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应该有的属性——翟璐番外

女人应该有的属性——翟璐番外

初中的时候我是语文课代表,别的科目很差劲,但是语文一直很拔尖,所以这个职位也当了很多年了。

    我不喜欢频繁的换老师,可不幸运的是,毕业班我们语文老师又换了,毕竟我成绩没有进的了重点班,给我们这个班配的语文老师也不是很好。

    开学第一天我去他办公室抱新练习册,他特别能抽烟,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烟的皮肤都被熏黄了。我抱练习册的时候他让我顺便帮他把烟灰缸里的烟头一起倒出去,我其实心里不乐意,但是嘴上还是很甜的对他说,老师以后这些都我来帮你整理吧。

    我喜欢写作文,以前语文老师更愿意让我们背课文或者摘抄文段,但是这个新语文老师就很喜欢布置作文,给的题目也让人有很多发挥余地,我在作文里写了不少从侧面恭维他的话,我知道他一定能看出来的。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他选了厚黑学里面的一段,让我们谈谈为官之道,对于初中的小屁孩儿来说,这种东西怎么写?大部分同学都是胡诌的,但是我回家查阅了厚黑学更多的资料,写了一篇小论文,论点就一个:做好自己,服从上级。

    并非是我真的就愿意这样做,但我知道这样说他对我的态度就两种,一方面会觉得我是个阿谀奉承拍马屁的孩子,他不喜欢;一方面会觉得我懂得审时度势,是老师最喜欢拉拢的一类学生。我观察过,他并非一个中庸的人,必然只有这两种想法,但是得到这两个结果我其实都不亏,若是第一个,我无非不再做课代表,脑子是我的,语文闭着眼睛考考成绩也不会差,若是第二种,那我和他多套套近乎,没准能得到更多好处。

    文章批阅的时候,我又去他办公室送作业,他将我的作文摆出来,问我写这些时候的想法,我知道他会觉得我可能就是临时胡诌的,过去了也就忘了,我将论点论据说的清清楚楚,还观察着他的神色说了一些看似不着边际,实际很容易让他自我关注的话,他听出来了。

    长大后想过以前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其实方向是正确的,只不过孩子时候的演技不好,容易让人看出来。

    他笑着对我说,我这个学生,前途无量。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是我见过所有同龄孩子里,最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讲鬼言的人,况且你还是个姑娘。

    我前面几句是懂得,但和我是不是姑娘有何关系,我一直不太明白。

    上高中后,我还是这样做的,也更加懂得了掩藏自己,一直以来我人缘都是很不错的,男生喜欢我,动机不纯的那些就不提了,对我没有好感的也一定觉得我是个好姑娘。至于女生,其实是一群很难搞定的人,高中的女孩子嫉妒心都强,稍有不慎你就会成为她讨厌的对象,所以想要降低自己的威胁值,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更嘲讽的对象,我很幸运,我们班就有两个。

    人都说枪打出头鸟,最咋呼的当属那个顾潼,她学习成绩还不错,第一天介绍的时候我记得她说了很多自己的爱好,还有初中时候都获过什么奖项,这般没心的人,最容易被女生嫉恨,我要做的也不过扇扇风点点火。

    最让我觉得怕的是顾米,她特别的沉稳,人长得漂亮话又少,第一天放学我就听到了很多男生在讨论她,虽然她这样也很容易被女生讨厌,但是我突然就有了一个念头,如果男生不讨厌她,那岂不是我作为女生就太失败了?

    我不确定顾米和顾潼会不会互相讨厌,但既然一个那样沉默,一个咋咋呼呼,肯定不是一路人,如果能让她们两个对掐,至少女生大部分都会看热闹,至于男生,总是会分分派的。起初特别的顺利,顾潼简直烦透了顾米,而顾米一点儿也没将顾潼看在眼里。

    顺着这个方向我很友好的给了她们一些提醒,而此时又天助我也的出现了班干部的纷争,我还真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想当班长,我们班阴盛阳衰的厉害,女生一个比一个强势,男生一个比一个温柔,除了体育委员,所有的班委全部都是女的,我是对那些职务没兴趣,身在其中也就不能太明显的插手搅合,只有退出那个圈才更有玩头。

