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第五章

    “宋笙!你跑哪里鬼混去了啊?!南楼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说是和你约好去吃饭,你中午就该到了,这都下午还没见影子,打你手机也不接!”宋离原皱着眉走到警局门口的时候,刚好见到自己要找的人走过来,顿时浓眉一竖喊道。

    宋笙听闻哥哥说起死党南楼,这才发现自己忘记了和死党约好见面了,一时间心里有些发虚。

    宋离原这个人正气又脾气暴,对妹妹最是爱护担忧,但是平日总要用吼得来和她说话,实在是性子别扭。这么吼过一通,关切的扫视了一通,见到她浑身上下没有什么事,也就消了气。这么一消气,他就发现了另外的两个人,一个屈教授他是认识的,还有一个看上去脏兮兮的孩子,他不认识,这三人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

    宋笙当下三言两语解释了事情的经过,说起自己勇斗歹徒时脸上笑容耀眼,颇有自豪之色,但是在宋离原看来就是欠揍。他捏起拳头在她脑袋上一砸,看上去恐怖实际上力道轻的和没有似得。

    宋离原砸了这么一下也不和自家妹子多说,而是很不好意思的看着一言不发的屈衍仲,说:“屈博士,我妹妹给你添麻烦了,今天花费我会给你打进卡里面的,真是太谢谢你了。”

    说实话,宋离原还真没看出来这位屈博士是这么个热心肠的人,听闻他花了四个小时开车送妹妹和这个孩子过来,心里咂舌不已,同时心中的感谢之情尤其真诚。

    屈衍仲站在那摇了摇头:“不用,我先走了。”然后他就这么走了。看着他的背影,宋离原的一大通感谢之言又憋回了肚子里。他也没觉得屈衍仲的态度不好,而是感叹了一下这位大自己四岁的屈博士不愧是天才,性格孤僻的连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齐关河看看那开车离开的屈衍仲,先是大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变得有些不安。他虽然很怕屈衍仲,但是有他在的时候,他也觉得很安全,现在屈衍仲走了,他忍不住用力握了一下宋笙的手。

    宋笙立刻就感觉到了,她握紧齐关河的手,一拍宋离原的胸膛说:“哥,身上有零钱没?”

    “干嘛?”宋离原问是这么问,手里已经在掏钱了,一边掏一边说:“你那些东西都掉了,还是快点去补办一下卡那些,等会儿你要买东西就先用我的卡。”

    宋笙连连点头,在他手上抽了张红色的,然后拉着齐关河往旁边的一个超市里走。等她们出来,她和齐关河嘴里都叼了根棒棒糖,齐关河手里还有一些其他的零食。

    宋笙今天本来是休假的,警局里其他人见到她牵着个孩子回来了,都打趣她是把自己的儿子带来认门了,又被宋离原瞪着眼给压了下去。宋笙也不在意,嘻嘻哈哈的和前辈们开了几个玩笑,一面往里走,然后她把齐关河给到了一间空置的休息室。

    让齐关河坐在椅子上,宋笙自己也拖了一把椅子过去,她想了想开口问道:“我现在应该联系你家人来接你,但是在这之前,我想问问你,是不是在家里被虐待了?我听你那时候说起你妈妈的时候……要是你真的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说,你现在总该相信我是警察了。”

    齐关河垂着眼睛,好半晌摇摇头,“你打电话让那个女人来接我。”

    宋笙听他连妈妈都不愿叫,只说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心结,看样子他不肯说,她再多问几句,插科打诨,齐关河都是闭着嘴不说话,宋笙也没有办法了。

    她叹口气,重新扬起笑容在齐关河头上摸了摸,“我的手机丢了,你先记下我哥的号码,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要是真的有什么困难的话,我不介意你和我说的。”

    齐关河静静垂头坐在那里,两滴水渍摔在裤子上,砸出两团深色的痕迹。

    宋笙坐在他身边给他妈妈打电话,一个两个,连连打了十多个都没人接听。很快,齐关河已经神色如常了,坐在她旁边发呆,嘴里的棒棒糖在腮帮子上鼓起来。

    宋笙看他一眼接着打,终于在打了二十几个的时候打通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很不耐烦的女声,“谁啊?”

    宋笙颇严肃的说道:“你好,你是梅相霞女士吗?这里是S市警局。”

    对面的女声大了些,有些尖利的喊道:“警局?警察找我干嘛?我可没做过什么犯法的事啊!”

    “梅相霞女士,你误会了,是你的儿子齐关河走失,现在在我们警局,请你来带他回家。”宋笙话音刚落,就听见电话里那个女声骤然放松了下来,“哦,我知道了,我有空会去接的。”

    听到这话,宋笙皱了一下眉,她又问:“梅相霞女士,你的儿子走失了这么久你没发现?”

