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巨变

第一章:巨变

西京市东郊区,是本市最豪华别墅群雄踞的地方。整个东郊区都被各色各样的别墅占据,其中要数最豪华、历史最悠久的一栋别墅,别人总会提起‘西京林家’。

    “六年,终于回来了。”一辆出租车停在最中央的一栋别墅小道旁,一个二十四岁的青年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上衣穿着黑色夹克,下身一条牛仔裤,脸上挂着一个墨镜,身后背着一个迷彩行李包。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六年前叱咤西京市的纨绔大少,林海。

    “今天家里来不少客人,难道爸知道我回来了?”林海拿掉墨镜,露出俊朗硬汉般的五官,看着别墅外停着的各种豪华跑车,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

    六年前,他还是个纨绔大少,每天跟着其他那群富家子弟吃喝玩乐,打架斗殴,俨然成为了一个纨绔中的纨绔。后年纪到了十八,他父亲担心他长此以往会废掉,只能把他送往部队,希望能将他锻炼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而林海父亲的愿望,也算是达到了。

    部队六年,林海经历过火与血的洗礼,更像是活了两辈子一样。也在那里,碰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遇上了改变了他一生的地方。

    现在的林海,是浴火重生的凤凰,璀璨夺目……

    “爸!小惜!福伯!我回来了。”林海没想那么多,脸上始终挂着大大的笑容,兴高采烈的大部朝着家中走去。想着六年没有见到这三个生命中最亲的亲人,脚上的步子迈的更快了些。

    直到林海走完那条种满梧桐树的林荫小道,那栋四层楼的别墅里也没有任何人出来。

    林海将行李包仍在庭院,奇怪的自语着:“难道没人?”想着,直接朝着别墅内走去。想想现在也已经下午了,父亲应该在公司,小惜应该在学校,可福伯应该在家啊。

    谁曾想,刚进到别墅内,就看到让他愣神的一幕。

    别墅内的客厅,已经不复往日的豪华。各种名贵的藏品和古董都已经消失一空,紫花梨的家具也都寥寥无几,原本熟悉拥挤的客厅在此时显得是这样空荡。

    客厅内也站着一群人,每个人手里都举着牌子。在正前方,一个西服革履的中年胖子正举着一个小锤子,眼睛眯着朗读着今天让他最满意的拍卖品。

    “各位,底下我们要拍卖的,就是林氏企业旗下的房产,也是林正道唯一的一栋别墅,就是咱们现在所站着的这个地方。我想,大家已经等急了吧。”

    “这栋别墅不需要我过多的介绍,各位都是商界能人,也都是咱们老西京市人,对于林正道的这栋别墅,我想整个西京市都找不到第二栋。一千多平的面积,花园、庭院、游泳池一应俱全。地下有防空洞,还有三间现在根本无法改造的密室。好了,我就不吊大家胃口了。底价,六千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万。”

    胖子笑眯眯着说完后,就等着下面那群富豪开始他们的追逐游戏。对于这栋别墅,他还是坚信能拍卖出一个很不错的价钱。而拍卖的价钱越高,他的佣金也提的越高。

    “六千五百万。”很快,就有一个中年男人举起牌子。在这里的都是西京市有头脸的人物,所以也并不担心有人喊了价到拍板时会有反悔的行为。

    “六千七百万。”

    “七千万。”

    “七千一百万。”

    “……”

    追价,愈演愈烈。似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拿下的必胜信心,从第一个开始报价的人后,追价的声音也就一直没有停过。

    在场的人,也都没发现站在客厅门口,目瞪口呆的林海。

    此时,追价已经达到了八千六百万的高价。这个价格买一栋别墅,算起来倒是亏的。可是西京林家的别墅买下来,远远不是一个数字能够比拟的。

    “九千万。”这时,站在左侧的女人掷地有声地扔出自己的价格。从一开始,她就没参与追价,直到最后看到追价的势头逐渐落下去后,才准备一锤定音。

    而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人群中的焦点。一米七的个头,看起来比一些男人还要高。丰满的身材前凸后翘,即不显瘦弱也不显肥胖。就像是一盘可口的香肉,滑而不腻。她的样貌更是得天独厚,经上帝之手打磨的精致五官。说是天使,天使都会逊色一筹。

    最关键的是,当她喊出自己的价格后,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可以放弃了。这个女人可是西京市的风头人物,不仅是三家集团的董事长,更是秦氏集团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得天独厚的外貌,又有得天独厚的生意头脑,她简直就是幸运之神眷顾的宠儿……

    “素容姐,九千万买这别墅,手笔是不是大了些。”秦素蓉的左侧,一个纨绔富少拿着香槟酒杯,怀里抱着两个性感妖娆的美女,似玩笑的说着:“既然素容姐都这么大手笔,我苏少也不能落了下风,一个亿。素容姐再加价,那我就不玩咯。”

    说话的这人,也是西京市鼎鼎大名的纨绔大少,苏正。

    秦素蓉听着他喊出的价格,柳叶眉拧在了一起。九千万对于这栋别墅而言,已经是天价,而她买下这别墅也是为了怀念故人。但是苏正抛出这个价格,简直就是有意为之。

    况且,谁不知道在林家倒台之前,也有苏家的掺和……

    “一个亿,还有加价的吗?”胖子拍卖员对于这个价格简直不能更激动了,原本他的预算就是八千万顶天了。可没想到,现在竟然达到了一个亿之多。

    “一个亿,一次!”

    “一个亿,两次!”

    “一个亿,三次!”

    “住手,谁敢拍卖我的家。”就在胖子要挥锤拍板这次拍卖的时候,林海终于缓过神来。脸色铁青,低沉的吼出一声。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里是他的家,是他生活了十八年的家,这点不会有错。

    瞬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林海。

    林海一步步走向拍卖管理员,直接揪着他的衣领,把他从桌子那旁提溜出来:“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拍卖我的家,告诉我。”

    胖子拍卖员被自己的衣领嘞得踹不过气,怒火中烧:“你是,谁……放开我,我是,是法院拍卖员,你敢动我,我一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海没有松开他的衣领,而是冷眼扫着众人:“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