    顾潼做了班长,顾米做了副班长,我安慰了顾米一阵子,她好像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但我也不在乎,我也从来没想过和她做朋友,顾潼是个炮筒,一点就炸,在她面前说别人的坏话估计她都听不出来,搞不好还直接去和人家当面理论,暴露了我。

    所以我选了另外一种方式。

    那时候班长需要记录班级迟到情况,我是知道顾潼有个小本子的,虽然每天像模像样的记,但其实从来都不给老师看,这一点上班里容易迟到的男生特别感激她,但是她不知道,在她记录的同时,我也在记录。

    快要期末考试的时候,老师需要进行一个学期的总结,迟到次数太多的学生请家长,我看过本子上的记录,班里好几个男生足够请家长好几回了,那天放学的时候我跟在顾潼身后,她将那个本子撕了扔进了垃圾箱,我第二天早上将我记录的那个本子在老师上班前放在了她办公桌上。

    当然,我用的本子是和她那个一模一样的。

    班主任气恼至极,一点儿也没估计顾潼会不会被同学讨厌的在班会的时候发了一大顿牢骚,我一直都在看着顾潼,她整个人都震惊的看着那个本子,不可能对老师说那个不是她记录的,但也没办法给同学解释清楚那个本子不是她的。

    分明就有很多人,都见过她那个本子。

    那天班会过后,有将近十个男生五个女生被请家长,放学的时候有两个女生“故意”踢翻了顾潼的桌子,我是看在眼里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没哭,我看着她那个样子,脸上很心疼,心里其实特别得意。

    我就喜欢看这种虚伪的人被人恨,明明就不是什么好人还非要做出一副和同学同伙的状态,其实分明就是老师的狗腿。

    那天顾潼没来上晚自习,顾米也缺席了,我心里觉得有些不好的感觉,但估计也是我自己想多了。

    期末考,顾潼和顾米的成绩烂到了家,下个学期的班长职位也不知道要落到谁的头上去了,我虽得意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两个人关系突然近了很多,而且经常有意无意的看着我,虽然挺平淡的,但是很不屑。

    这种眼神在我看来,就是嘲讽。

    我不能让她们关系太亲密,至少不能让她们有太多时间凑在一起拼凑很多事情,我虽然做的事情只是推波助澜,但她们若是真的想追究,也是能找到我头上的,所以我开始和她们关系好,虽然她们两个人其实贱的没样儿了,不太喜欢理我,但是我觉得无所谓,跟着她们一起蹭吃蹭喝也是好的,反正我不亏。

    再说,顾米也不缺钱,尤其她男朋友,那才是真的财大气粗。

    说起那个男人,长相不错,架势不错,人好不好不知道,我第一眼看见就挺喜欢,只不过他倒是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这也正常,这种小开眼睛里能看得上谁啊,见过的女人多了去了,顾米属于那种套着校服都能看出来身价不菲的女人,我就算真对那个男人有意思,也不能明着抢,那完全没胜算。

    我观察了很久他的习惯,每天早晚和顾米一起上下学,中餐啃一个三明治,然后一定会喝可乐,顾米不喜欢他喝,会阻止。两个人感情不错,那男人经常给顾米买东西,她大部分时间都没看在眼里。其余的,没什么了。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终于在等到机会的时候,给那个男生买了一瓶可乐。他有些惊讶,我告诉他我是顾米的同学,为了不必要的误会,还是不要告诉顾米了,男生喜欢喝可乐是正常的,但是也要注意牙齿的健康程度。

    我本来以为他挺傲慢的,没想到他听了的我话居然真的把带着牙套的牙藏起来了,我给了他一个我自认为最美丽的笑容。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中午,他送了我一样东西,作为那瓶可乐的回报。

    我估计他经常给顾米买东西也有经验了,他送我的礼物价值不菲,一只膳魔师的水杯,其实我认识,但是我假装不认识的收了,还问他这东西贵不贵,不要花费那么多,不然会耽误买可乐的钱。

    他只是很浅的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笑,因为这点钱他就没看在眼里,但是我当然不能让他看出来我知道。

