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学堂

第三章学堂

林问道晃悠悠的走了片刻,‘御龙堂’三个古体大字赫然在目,据说这三字是逐日山庄第一代庄主所写,距今差不多有个好几千年的历史了,门口一对白玉狮子,威严庄重,更是为这古老的学堂增添几分古朴。

    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林问道施施然跨进了学堂的大门,完全没有一副上课的样子。

    进了学堂,林问道也不去向先生行礼,走向自己的座位,直接往书桌上一趴,懒洋洋的打了哈欠睡了起来。

    教书先生似乎习惯了林问道这样子,也不去理他,清了下嗓子,“现在开始点名。”

    “林徵。”

    “到。”

    “林雪。”

    “到。”

    “林清砚”

    “到。”

    “。。”

    先生看了眼趴在课桌上睡觉的林问道,自动的将他的名字过滤掉,直接喊下一个。

    “林秦月。”

    “林秦月。”

    “林秦月?”

    先生连续喊了三次林秦月,见无人应答,便抬头看了下林秦月的座位,空无一人,刚想问众人,忽然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娇呼声。

    “对不起先生,路上遇到点小麻烦耽搁了下片刻。”林秦月一脸不好意思的站在门口。

    先生看了林秦月几眼,随即温和的笑了下,道:“没事,赶紧入座吧。”林秦月在先生眼中一向是个好学生,偶尔迟到片刻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林秦月轻跑至座位上,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是狠狠地的盯着在那趴着睡觉的林问道。

    “我们的人类的先祖曾今在整个大陆力压各大种族,甚至连号称‘天之骄子’的龙族都难以与衡。。”

    林问道有些不爽的闭着眼皱了下眉头,耳边传来先生一大串歌颂先祖伟大的事迹,显然他被先生吵的有些睡不着,不过却还是懒得睁开眼,依旧在桌子上趴着,只是深深的打了个哈欠。

    也许是这个哈欠声音大了点,大到足以压制先生的授课的声音,虽然先生可以放任林问道上课睡觉什么的,可是这声哈欠已经算是严重挑衅他了。

    先生板着了走至林问道身前,手中的书本用来的敲了下林问道的桌子。

    “怎么,问道你似乎对老夫所讲很是不屑?那好,老夫今日就听听你有何高见。”

    林问道有些无奈的抬起了头,揉了下睡意朦胧的双眼,拱手道:“不敢,学生一时没注意,影响先生授课,还望先生宽宥。”

    先生道:“不敢,我见你抬头之间自信满满,想必已经学究各种书籍,老夫也想看看第一天才的风采。”

    先生虽然只是一个教书的,可是在逐日山庄也有些年头了,林问道的这个天才还是知道的。

    这老头真不见待,我要真是什么天才还用来在这天天听你吹牛。林问道暗自愤愤,但却不好发作,依旧拱手道:“学生不敢。”

    “呵呵,没有什么不敢的,这样吧,老夫也不太过为难你,你来讲述下山庄第七代庄主一人独战‘妖月宗’七大宫主的事迹。”先生说这番表情生硬,只是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娘的,这老头也不是什么好鸟,我怎么知道什么狗屁七代庄主独战‘七公主’。

    一帮学子纷纷响应:“好啊,好啊!”

    林秦月更是拍手叫好,调笑道:“快讲,快讲,我也想听听先祖的光荣事迹。”

    我呸,一群人渣。林问道恨恨的想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先生,试着和他商讨下:“先生,能不能换个,或者我给您赔个不是,好不好?”

    先生轻笑一声,摇了下头,仿佛吃定林问道似的,坚定道:“没得商量,若能讲的出,此事作罢,否则,老夫定将此事告知抱鹤长老,由他定夺。”

    乃乃的,这老东西真不地道,这也算是个仁义的先生?林问道无奈的撇了撇嘴,一想到自己那个爷爷顿时泄了气,硬着头皮道:“那学生就讲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神功盖世的风流少年,遇到七位天姿国色的少女,而这七位少女不光美丽,更是公主之身。。。最后少年和公主们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每日与一位公主恩爱,周而复始,月末独战七公主,少年和公主非常快乐的一起活到战不动。”林问道有些不好意思,说着说着就给他说到这种荤段子上了。

    周围的学子们一个个听的目瞪口呆,林秦月则是俏脸通红,暗骂一声‘下流’,这年弟子们虽然年幼,但是身为逐日山庄的弟子,多多少少有点早熟,能听到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先生则是一脸怒气的指着林问道,有些气喘的的呵斥道:”你。。你孽障!竟敢如此亵渎祖宗!老。。老夫定将此事告知抱鹤长老!”

    不是你让我说的么,这能怪我么,娘的,晚上少不得要被老头子一顿骂了,林问道撇撇嘴,心中一阵无奈。

    林问道有些胆寒的在院前徘徊了片刻,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偷偷的走入院内,见四周没人,一溜烟的就想逃回自己房间。

    “站住!”忽然背后传来一阵威严的叫声。

    林问道叹了口气,转过头,一脸献媚的笑道:“爷爷好。”

    “好个屁!你今天又在御龙堂与先生对着干了?”

    说话的是一个蓝衣老者,与那农烈差不多岁数,只是浑身的隐隐透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远比农烈来的可怕。这人正是逐日山庄第一长老——林抱鹤。

    “哪能啊,爷爷您是知道的,问道是最尊师重道的。”林问道立马一口否认。

    “少赖,逐日山庄虽然大,但是要掌控的你的一举一动还是轻而易举的,就连你身上有几根毛老夫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林抱鹤一脸怒意的看着林问道。

    “。。。”林问道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老头怎么这么喜欢偷窥人家隐私呢。

    “问道,爷爷知道你因为两年前那次事情受到挫折,所以从那以后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兴趣,修为更是一直不进,不然以你天赋区区二级修炼者之境算什么。”林抱鹤叹了口气说道。

    林问道看了眼林抱鹤,突然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哼!要不是庄主为了山庄利益护着那两个狗男女,老夫定活生生的刮了他们,竟敢耍计谋对付你。”林抱鹤一脸阴沉的看着夜空,轻叹口气,道:“可是,问道,那又算的了什么,这挫折老夫少年时代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老夫不是依旧挺了过来?”

    要知道逐日山庄第一张老这个位置,并不是那么好坐的,林抱鹤脚下踩多少尸体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问道,再过一月就是山庄弟子大赛了,内门外门都会参与,外门争的是进入‘潜龙阁’的资格,内门争的是进入‘潜龙阁’三层以上的资格。”林抱鹤顿了下又道:“老夫知道你不喜欢读书,所以明天开始老夫准你不去‘御龙阁’但是老夫希望你能好好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将自身的实力恢复至巅峰,重回内门。”

    林问道一听可以不去学堂顿时一阵欣喜,但是后面那句话如同一盆冷水将他的欢喜一心扑的干干净净。

    “问道,不是爷爷逼你,只是你要明白,逐日山庄并不是那么的安稳,尤其是近两年来,不然两年前你也不会遭遇到那件事。”

    “爷爷。。”

    林抱鹤一挥手,阻止了林问道的话语。

    “所以,如果你一个月后的弟子大赛上不能重回内门,为了你的安全,老夫将送你出逐日山庄,至于去哪里,那就看你大赛表现了。”

    心中叹了口气,林问道点了点头,最终还是没有将内心深处的话说出来,向林抱鹤告了声,缓缓地向自己的屋内走去。

    “问道,爷爷相信你不会令我失望的,以你的天赋一定可以打破逐日山庄万年诅咒!‘唯有林问道’这五个字是你令爷爷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