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邙山牧马场

第三章 邙山牧马场

“族规中说只有年满十六岁未达到画者境界才会外放看管家族的产业,而寒儿才十二岁,还有四年时间!”易天世平静了一下心中的激动,说道,显然,在父亲面前,他也不敢太过放肆,平时面对易寒时的暴戾情形大为收敛。

    “哈哈,三弟,没想到你还知道有族规?真是难得!”易天荒首先接过了他的话茬,哈哈一笑,显然是对整天埋在酒水之中的易天世能说出这么清晰而又条理的话来很是吃惊,“你以为,以易寒现在的情形,再给他四年时间,就能达到画者境界吗?”

    这话不错,就算是一个能够正常修炼之人,十六岁能够进阶到画者境界的,也不过半数,何况一个根本不能修炼的易寒呢?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易天世看都没看易天荒,满脸倔强地应道。

    “给我个理由!”易成龙依然平淡地看着他问道。

    “总之……寒儿还没到十六岁!”易天世嗫嚅地说道,底气显然不足。

    “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面对易天世毫无说服力的话语,易成龙直接将他无视。他的双眼微眯,他知道,护犊情深是每个父亲的通病,即便是整天迷糊到不知东南西北的易天世也未能例外,但作为族长,虽然也是易寒的爷爷,可任何决断都需要按照规矩来办,所以他要多听听大家的意见。

    “天世侄儿,如果是担心易寒的离开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影响的话,我可以向族长求个情,多给你派两个下人服侍,即便是下人的打酒禁令也可以适当放松,你看如何?”说话的是易成虎,易成龙的二弟,他误以为易天世的反对是因为担心没人给自己打酒喝。

    “天世,易寒早点儿出去熟悉产业管理,对他来说是利大于弊的,等他十六岁成年时就可以直接接管,也免去了诸多麻烦。”易成龙的三弟易成豹也附和道。

    “十六岁就是十六岁,待到寒儿到了十六岁,如果未能达到画者境界,我和他一起去邙山牧马场放牧!”易天世两眼通红,话语中不给人置辩的余地。

    “三弟,我知道你疼惜易寒,但族规不是为他一个人制定的,你如果真为他好,你就应该早点儿让他接触牧马场的工作,这样才能早日熟悉日后的生活环境。”易天洪也出言说道,他是下任族长的第一候选,说话的分量仅次于易成龙,就连他的两个叔叔都是一向顺着。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易天世双眼更显赤红起来。

    易天世的蛮横坚持显然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只得把目光都投向族长易成龙,等待他的最终决断。

    外放易寒到邙山牧马场,对易寒来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也猜到今天晚上家族会议会就此事做出最终的决议。

    其实易寒心中并不抵触,在家族内他过的并不愉快,能够摆脱易霸他们的挖苦和寻衅,他倒反而觉得去牧马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令他大感意外的是,父亲今天的表现让他很是感动。

    他一直以为,易天世从未把他这个儿子放在心上,平时只是把他当做一个下人一样呼来喝去,至于他的前途,父亲根本不当回事。

    可是今天易天世的反应,完全颠覆了他对他的固有认知。

    父亲是关心他的,而且为了他不惜与整个家族对抗!

    现在的情况很微妙,如果易成龙点头同意大家的意见,以易天世现在的状况,很可能会做出更为出格的举动,他今后在易氏家族中就更加难以抬头。

    如果易成龙不同意,他将会面对整个家族的压力,虽然作为族长和易氏家族画意第一人,无人敢拂逆他的决断,也势必会降低其威信。

    易成龙面无表情,双眼微眯,很显然,他的心中在做着挣扎。

    易寒虽然天赋不好,但毕竟是他的孙子。

    整个偏厅之内,气氛凝固到了极点,都在等待易成龙的一锤定音。

    突然之间,他那微眯的双眼猛地睁开,坚定的神色也在那脸上弥漫开来,他的心中显然已经有了最终的结果。

    “族长,易寒愿意去邙山牧马场!”

    打破沉默的不是易成龙,而是易寒,他那两只清澈的眼睛熠熠生辉,话语中满是果决和坚定。

    ……

    邙山牧马场就在邙山城外的邙山之中,沿着一条清幽的山谷前行五十里就到。

    走出谷口的一刹那,易寒就被眼前广袤的一片大草场震撼住了。

    整个邙山牧马场一眼望去无边无垠,高高低低的草甸星罗棋布,长满着茂盛翠绿的各种蒿草,还有着一些娇艳的鲜花点缀其中。

    草场之上,大群大群的马儿在低头吃草,偶尔有着几只小马驹在马群边狂奔而过,踢飞阵阵泥土。

    这些骏马,不只是易氏家族四处征战的巨大借力,同时也是家族经济利益链条上举足轻重的一环。

    出了山谷之后,易寒就让护送他的家族护卫和马车返回了,独自一人朝着数里外的几处毡房走去,那里是整个牧马场的管理处,也将是他今后生活的地方。

    “陈槐叔叔!陈槐叔叔!”易寒距离毡房还有百米距离就大声喊叫起来。

    “易寒少爷,易寒少爷!你总算是来了,我和我爹都等了你好几天了!”陈槐没有出来,倒是把他的儿子陈冲给叫了出来。

    陈冲十五岁,一身的黑色布衣,海拔有一米七左右,整个身体看起来非常壮硕。只见他疾步如飞,三下两下就到了易寒跟前,伸手接过背包挎在了自己的身上。

    “哈哈,陈冲哥哥,不要叫我少爷了,就叫我易寒就行了。”站在偌大的草场之上,满眼都是清脆的颜色,易寒不由得心旷神怡,整个人也一下子变得爽朗起来。

    “行,易寒,你也就直呼我名字就行,今后这牧马场就是我们共同的家了!”陈冲很是爽快。

    “这里我是第一次来,很多地方还要你和陈槐叔叔多多指教才是。”易寒对陈冲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错。

    邙山牧马场之前一直由陈槐在负责,即便是易寒来了之后,在他十六岁成年之前,也只是了解和熟悉的过程,主要还是要陈槐掌管,所以在这段时间内他需要努力地向他们父子学习管理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