    我下午的时候写了一封感谢信给他,告诉他杯子我用了,保温效果非常好,特别感谢他,女生确实需要这个,他真是个很认真的男生。

    我知道,这是顾米绝对不可能对他做的,我猜也许是他需要的。

    没想到我猜对了。他给我回信说,我喜欢就好,不是所有女生都能懂。

    看到他这句话,我乐了一下午。

    第二天早上,我将剩下半个月的零花钱全部都塞在信封里送给了他,告诉他回家看过这个杯子了,实在是太贵重了,因为已经用过了所以不好直接还给他,这些钱让他拿着。

    其实杯子我没用,但我知道这样做我一定是不亏的。

    他托人给了我一张字条,约我晚上吃饭,但是要先将顾米送回家之后才能来接我,让我多等一会儿。

    我在教室写完了作业,本以为他都不回来了,有人推开了教室门。说实话,我喜欢他,长相帅气又有钱的男生,哪个女生不喜欢?

    他带我去吃饭的时候把钱全部都退还给了我,我推脱不要,自然是推不过他的。

    他要留我的电话号码,我说我没有手机的,于是第二周的周一,我收到了新手机。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我从来没想过因为自己的几句话能换来这么多东西,如果真的能这样,我在想,会不会他有一天也能真的对我感兴趣。

    我老老实实的不联系他,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主动联系我,这个时间不固定,但根据我分析,要么是在顾米面前吃瘪了,要么是实在无聊了,他一开始联系我的次数不多,我就是和他出去也从来不说话不劝他,就是陪他坐着。他会给我奖励,都是一些我买不起的东西,最贵重的是一只FION的小包,他给我的时候,也没做出一副特别在乎的正式送礼样,感觉就是家里太多用不完,随便给我的。

    我知道,在针对我的时候,他有施舍的念头,但是我无所谓,如果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宣泄的出口,那我愿意。

    高中毕业的时候,他送了顾米一身特别昂贵的礼服,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她穿的像个公主,我想到了这种状况,所以故意选了一双很破的鞋,但是整个人的精神头是好的。我没想着他会这么仔细的观察我,也算是无心之举。

    我去上大学的时候顾米还没有出国,那天是他爸爸开车送他和我去的火车站,他买了一双玖熙给我,我人生中的第一双高跟鞋。

    黑色,很细高的跟,他在候车厅里非要让我穿,我穿给他看的时候,他夸我的腿型漂亮。

    我到了学校之后,每个月他都送我高跟鞋,不同样式的,牌子也越来越贵重,寝室的姑娘们都很羡慕,以为是我男朋友送的,但我很清楚,对于他这种人,当他是男朋友我就输了,横竖都是我不吃亏的事,不付出什么装装可怜就能拿到他给我的东西,何乐不为。

    大一寒假回家,他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喝咖啡,我穿着他买给我的高跟鞋,这让他很高兴,他还是说我的腿型漂亮,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姿势也好,但是他不知道,为了这样的走路姿势,我几乎每天都要对着镜子走一小时。

    他给我买了很多新年的衣服,还有新鞋,我父母以为我交了很富有的男朋友,我不想和他们解释这些,他们也没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女儿既然已经长大了,有男人疼着总是好的。

    其实对我来说,有没有男人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给我想要的东西。

    我条件不如顾米,和她的关系不如顾潼,我想和她站在同样的高度上,就需要有这样的男人帮衬我,确切的说,可能他都还不够,我需要的更多。

    寒假快结束的时候,有一次他喝醉了,打电话让我去某个夜总会,我去了,有不少他的朋友,我都观察过,看样子还是他的家庭条件最好,也最大方,我把他弄回家,他不让我走,我强行将他扔给了他们的社区保安,他大声骂我,说我滚了就再也不要指望他找我。

    我无所谓的,我很清楚,现在被他上了才会被他扔的更快。

    我提前回学校了,也不知道他再找过我没有,开学的时候我又收到了他送来的新高跟鞋,我穿在脚上去参加了学长的生日聚会,没发现什么可以发展的人物,倒是有一个男生,很得我的注意。

    后来打听过知道,他不是很有钱,但是学习不错,人也很上进,我往他身边贴过,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很推拒我,看来是很不喜欢我这种女生的。

    这也难不倒我,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我就做什么样的,不喜欢白天鹅我就当丑小鸭,反正我什么类型的衣服都有。

