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战神吕布

第二章 战神吕布

从小一起长大,对于张扬的脾气,赵天佑最清楚,知道多说无益,于是也懒得说了,只是问道:“你怎么突然来这了?”

    “我今天下楼准备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有个人站在你家门口,我为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送快递的。我让他交给我,他说不行,说要当面交给你。”

    “真的假的?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还有人送快递?”赵天佑不相信地笑着问道。

    “当然是真的,那人现在还在你家门口等着呢。”

    看张扬的神色,不像是开玩笑,赵天佑便转过头对赵雪峰说道:“老爸,那我回去了哦。”

    赵雪峰冲着赵天佑手里的一百块,勾了勾手指,“人回去可以,钱留下。”

    “这种不义之财,花了会折寿的,还是让我来替老爸你来受难吧。”赵天佑说着,一百块往口袋里一塞,拖着张扬掉头就跑了。

    二十分钟之后,两人回到了赵天佑家门口。

    一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正站在那里。

    “你好,请问你就是赵天佑先生吗?”

    看到赵天佑出现,这穿制服的人就问道。

    “是啊,你是哪间快递公司的,怎么这么晚还送快递?”

    虽然只活了十八年,但是亏心事已经做了不少的赵天佑,对外界一直都保持着很高的警惕姓。

    “我是风顺快递公司的,这件快件是一位女士拿来我们公司,特别要求我们今天十二点前必须送到赵先生手里的。她说,过了十二点就是你的十八岁生曰,这件快件,就是她送给你的生曰礼物。”

    听到这里,赵天佑对于这快递员的身份便信了几分。

    接下来,快递员在看了赵天佑的身份证,确认他的身份之后,便将快递交给了赵天佑。

    “天哥,这么晚……不会是情书吧?”张扬满脸猥琐地猜测道。

    “情你个头,现在谁还写字?都是e—mail的好吧?”

    赵天佑三下五除二,将这快递拆开,看到里面露出一块环形纹龙玉佩。

    手里拿着这块玉佩,赵天佑有点茫然,什么人会送玉佩呢?

    “天哥,你觉得这块玉佩值多少钱?”

    张扬将玉佩拿在手里把玩了一阵,问道。

    “真庸俗,开口就知道问多少钱。”

    赵天佑一脸鄙夷地训斥了张扬这么一句,将玉佩放在灯下看了看,“瞧这卖相,应该值两百吧?”

    张扬摇了摇头,做出一副行家的样子,“摸上去蛮润的,怎么也得三百。”

    “你懂玉吗?”赵天满脸怀疑地看着张扬问道。

    张扬摆了摆脑袋,得意地说道:“电视上藏宝节目看多了,怎么也懂点啊。”

    “电视……”赵天佑略沉吟片刻,指着门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切……”张扬站了起来,“刚好我约了我女朋友去看电影,你自家慢慢自摸吧。”

    张扬说着,笑着跑掉了。

    “看午夜场这么下流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真是世风曰下啊。”

    赵天佑摇头叹了口气,自动将他高一就带女孩子去看午夜场的事情给忽略了。

    到底是谁送来的玉佩?

    带着这样的疑问,赵天佑将快递的外封拿过来看了看,只见在寄件人这一栏上,写着秀丽娟秀的三个字——楚依然。

    楚依然这名字怎么听着好像有点熟悉?但是又记不起来到底是谁。

    “不会又是仰慕我老爸美色,想要走曲线救国路线,从我这里打开缺口的狂蜂浪蝶吧?”

    赵天佑摸了摸下巴,在心里这么想着,突然发现肚子有点饿,便想着站起来到冰箱去找点吃的。

    赵天佑手里拿着玉佩走向厨房的路上,不知道绊倒了什么,突然脚下一滑,他赶紧伸手扣住门边,如此一来,他的手便被门边的倒刺刺了进去,刺得还颇深,当场就有一滴鲜血从手指流了出来,些许鲜血滴在了这玉佩之上。

    这玉佩一沾到血,便马上好像蚂蝗一样贴在了他的手上。

    赵天佑清楚地感觉到它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吸取着自己的鲜血,这把他可吓坏了,他赶紧用力甩这玉佩,但是怎么甩都完全甩不脱,这玉佩完全好像跟他的手掌长在了一起一般。

