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滚开

第3章 滚开

郑涌望了眼李贵福,目光中带着询问的意思,李贵福点了下头,郑涌会意,这次他主动攻向了何鱼,何鱼双拳齐出,真元在体内快速窜动。

    砰砰砰……两人的交战造成了一阵阵沉闷的声响,忽而郑涌用胳膊挡下何鱼的拳头,忽而何鱼用胳膊挡下郑涌的拳头,忽而两人的拳头强硬地撞击在一起,两人的真元也在进行一阵阵的碰撞,无形却激烈。

    郑涌和何鱼接连交战了十几个回合,依然不分伯仲。

    李贵福看得很郁闷,心想:“这个小贱人究竟是练的什么武功,怎么如此霸道。”按捺不住的李贵福准备亲自出手了。

    这时,在一些村民诧异的目光中,李贵福肥大的身体竟突然从马上纵身而起,凌空扑向何鱼的后背,准备偷袭。

    江君郎及时反应,冲上前挥出拳拦截李贵福,“砰”的一声闷响,江君郎的拳对上李贵福的掌,李贵福安然无恙,江君郎却被震飞倒地。

    “武修!”江君郎在心里感叹一声,李贵福这个狂妄的胖子竟然也是武修。

    虽然江君郎修炼武道已经十年,但到现在还只是个武修学徒,难以抗衡身为武修的李贵福,何况他身上本来就有伤痛。

    不过江君郎的这次出手,阻止了李贵福偷袭何鱼的阴谋,如果不是他及时出手,正在迎战郑涌的何鱼,再被李贵福偷袭,就危险了。

    “妈的,臭小子找死!”李贵福怒骂一声,带着杀气朝江君郎逼近。

    江君郎赶忙从地上站起,虽然情况危急,但他并不担心,刚才他出手时就断定王老翁不会袖手旁观。今天是他穿越的第一天,第一天就披麻戴孝已经让他显得有点悲催,如果第一天就惨死,还是惨死在李贵福这种人手上,那他可能就是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

    所幸这种事没发生,如江君郎所料,王老翁走了过来,站在江君郎身前,推出一只手掌迎上李贵福击来的右掌,掌分,王老翁稳如松柏,李贵福却被击飞倒地。

    这一幕被何鱼和郑涌看见了。

    郑涌顾不得继续跟何鱼纠缠,赶忙跑到李贵福身边,将李贵福搀扶了起来,两人随即一起望向王老翁,神色都显得惊愕,眼中都带着忌惮,心中不约而同冒出一个概念:“通元中期!”

    打通元脉就能成为武修,而武修分为多重修为境界,第一重就是通元境,而通元境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个级别。何鱼、郑涌、李贵福都是通元初期的修为,王老翁的修为则是通元中期!

    “妈的,这里真是个小村庄吗?”李贵福心里质疑,一个小村庄而已,不仅有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武修,现在又冒出一个通元中期的老头来了。

    这时,村民里有几十个成年汉子拿起了鱼叉、短枪、大刀,将李贵福和郑涌围了起来。

    “干嘛呢,干嘛呢,尔等刁民难道真想造反?都不想活了吗?”李贵福大声呵斥,其实心里已经害怕,一个王老翁加一个何鱼,就不是他跟郑涌能对付的了,何况现在又冒出数十个拿着武器的成年汉子,他此时的呵斥只是在故意唬人,也是在为自己壮胆,别看他狂妄得一塌糊涂,其实这厮胆子小着呢。

    不等村民们作出回应,李贵福赶忙跟郑涌一起走出包围圈,再次大声呵斥:“今天……明天就给我将死人下葬,如果明天还没下葬,我就从县城调集官兵来拆了你们这个灵堂,到时那个死人可就死不安宁了!”

    不等村民们作出回应,李贵福望向王老翁问:“村长的房子在哪?”因为心里忌惮王老翁,此时他的问话倒是变得正常了些。

    王老翁指向练武场尽头的平房:“那里就是。”

    李贵福点头:“那房子是官府的,现在归我这个新村长住了。”

    十年前江德武来小渔村担任村长时,官府出了笔钱为他建了座不小的平房,既作为他的住所,也供村里人商讨事情储存物资,相当于是江君郎前世的村委会。现在江德武死了,李贵福成了新村长,那平房也就归他使用了。

    王老翁能理解这点,却指了下江君郎,对李贵福道:“这少年是江德武村长的养子,一直都住在那房里,能不能让他继续住下去?”村长的平房不小,有多个房间,就算李贵福、郑涌、江君郎三人住也绰绰有余。

    不过显然,李贵福不可能答应这样的事:“让他立刻搬走。”