    “嗯嗯嗯我知道了,我很忙先这样,等下去接他。”对面急急忙忙的把电话给挂了,在被挂掉之前,宋笙隐隐听见那边有个男人的声音。想到齐关河说他爸爸死了,宋笙心里一动,但是也什么都没说。

    宋笙就陪着齐关河一直等在这里,还把自己的手提电脑拿过来给他放动画片看。然后她用老哥的电话给死党打了个电话,刚一接通,她讨好的喊了一声“南楼”,那边就传来一声冷笑,听得宋笙头皮一麻。

    下一刻,宋笙就听到死党那轻柔婉转的声音传入耳中,“宋笙,你好大胆子啊,放我鸽子?嗯?我好不容易请一天假,就被你这样给浪费掉了,嗯?”她声音越是温柔,就说明她越是生气。

    宋笙听到她语气连忙解释道:“南楼你听我解释啊,我这不是半路上见义勇为去了吗,就没来得及和你联系嘿嘿~”

    宋笙的朋友不少,但要是说好朋友死党,就这么一个,刚好也在S市工作,是做室内设计的。南楼比她大了一岁,两个人都是刚刚毕业,南楼家里不少做这一行的,南楼一毕业就去了叔叔开的公司,看上去混的是比宋笙这个小警员要好。

    宋笙这回就是准备去蹭吃蹭喝,没想到连面都没能见到。宋笙听到南楼在电话那头一直冷哼,连把事情全部说给了她听。果然听完之后,南楼总算缓和了一些。

    “你现在都能赤手空拳和歹徒搏斗了,你这么女英雄,你政委妈妈和法官爸爸知道吗?”

    “唉南楼你可别出卖朋友啊,我爸妈本来就不许我到这里来的,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抓我回去,我哥可是保证了我就在局里做点文秘工作不需要做危险的事,我才勉强能留在这里的。”宋笙可怜兮兮的说,反正她装装可怜,死党肯定就不会计较了。

    果然南楼听她害怕,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起这事了,转而道:“我这次让你过来,本来是想告诉你我今年十月要结婚了,想请你来当伴娘的。”

    南楼这一下子来了这么大一个雷,把宋笙震的跳了起来,大呼:“什么,你当年不是说世界上的男人没一个好的,要终身不嫁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啊!我连恋爱都没谈过,你就要谈婚论嫁了,还给不给单身狗活路啦!”

    “废话少说。”南楼羞恼的说:“小心我给叔叔阿姨透露你的女英雄事迹。”

    “别别别,我就是给你开个玩笑,还没恭喜你找到眷属呢~什么人能拿下我们这朵高冷学霸之花啊,跟我说说呗~”宋笙语气里满是八卦的味道,但是南楼却不说了。

    等宋笙再催促,她就呵呵一笑,“好奇吗?想知道吗?可惜我现在因为某人的放鸽子心情不好不想说话,所以下次再说吧。”然后她就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说话说个开头就不说了的最烦人了,宋笙心里抓心挠肝的好奇,又不敢再打电话过去问。明显的,南楼还没消气呢,为了自身安全现在还是不要打过去,更过几天再联系比较好。这么一想,宋笙只能暂时按捺下来,陪着齐关河一起看动画片,两个人就吃着零食,听着电脑里传来的‘熊大熊二’,也看的津津有味。

    就在警局不远处,那说是先离开了的屈衍仲却将车停在了那里,并没有离开。他靠在椅靠上,眼睛看着警局那边,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忽然,他身上手机震动了一下。屈衍仲眼睛没有移开目光,只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垂眼扫了一下,有一条信息,寄件人一栏显示着母亲。他一顿,眼中黑色越发深邃。随手点开后,看到信息里说他的表弟游聚臣今年十月份要结婚了,让他到时候去参加婚礼走走亲戚。

    屈衍仲顿了很久才回了一个“知道了”,将目光重新放回警局那边。一直等到夜幕降临,他才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走进了警局,然后不多时带出来一个男孩子,正是他今天见到的那个叫做齐关河的男孩。

    那女人似乎在训斥齐关河,一手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又推搡着他快些走。母子两个一前一后的上了一辆车,离开了警局。屈衍仲稍稍等了一会儿,也驱车跟了上去。

    开了不久,到了一个小区。不是什么高档小区,环境嘈杂,保安做的也并不好,屈衍仲停在一栋楼下,看着女人带着齐关河上了楼。随后,靠着这边的七楼窗户亮起了灯,女人的身影在窗边一闪而过。

    屈衍仲望着那个窗户记下了位置,他神情平静,眼里却诡异的有些刀锋一样的冷意。只不过一瞬间,他就移开了目光,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