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猜测

第4章 猜测

司州边境,平遥城。

    一袭白衣的肖月白凌空而立,原本冷峻的面庞上杀气纵横,原本见惯了世事平淡而古井无波的眸子中尽是如火怒意,甚至掌中的月白剑都被其金丹初期的修为无意识催动,使得此剑在散发着铮铮剑鸣的同时更有无数道锋利的剑气于虚空之中纵横,在其脚下,是被血色浸透的平遥城。

    “该死,平遥城中将近三千人口皆被屠尽,死状怪异,全身血液被吸干,凶手简直丧心病狂到了极致!”

    一道流光转瞬落在肖月白身前,露出一个凤目含煞的白衣女子。

    “全身血液被吸干,却是像极了传说中的一种魔功,莫非是传说中的血神宗余孽出现...”肖月白的眉头不禁狠狠皱起。

    “如果是血神宗的话便不足为奇,因为在检查的时候我发现,在这将近三千的人口之中,低阶修士足足占据了七成,也只有血神宗的镇宗宝典血神经才会需要如此多的修士凝练精血修炼。”白衣女子寒声道。

    “八九不离十,血神经确实可以造成如此诡异的死状,凝雪,你将此事汇报宗门吧,看宗内如何处理此事,看来我们得暂且在司州逗留一段时间了。”肖月白说道。

    肖月白说完之后,叶凝雪皓腕一翻,一枚玉简悬浮于其掌心之上,随后右手并指如剑于玉简之上虚空刻画,再将其封禁之后,玉掌再度一翻,玉简化作流光瞬息远去。

    “传闻当年血神宗已被本宗剿灭,其宗主血魔老祖更是形神俱灭,而血神经乃是镇宗宝典,应不会流落而出才对。”待玉简远去之后叶凝雪又说道。

    “也或许是有其传人出现,也或许当年有什么漏网之鱼,但血神经再度出世必然不假。”肖月白淡淡的道,恰在此时,自平遥城的中心位置骤然出现一道血色光华,使得其周身杀气涌动。

    月白剑化作一道剑光瞬息向那道血色光华斩去,肖月白身后的叶凝雪更是取出一条丝带法宝,其上隐有星光闪烁,娇叱一声,亦向那血色光华斩去。

    原本欲脱离此地的血色光华被月白剑一斩,顿时阻断了他欲逃离此地的目的,当血色光华散去之后,面庞被隐在黑袍之中的罗空出现。

    “是你杀了此城之人!”

    肖月白见罗空浑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色之气,更有魔气升腾,紧皱眉头,肯定的说道。

    “嘿嘿...两个小娃娃,你说是我杀的便是我杀的么...”隐藏在黑袍中的罗空阴笑道,声音粗劣而嘶哑。

    “月白师兄,此人浑身血气冲天,不会错!”叶凝雪说道,俏丽的面容之上尽是煞气。“混天绫!叱!”叶凝雪身前的混天绫被其法力催动之后瞬间化作一条彩色真龙,卷向黑袍罗空,欲将他封禁其中。

    望向混天绫,黑袍罗空诡异的笑笑,自其袖中骤然出现一只皮包骨的手掌,随后手掌一翻生生向混天绫握来,其手掌上所散发的魔气让叶凝雪狠狠蹙眉,随后一指点向混天绫,使得混天绫再起变化,化作一把彩色长剑,狠狠的向黑袍罗空的手腕斩去。

    而在这彩色长剑斩向黑袍罗空的手腕之时,其拳猛然又化作手掌,随后在黑袍罗空的催动之下,一个黑色的大掌骤然幻化而出,向那彩色长剑镇压而去。

    叶凝雪感受到那股污秽气息,为了防止法宝被污浊,瞬间将混天绫收起,然后于瞬间向黑色大掌点出三指,三指在脱离叶凝雪之时瞬间化作三道凝实剑光,与黑色大掌碰撞在一起,发出轰隆巨响。

    “嘿嘿...不错,这太上三剑指却是越来越熟练了...”黑袍罗空在掌印崩碎之后于虚空站立,淡淡的点评叶凝雪的招式。

    听闻黑袍罗空话语,叶凝雪不禁看向身旁的肖月白,眉头再度蹙起。

    “你到底是何人?”肖月白长剑一指,向黑袍罗空寒声道,心底却有些惊讶,对面之人竟然知晓太上三剑指并且对其点评,应该对这太上三剑指熟悉才对,但太上三剑指乃是太上道宗不传之秘,对面之人如何能够知晓,难道我太上道宗出了叛徒不成,竟然暗暗修行魔道功法。

    “不论你是谁,让我截下你的面具就知道了...”肖月白与叶凝雪相视一眼,并指如剑徐徐向黑袍罗空点出,道道凝成实质的剑气于虚空纵横,向黑袍罗空斩去,细细望去便可以看到肖月白与叶凝雪的修为差距,叶凝雪所凝聚剑气为白色,但肖月白的剑气指却在白色之中隐露金色。

    “呵呵,你也不错,白中泛金,这太上三指算做小成了!”黑袍罗空淡淡一笑,随意点评,随后伸出右手弹指而出,数道黑色剑气击出与对面的剑气相撞,顿时虚空之中响起铮铮之音。

    “大成太上指,你究竟是谁?”见自己与叶凝雪的剑指破碎,肖月白原本古井无波的面上现出浓浓的怒意,他长剑一展,便要再度斩出。

    “月白剑客肖月白,如今也无法制怒了么,呵呵,此城之人并非是我所屠,此来只为探查,至于我是谁,以后我们还会有再见之日。”黑袍罗空长笑声中,身形化作血影转瞬消失。

    “你!”叶凝雪身形游动欲要追击,却被肖月白拦了下来,“不用追了,此人修为并不弱于你我,甚至比之你我仍有超出,况且此人对我太上道宗道术如此熟悉,我们拦不住他!”

    “那此事如何处理?”叶凝雪听完肖月白之语,转念一想肖月白所言确实很对,便再度问道。

    “据实汇报吧!”肖月白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惹来叶凝雪有些惊异的目光,而肖月白此刻却并未发现,他一身白衣虚空而立,望着映着血色的平遥城,心中低语:“为何此人给我的感觉如此熟悉,是你吗,罗师兄!”

    ...

    司州边境的某座大山之中,一袭黑袍的罗空褪去流光降落下来,将黑袍摘下之后,心底同样被无数的疑问所充斥,本来当日他苏醒之后被身躯内的魔性所控制,最终虽然被其压制下来,但却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一会神志清醒,一会被魔性所控。

    之前他感觉到平遥城中血气翻腾,便急速的前往查看,本以为是自己神志迷失下所犯,但细细观察之下却发现并非自己所为,但据他所知,血神经除了自己手中的此本,应该已经随当日的血魔老祖陨落消失才对。

    百思不得其解下,罗空正欲离开,没想到却遇到了肖月白与叶凝雪,看到肖月白与叶凝雪之后,罗空不禁想起之前的往事,有心试探下与他们交手,没看错的话,他们的修为已经进阶金丹境了,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