百号职工面前,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在工作场合,都是板着一副脸,十分威严的模样。

    “这次开会,长话短说,主要是表彰工程技术部的张东升同志,攻克了四号线的难题,公司领导决定给他开一个表彰大会,号召大家像他学习……”

    张东升耳朵里听到刘朋兴的话语,就看到下面无数熟悉的面孔,都羡慕的看着他,人群中还有王喜昨天一起聚会的几个人。

    这会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王喜更是举起手,冲着他挥手,喜悦充盈在脸上,显得异常的高兴。

    下面的人多,此时不少人在低语,嗡嗡的声音张东升听不清楚,但是却突然看到不少人在鼓掌,热烈的掌声像是雷鸣一般。

    每个人脸上都在笑,有人踮起脚尖,有人冲他欢呼,那模样是张东升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

    台上的刘朋兴很高兴,这是大好事,是激励人心增加车间凝聚力的大好事,所以就得格外的重视起来,抓典型,让公司里涌现出更多的先进人物!

    接着是万国庆上台讲话,这还不算,对张东升狠狠的夸了一番。

    那话语,让张东升有点脸红。

    比喻什么,利用休息时间钻研学习技术,废寝忘食的研究四号线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把公司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反正都是赞扬张东升有觉悟,一心一意为公司着想等等。

    说的张东升耳根子都红了,有些害臊,觉得这刘朋兴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高,他是从哪方面看出来,自己一心一意为公司着想了?

    他不过是想离开公司,顺手帮了一下忙而已,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就变成整个公司的模范了?

    不过后来,刘朋兴还是说了点张东升爱听的话语,那就是公司给奖金,奖金异常的丰厚。

    一千块现金奖,然后就是每月有五百的额外奖金,这可是一笔巨款!

    鼓掌,热烈的掌声响起来,张东升觉得,那些职工眼中的狂热,更多的是因为他手中的钱。

    一千块钱,都是崭新的十块钱一叠,厚厚的非常有分量。

    就像是后世那一万块钱拿在手里的感觉,不,比一万块感觉更多。

    张东升揣在兜里,都感觉沉甸甸的,以至于上班的时候,他走到哪里,都有人笑着冲他客气的点点头,更有人偷着和他打招呼。

    王喜更是忍不住和周围同事吹嘘。

    “看吧,我就说东升厉害,和我们不一样,看他多厉害,都成了我们车间的大功臣!”

    “可不是,我就看张技术员,人才好有能耐,一看就是有本事人的!”

    “关键是没架子,还和我们一起吃饭喝酒,特别平易近人!”

    ……

    这样的低语声音,不时都可以传到在车间里行走的张东升的耳朵里,而此时的却站在窗户边,手放进兜里,摸着那一千块钱。

    心里却是在盘算着,这下有钱了,是不是说,随时都可以离开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