    村民们闻言气愤,几十个成年汉子想要再次上前围住李贵福,却被王老翁阻拦。胳膊扭不过大腿,毕竟对方是官府任命的新村长,如果真闹起来,最后倒霉的还是村民,何况生活经验丰富的王老翁看得出来,李贵福这样的人能在这种时候跑来小渔村做新村长,说明这厮一定有比较厉害的背景。

    王老翁转身望向江君郎:“你搬去我那里住吧。”

    江君郎点头

    何鱼突然道:“搬我那里。”

    江君郎再次点头,这次点头的幅度更大。

    江君郎知道,王老翁本来是一家四口,有一个老伴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可惜儿子被海盗杀了,还剩下老伴和女儿,而且王老翁的家就是村里的医馆,天天都有村民在他那里看病,何鱼家里就不同了,她独自一人住一座平房,江君郎住她家更方便更安静。当然,这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相比于跑去跟王老翁一家子住,江君郎当然更愿意跟何鱼这个美女一起住。

    ……

    江君郎回到平房搬东西,王老翁带着几个村民给他帮忙,东西不少,毕竟他跟江德武在此住了十年。

    李贵福和郑涌一直在旁监督,主要是李贵福这厮心怀不轨,心里准备着,一旦江君郎拿出好东西,他就以公家财产的名义没收。可惜李贵福失望了,江君郎搬的东西虽不少,但好东西一件没有,倒是有几本武功秘籍,却都是供普通武者修炼的普通武功,李贵福抢走看了眼便没了兴趣,仍还给了江君郎。

    然而,江君郎没有好东西让李贵福看中,李贵福却看中了何鱼的一件好东西,确切的说,这是一匹好马,是一匹黑血马,顾名思义,这种马的鬃毛颜色像是黑色的血,黑血马比之前李贵福和郑涌骑的褐血马还要好些。

    这匹黑血马是一匹老马,曾跟江德武一起征战沙场,十年前江德武来小渔村时将它也带来了,它跟着江德武、江君郎一起在小渔村生活了十年,因为半年前何鱼以十五岁的年龄成为武修,江德武高兴之下将这匹黑血马送给了她。

    何鱼牵着黑血马,打算来帮江君郎驮运东西,结果当李贵福看到这匹马的一刹那,眼睛顿时就亮了,立刻冲上前:“这匹马归我了。”

    何鱼像看傻子一样瞥了眼李贵福:“凭什么?”

    李贵福道:“凭我是村长大人,你这马一定是官府财产,应该归我使用。”

    何鱼懒得搭理此人,冷冷说了句:“滚开!”

    李贵福顿时怒上眉梢:“你……”

    刚说了一个字,迎面便冒出一个拳头,何鱼直接对他动手了。

    “砰”的一声,来不及反应的李贵福,直接被这一拳给打趴在地,鼻子和嘴角顿时流出血色。李贵福伸手摸了下嘴角,看见手掌的血色后从地上蹦起,指着何鱼大叫:“你敢打我,你这个臭丫头竟然敢打我李贵福大人?郑涌,给我杀了他!”

    郑涌朝着何鱼走去。

    王老翁立刻站在了何鱼身边,江君郎犹豫一下后,也站在了何鱼身边,虽然他打不过对方,但作为一个男人,这时还是要摆摆样子的,何况何鱼是为了帮他驮运东西才把黑血马牵来。

    郑涌停下脚步,他从何鱼身上感应到一股杀气,杀气这种东西当然是无形的,只能凭经验和直觉感应,郑涌感应对了,别看何鱼是个十五岁的少女,却已经杀过不少海盗,养出了戾气,再加上她孤僻古怪的性格,戾气就容易转为杀气。

    即便是为人和善的王老翁,手下也有多条海盗的人命,当真把他惹急了,他下起手来也不会心软。

    李贵福对郑涌道:“快上啊。”

    郑涌走到李贵福旁边,扯了下李贵福的衣袖,然后朝着远处走去,李贵福皱了皱眉头跟上前。

    走到远处,李贵福沉声道:“你怕了?”

    郑涌道:“确实有点怕,公子,那个少女不好惹,那个老头更是有着通元中期的修为,你我二人不是他们的对手。”

    李贵福是知道这点的,傲慢道:“谅他们也不敢对我来狠的。”

    郑涌没说话,只是瞥了眼李贵福脸上的血色,意思很明显,刚才你被揍的那一拳难道是假的?

    李贵福道:“大不了我让家里再给我派两个护卫来。”

    郑涌小声提醒:“公子,别忘了你这次是为何来到这里做村长的。”

    “呃……”李贵福面露尴尬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