    他没什么抵抗力,和那个章小开比起来,脆弱的一毛,不到半个月他就喜欢我了,虽然他没表现出来,但是我心里很清楚他喜欢我,我和他跨越最大的一步是出去吃火锅,我故意把鸡血泼在了自己身上,然后会学校的时候“扭”了脚。

    是我建议开的旅馆,他帮我洗衣服,我本来没想着他能来,可男人到底还是没逃脱我的估计,他们内心里肯定觉得自己是不吃亏的,所以就来了。

    衣服洗好,我钻在被子里看着他,他尴尬的连往哪里坐都不知道,我掀开了被子扑在他怀里,热烈的吻他,直到他主动的扯去了我剩下的衣服。

    第一次感觉不太好,尤其是他和我都是第一次的情况下。

    第二天早上,他说会对我负责一辈子,我听了觉得可笑,但也没必要反抗,兴许他也是潜力股,在未来的某一天会给我更大的惊喜,男人女人都是有处男女情结的。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章小开,五一的时候本来计划要出去旅行,他能来我们学校我也觉得挺诧异的,他又给我买了好几双鞋,还有两个很贵的包,我照单全收,但是他估计是对我不满意了,至少我打扮的没有那么时尚了,他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我恋爱了。

    他生气了,我看出来,不过他这种喜欢逢场作戏的男人,就算表现出来不爽也最多就是因为自己的钱打了水漂,他觉得亏了。

    那天晚上他带我去酒吧玩,我猜到了他会给我喝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就由着他的性子真的醉了,第二天早上从宾馆大床上醒来,他一脸震怒。

    这没什么,我也从来没想着要把第一次给他,我本来也不喜欢他,第一次当然是要给我看了顺眼的人,但是既然他动过我了,以前那些也就清了。

    我和他吵架了,他对我动手,我疼归疼,心里也不是很生气,花钱没买着处女他肯定不爽,要我我也不爽,只是我也不是完全没脾气的人,那天我告诉他,你这样对我,信不信将来有一天我睡了你老子?

    他骂我是婊子,我说他一样,和顾米好着还来谁婊子,他骨子里也和婊子一样。

    我还是安稳上着我的大学,他毕业了,在距离我不远的学校,上了大学就像疯了一样的不受管教,经常开着跑车到我们学校接我,然后不问理由的拉着我去酒吧和一群男人鬼混,他不在意我,让那些人灌我,带走我,我也无所谓,反正他们也不穷,横竖不能亏待我。

    这件事没有瞒多久,很快我男朋友就知道了,他一开始不相信,再一次亲眼见到我上章小开跑车的时候,他气走了。章小开问我心疼么,我点点头。

    其实我一点儿都没觉得心疼,帅气男人多的是,不过是觉得自己这场戏没演好有些失败罢了。他们这种智商,不会明白的。

    关注章小开的爸是因为章小开的生日,他爸给了他五万块钱现金让他出去旅行,可能因为顾米不在,他居然也没找别人,带着我去澳门玩,我知道他要赌钱,反正我也没见过那种场面,去看看也好。

    章小开的手气不是一般的差劲,一个小时三万输光,给他爸打电话要钱,再输,再要。

    我就坐在他身边看着,一天时间,他进账出账抵消后,输了将近五十万,他倒是也没多在乎,只是心情不太好,继续带着我到处乱逛,也没见钱花完的时候。

    没什么现金了他就去用信用卡透支取,也不管利息很高,然后折腾完了就回去折腾我。

    我晚上没睡着,想到一个问题,他就是再有钱,无非和我那个前男友一样,只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家伙,区别在于他有个富裕的老子,我前男友什么都没有。

    那么权衡而来,最有价值的应该是章小开的老子,财源的总源头。

    这个念头一旦有了,好像就很难控制,只是我暂时想不到怎么才能找的到路,不过既然有了想法,路总是会有的。

    我们的关系被顾米发现了,其实这也是早晚的事,就是没有我,章小开也还有好几个女人,说起来顾米也可怜,我对于她没什么不平衡感了,无非一个可悲可怜的女人,比我有钱而已。她有的,我其实也都有了。

    章小开对她倒是特别看重,也不知道怕什么,我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也无所谓他喜欢谁,但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我怀孕了。

    之前一直吃避孕药,就疏忽了一天就中,我也挺纠结,不过我也想到,也许这才是我真正的机会,见到老章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