    本来冰冷的玉佩在一沾到鲜血之后,突然变得无比炙热,赵天佑全身的鲜血也陡然改变流向,朝着食指的破口奔涌而出,奔向这玉佩之中。

    只过了不到十秒钟,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鲜血流入了这玉佩之中,而赵天佑的眼睛也在这十秒之内变得血红。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脑中充斥着一种近乎狂暴的无穷战意和俾睨天下的霸道,仿佛人世间就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被放在眼里。

    虽然整个人的状态都已经跟刚才的赵天佑完全不同,但是赵天佑的意识还是非常清醒和完整的,并没有丝毫和动摇,更没有消失,只是他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根汗毛都充满了力量,这力量任何人都不可阻挡和抵抗,只能臣服和顺从。

    这力量大到赵天佑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完全无法承受,简直像是要被撑爆一般,全身的骨骼都咔咔作响。

    “我靠,哥不会是要穿越了吧?”

    很快,赵天佑便只留下一声哀鸣,便晕了过去。

    在昏过去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一个古装男人出现在房间里。

    只见他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满脸都是冲天的傲气。

    “不想我吕奉先英明一世,到头来竟要奉如此平庸竖子为主。”

    在彻底昏迷之前,他听到这个英武非凡的男人极为不满意地说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天佑才重新醒转过来,此时他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

    醒过来之后,赵天佑的意识里所闪出来的第一个字就是——痛。

    从皮肤到肌肉,再到骨骼,浑身上下每一处除了痛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感觉。

    这无处不在的痛让赵天佑几乎是一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出了一身冷汗,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达到了武侠小说里所写的筋脉寸断的境界。

    “放心吧,你只是差点死掉,并不是真的死了。”

    随着这个有些不屑的声音的响起,赵天佑这才注意到身边还有个人,手里把玩着他的那块环形纹龙玉佩。

    尽管思想算是比较活络,幻想力也算充分,但是当面前真的站了一个千年之前的古人的时候,赵天佑还是难免地有些茫然了,“你是……吕布?”

    “在我们那个时代,直呼别人的名字是不礼貌的行为。不过,看在你差点死掉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坐在床头的吕布站了起来,“好了,不要装死了,赶紧站起来吧,你已经休息了半个多小时了,该站起来走动走动了。”

    赵天佑不解地问道:“我只是睡了半个小时吗?我怎么觉得我好像睡了很久很久?”

    “如果不是我用五觉圣王功给你续命,你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不觉得久呢?”

    看到吕布一身古装,但是满口流利的现代语言,赵天佑总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他于是忍不住问道:“你真是吕布吗?怎么你说话那么现代?不是应该一口文言文的吗?”

    “三年前我便已经苏醒,只是依然被封印在玉佩之中无法出来,但这世间的种种全都在我眼中,三年下来,我已经完全适应了你们这个时代的语言和生活习惯了。”

    听完吕布的解释,赵天佑却又有了新的疑问,

    “三年前你就苏醒了?然后被人封印在玉佩之中?是什么人将你封印的?”

    “我答应了那人,要等适当的时机才能告诉你,现在还不是时候。”

    赵天佑正要再问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头痛欲裂,“老实说,为了解开你的封印,你吸了我多少血?”

    吕布瞄了瞄赵天佑并不健硕的身体,“就你这身板还能吸多少呢?按照你们现在的计量单位,也不过区区五公斤而已。这也就是我,如果是别人,就靠这点鲜血,是绝不可能脱离封印的。”

    “五公斤?”赵天佑的脸绿了,“我全身能有多少血?”

    “八公斤左右吧。”吕布若无其事地答道。

    “我应该已经是个死人啊。”赵天佑无力地眨了眨眼睛,“还是说,我已经死了?”

    “我刚才已经说了,你还活着,虽然不那么健康。”

    “一个人全身上下的血液流失超过百分之三十就会致命,我一次流掉了百分之六十多,怎么可能不死?”

    赵天佑望向吕布的眼神,有点小愤慨。

    你个坑爹玩意,你真当我没上过生物课啊?

    “只要你不是流失百分之百的血,我就不会让你死,因为你死了,我也就死了。”

    “死?你不是早就死了吗?”赵天佑飞快眨了一阵眼睛,“还是说,罗贯中和史书忽悠了我们所有人,你根本没死?”

    “上千年前,我确实死过一次。不过那时候死去的只是我的肉身,并不是我的元神。”吕布说着,转过头看着赵天佑,“我现在能够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想要知道更多的话,你要变得强大起来,才有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