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麻烦找上门

第五章 麻烦找上门

易寒的爷爷,也就是易氏家族的族长易成龙,是整个邙山城的第一高手,也仅仅是高级画家。而他的父亲易天世,据说曾经是初级画家,但已经荒废多年,不知道现在是何层次。

    在修炼法门的指引之下,感受画之气,并吸收转化为画意,本是极为简单的事情,在整个上,几乎九成以上的人类都可以轻松做到,不同的是各自能够掌控的画意多少而已。

    但就是这样一个极大的概率,把之前的易寒排出在了修炼大门之外。

    无论他怎么努力尝试,都令他感触不到画之气的存在,更别提转化为画意了。

    而今天,借助月砚,他居然感触到了,那波动,是那样的汹涌澎湃,是那样的亲切美妙,易寒仿佛是和失散多年的亲人第一次重逢,激动之情无以言表,总之他落泪了,泪水就像断线的珠子般噼里啪啦地砸落在草甸之上。

    为了这一天,他曾经无数遍地刻苦钻研修炼法门。

    为了这一天,他受尽了众多族人的讽刺和挖苦。

    为了这一天,他曾经和易霸他们多次拼命,每次挨打的总是他。

    为了这一天,他几乎每天都到城外的峰顶宣泄心中的苦闷。

    为了这一天,他被驱逐出家族的庇护成了牧马人。

    有多少憋屈和郁闷,都是源于他无法感触画之气的存在,让他戴上了无法修炼的帽子,摘都摘不掉。

    此时,易寒被浓郁的画之气围绕着,心中的那个激动,直想立刻站起来大声高呼。但是他忍住了,因为他感应到,月砚正像一块强力磁铁一般,正把海量的画之气吸入其中,随着金色光晕范围的缩小,这种吞吸现象越来越明显。

    “嘭!”

    随着最后一丝金色光晕的消失,周围凝练到了极致的画之气完全被月砚吸收干净。

    此时的月砚,充盈着磅礴的画之气,就像是一个蘸满墨水的画笔,随时准备着挥毫而下,成就惊天巨作。

    也就在那一刻,易寒顿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热量从月砚中传来,瞬间穿透了他的手心,像血液般在体内流淌起来。

    “砰!砰!砰!”

    仿佛有着破碎之声在体内连续不断地响起。

    易寒大惊失色,但紧接着,就是狂喜涌上心头。

    因为他发现,那股热流经过之处,他之前未曾察觉到的穴位一个个地被冲击而开,整个经脉也变得顺畅许多。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之久才终于停了下来,那股热流也在他的丹田之中安营扎寨,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而那月砚,突然之间融化成了金色的液体,迅速地渗透进了他的手心肌肤之中,消失不见。

    ……

    转眼之间,易寒来到邙山牧马场已经半年时间。

    在这半年之中,除了抽空跟着陈槐学习一些有关马场的管理经验之外,易寒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之上。

    自从月砚借助月光冲开易寒周身无数穴道之后,在修炼上,他再没有任何的障碍。

    天地之间的画之气,在易寒的眼中,就像是雾霾天气中的团雾,几乎清晰可见,再借助融入体内的月砚,他可以轻易地把这些画之气吸入体内,就像是正常呼吸一般轻松自如。

    而且有了月砚的存在,易寒几乎不需要按照修炼法门记载的那样进行转化,画之气直接就凝炼成为画意,储存在了四肢百骸之中。

    随着易寒体内画意的逐渐丰盈,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也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一寸肌肉和筋骨,都变得坚韧而弹性十足,仿佛浑身拥有无尽的力量。

    当然,这些变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可以修炼的消息,就连经常和他在一起玩耍的陈冲都没有告诉。

    这段日子易寒过的很开心,不只是因为修炼上有了突飞猛进的缘故,和陈槐他们在一起更是让他有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因为他们可以在一起无拘无束地吃肉喝酒,开怀大笑,整夜整夜地狂欢。

    但是这种日子随着一辆马车的到来,戛然而止。

    ……

    “易寒!易寒在吗?快给本少爷挑选一匹最英俊的战马!”易霸从那马车上一跳下来,就开始大呼小叫起来,高昂着头颅,像是呼喝下人一般。

    “易寒,还有本少爷的,要和易霸大哥的战马一模一样!”一个肉球般的易霜从那马车上滚了下来,也跟着叫嚷起来。

    “易霸少爷,易霜少爷,你们来了?”陈槐和陈冲听到叫声,首先迎了上来,后面还跟着十几个牧马人。

    “陈槐?你没有资格接待我。易寒呢?叫易寒出来!”易霸看到陈槐众人,眉梢一挑,不屑地说道。

    “对,叫易寒出来,我们找的是易寒!”易霜附和道。

    “那好,请两位少爷稍等,我这就去请易寒过来!”陈槐眉头微皱,就欲转身向易寒的毡房走去。

    “陈槐叔叔不用了,我来了!”穿着灰色短衫的易寒正慢悠悠地走来。

    其实,易霸他们的第一声喊叫易寒就听到了,只是他并不想见他们,只是听他们叫的太凶,才不得不走了出来。

    这两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之前在易氏家族的时候,没少给他使绊子,没想到居然像跗骨之蛆般,追到邙山牧马场来了。

    “易寒,快给本少爷挑选一匹最英俊的战马,我要练习马术!”易霸看到易寒走来,立刻对他吩咐道,完全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是两匹,要一模一样的,不得有半点不同!”易霜连忙做着补充,两只小眼睛翻出一线白光。

    “战马多的是,都在草场上,你们可以自己去挑,至于两匹一模一样的,对不起,没有!”易寒两眼微凝,神色淡漠地回道。笑话,这世界上哪有两匹一模一样的战马?这分明就是来寻衅滋事的!

    “易寒,你这是什么态度?敢这样和本少爷说话?”易霸两眼一横,厉声喝道。

    “怎么?你想让我怎么和你说话?”易寒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之色,随之凌厉的目光暴射而出,大声喝道,“滚出邙山牧马场!”

    (收藏、推荐,兄弟姐妹们,有木有?有木有?新书阶段,如饥似渴呀!动一动您优雅的手指,赐予老山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