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希望是朋友

第二十章 希望是朋友

秦庄儿虽然嘴里说着欢迎的话,但是却只是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陈若愚见状,便将张开的双臂收了起来,笑着缓缓走了过来,“嘴里这么说,可是脸上却一副狠狠的样子,秦姐姐,你这也实在是太没有诚意了吧?”

    说话间,陈若愚已经来到了三人旁边,自己寻了个位置大喇喇地坐下,转过头,瞅了王晓依一眼,“晓依妹妹,你干嘛也一副这么发狠的模样?不就是偷看你一次洗澡吗?还没偷看成。”

    “我不想和你说话。”王晓依转过脸去,不满地说道。

    陈若愚在这两个女人这里都讨不到好,便自然而然地看向了赵天佑,“小帅哥,你一定就是赵天佑吧?”

    “你好,我叫赵天佑。”和秦庄儿和王晓依不同的是,赵天佑很大方地朝着陈若愚伸出手,说道。

    看着赵天佑伸出的手,陈若愚略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跟他握在了一起。

    两人双手相握的时候时间非常之短,但是就在刚才这一刹那之间,赵天佑便感到一股他此生以来从未感受过的强大力量,猛然冲入他的识海。

    好在赵天佑和郭嘉早有准备,耗费了许多的时间,在识海之内,构造了一个幻境。外来的入侵者进入之后,只能看到赵天佑的识海之中拥有一个吕布,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守护灵。

    赵天佑的这个准备,原本是为了应对世家大族的族长之类的超级高手来试探而专门设下的。为了这个准备,他耗费了一周多的时间。

    然而,即使是早就准备,这股强大力量冲进来之后,郭嘉事先布置的幻境也只支撑了不过一两秒的时间,便有能量耗尽,趋于崩溃的迹象。

    赵天佑见状,赶紧将手不着痕迹收了回来,然后,他看到陈若愚的脸上依旧是笑盈盈的,看不出任何异常。

    到这时候,赵天佑才知道,这个陈若愚是多么可怕。他只用了一两秒的时间,就几乎将自己和郭嘉辛苦一周多准备的幻境给废掉。

    而现在,如果想要这个幻境再起作用,赵天佑就必须得跟郭嘉一起再花一周多的时间,补充能量,重新修补这个幻境。由此可见,赵天佑和这个陈若愚之间有多么巨大的差距。

    “一直多有传闻,说残缺的吕布,落到了陶阿姨手里。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听到陈若愚这看似随意的话,赵天佑不由得问道:“残缺的吕布?不知道三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打来到中京,赵天佑就没有打算隐瞒吕布在他手里的事实。因为他知道,吕布是他母亲所获得,这件事陈家也知道。

    这种事要瞒下面的人可以,但是如果想瞒住中京城的大佬们,那就是吃人说梦了。

    这段时间自己在赣南这么一闹,相信很快吕布在自己手里这件事情就会成为公开的秘密,隐瞒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

    所以,他才会这么直白地表示出自己对陈若愚这个话题的高度关心和好奇。

    “难道陶阿姨没有告诉你吗?吕布之所以会沦为一个s级守护灵,是因为他的元神失落了他的方天画戟。而这个方天画戟,就在他当初的最爱貂蝉的手里。如果能够找到貂蝉,重新得回方天画戟,那么吕布就可以重新成为传奇级守护灵。”陈若愚笑着说道。

    赵天佑忍不住又继续问道:“听起来,三少你好像知道貂蝉的下落?”

    “知道倒谈不上,不过我倒确实是有一点小线索。”陈若愚笑笑,说道,“原本这样的秘密是不应该告诉你的,但是看在今天初次见面,就当是送你个见面礼吧,我把这个小线索告诉你。”

    “请讲。”赵天佑马上说道。

    “你知道金智南吗?”陈若愚问道。

    “金智南?”赵天佑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这个人就是王晓依刚跟他说的将要被金家派来对付他们父子的那个人。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个人,但是正常来说,他应该不知道才对,于是他摇头道:“我不知道。”

    “你放心,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认识他的。”陈若愚再次笑笑,“据我所知,他知道貂蝉的下落。”

    说到这里,陈若愚卷着嘴角看着赵天佑,“怎么样?老弟,哥哥给你这个礼物还算丰厚吧?”

    赵天佑礼貌地笑了笑,没有接陈若愚的话,心里只是在想,陈若愚突然闯进来跟他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单纯的花花公子的话,他的兴趣应该都在女人身上才对,为什么会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呢?

    看来,这位花花大少,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简单。

    “好了,礼物送到了,接下来……”陈若愚摆着脑袋两边看了看,笑嘻嘻地同时对秦庄儿和王晓依问道,“秦姐姐,晓依妹妹,接下来你们哪位陪我喝酒啊?”

    这时候,刚好新一批的客人也来了,秦庄儿便趁势站了起来走下去接待客人。而王晓依则是故意装作拿赵天佑当挡箭牌的样子,一把拉住赵天佑,“走,我宁愿跟你喝。”

    说着,便牵着赵天佑走了。

    而赵天佑也装作一脸愕然地跟着王晓依走开了。

    陈若愚看着赵天佑和王晓依的背影,又伸出手拿着王晓依和赵天佑刚才的用过的杯子分别在手里把玩了一番之后,便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今晚的派对,说白了只是为了方便赵天佑和王晓依会面,而专门放出的一个烟雾弹而已。然而,虽然是做戏,也要做足十分。

    所以,在派对上,秦庄儿便煞有介事地领着赵天佑跟今晚来参加派对的每个人都进行了介绍。

    之后大家便是在一起吃吃喝喝,过了一会,便各自散队,三五成群的各自勾兑在一起喝酒聊天了。该唱歌的唱歌,还跳舞的跳舞。

    王晓依虽然还是想跟赵天佑在一块,但是这时候却是不太方便了,只能和相对关系较好的几个人一起喝酒去了。

    到头来,反倒是赵天佑这个主人家变得孤苦伶仃了。

    赵天佑倒也不以为意,自己找了部电影,端了一堆熟食,准备看电影。

    就在这时候,陈若愚又是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边,一边伸手吃着赵天佑的熟食,一边笑着问道:“介意我抢你的熟食吃吗?”

    赵天佑笑着答道:“介意也没用啊,你这不都吃上了吗?”

    “哈哈。”陈若愚爽朗地笑了笑,然后又说道,“瞧你小气的,难道我前面送你那么一个大礼,还顶不了你这几块熟食吗?”

    赵天佑转过头看了看陈若愚,试探着说道,“我们在赣南跟金家闹成什么样子,我想陈三少大概也是听过的。我刚才听秦管事跟我介绍了,这个金智南可是个超级青年才俊,甚至于年纪轻轻,就敢争族长位置,以至于被驱逐出境。这次为了对付我们两父子,金家专门把他从南美找回来,就在这节骨眼上,你却跟我说他知道貂蝉的下落,你这是礼还是坑,这还得两说呢。”

    陈若愚咬了口熟食,说道:“金智南是有几分本事,不过我猜他不是你的对手。”

    听到陈若愚这话,赵天佑顿时笑了起来,“陈三少,我只不过是个马上就要高考的高中生而已,你不要太看得起我。”

    “我不是看得起你,我是看得起我自己。”陈若愚淡淡地说道,“你的资料我研究过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不止吕布一个守护灵吧?”

    一听到陈若愚这话,赵天佑心中顿时大惊,不过脸上确实不动声色地笑道:“陈三少,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这么天纵英才的。我可没有本事拥有双守护灵。”

    “这么说,你还不止双守护灵咯?”陈若愚说到这,转过头看了赵天佑一眼,“看来,你爷爷不愧是中京第一战略高手,他选的大争之子确实非同许可啊。”

    越是听到陈若愚的话,赵天佑越是心里开始发虚,因为这家伙说话东一句,西一句,好像彼此之间完全没有联系,但是却又偏偏每句都戳到要点,让人完全捉摸不到头脑。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试探,还是真的心里知道什么。

    面对这种局面,赵天佑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苦笑着摇头道:“我看你真是喝醉了,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也许我是真的醉了吧。”陈若愚苦笑着长叹一口气,又补充道,“其实,我是真希望我是真的醉了。”

    赵天佑见到陈若愚这幅模样,忍不住说道:“刚才听秦管事说你是全中京城最大的浪荡公子,但是我怎么觉得你现在一点也不像是个浪荡公子啊?”

    “你也不像一个高中生啊,不是吗?”陈若愚侧过头,看着赵天佑,笑道。

    赵天佑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陈若愚又沉默着在赵天佑身边坐了一阵,然后突然又站了起来,“好了,累了,我回去睡了。”

    这时候大家都正吃喝玩乐到高潮,也没谁记起来送他,秦庄儿倒是注意到了陈若愚想走,不过也装作没看到。

    “看来你在中京人际关系不怎么样嘛。”赵天佑说着,笑着站了起来,“还是我来送送你吧。”

    陈若愚笑了笑,没有阻止他。

    两人很快就走到门边,在服务员将门打开的时候,陈若愚又突然转过身,拍了拍赵天佑的肩膀,“希望我们最后是朋友。”

    说完,陈若愚便出门去了。

    而赵天佑则是站在门边,老半天都没有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