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逼入险境

第3章 逼入险境

这块灵晶对行羽来说价值巨大,特别是在这双帝山脉之中,说不定就有凶猛的灵兽突然出现,袭击行羽。于是他不敢多做停留,收好灵晶,片刻不停的朝着行家镇而去。

    “有了这块灵晶,不管是对我的修炼还是改善家里的生活,都意义重大。”

    行羽边走边想,然而仅仅才走出百米之远,让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见刚才不知逃到何处去的金刺猪,竟然再次出现,并且正好拦在行羽回去的道路上。

    那一对凶狠的猪眼死死盯着行羽的胸口位置,察觉到这一情况,行羽心里突地咯噔一下,心里暗暗叫苦。

    “这畜生竟然又回来了,真是阴魂不散,看来是将我当成了他的腹中美餐!”

    灵兽的修炼体系虽然和人不同,但一些增强灵力,改善体魄的天材地宝同样对灵兽有着妙用。而这只金刺猪,只是是因为感受到了行羽怀里那枚灵晶散发的灵力,所以才在逃跑之后去而复返。

    而行羽因为境界太低,又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习,对于这些武道知识并不了解,因此仍是认为金刺猪的去而复返乃是将他看作是一顿美餐。

    “哼哼!”

    没让行羽有更多的反应时间,金刺猪吼叫着就朝行羽冲来。行羽此时尽管体力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但是在这种危急时刻,仍是提起十二万分力气,转身就逃。

    行羽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逃离金刺猪的追袭,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要紧的。他拼命的狂奔,只是往金刺猪追来的相反方向逃去,即便他逃跑的方向是向双帝山脉深处而去,他也顾不上了。

    跑着跑着,行羽渐渐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如今他为了躲避金刺猪的袭击,已经深入双帝山脉接近二十里的地方,进入了一片密林之中。可是这一路上,除了这只金刺猪,竟然一只灵兽都没有看见,这让行羽大为疑惑。

    又跑出百米,行羽此时的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可金刺猪仍然穷追不舍,他不免在心里想道:“也许是我命里注定要死在这里,成为那头畜生的腹中餐了吧。”

    又踉跄的跑了几步,行羽双腿一软,终于瘫倒在地,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他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回头朝金刺猪望去,此时的他已在暗暗后悔,不该因为赌气孤身一人来到镇子东边的小河喝水,若是回家喝水,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

    然后,行羽转身回望时,却看见了他不敢相信的事情。只见金刺猪就停在离他数十米远的地方,不停的用嘴拱着地,发出“哼哼”的叫声,却不再向前迈进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那头畜生为什么不追过来了?”

    行羽不明白个中缘由,然而尽管金刺猪不再朝他追来,行羽仍然不敢大意,天知道金刺猪会不会突然又冲过来,以金刺猪的速度,这一点距离,以行羽现在的力气连起身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那头畜生就在那里看着我,不追过来,可是也不肯退去,我还是趁早离开此地为好。”

    行羽艰难的起身,摸了摸怀里的灵晶,确定还在之后,这时被金刺猪追的差点力竭而亡的行羽心里突生一股怨气,狠狠的瞪了金刺猪一眼。

    “孽畜,今天你杀不死我,算我命大,将来我强大了,必然回来找你。”

    撂下这句狠话,行羽再不作停留,打起精神,朝着密林深处走去。他是想远离金刺猪,另寻他路返回行家镇。

    约莫走了小半个时辰,连走带歇的行羽渐渐恢复了一些体力,可是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摆在他面前,他迷路了。

    这片密林枝繁叶茂,树木参天,就连阳光都很难射透进来,四周都是茂密的古树,看起来都一样。双帝山脉甚少有人出没,此时迷路,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此时的行羽心里没有一点主意,迷路的他,根本不可能走出这片密林,更何况,还随时可能会遇到凶猛的灵兽。

    “行家镇在双帝山脉的西边,我一直朝着双帝山脉的方向跑去,现在是午后,太阳应该在西边,我只要朝着阳光照射过来的方向,一定可以走出这片密林。”

    这样想着,行羽抬头看向天空,凭着树叶之间照射进来的微弱阳光,行羽判断出了方向,循着阳光照射的方向而去。

    才走出没多远,行羽发现这一片密林,竟然出奇的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行羽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于是,他加快脚步,想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嘶嘶”

    这嘶嘶声突然打破了静谧的树林,行羽心里听得分明,不免打了一个激灵,脚步也加快了许多。然而,这个声音无论行羽如何逃离,始终就在他耳边响起。

    “蛇,这是蛇吐信的声音,在这里生活的蛇,一定是灵兽。”

    行羽反应过来,立刻发足狂奔,他直觉感到,这只蛇类灵兽一定比金刺猪的品阶还要高,而这意味着它对行羽的威胁性也要大得多。

    经历过一连串疾驰的行羽,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支撑他的双腿了,一个踉跄,行羽直接栽倒在地。当他再次抬头时,赫然看见一只巨大的蟒蛇头浮动在眼前,猩红的蛇信就就像索命的红绳一样,让行羽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寒意。

    行羽急忙双手撑地,手忙脚乱的向后退去,他这时才看清楚,那时一条足足将近二十米长的巨大蟒蛇,蟒蛇的腰围直径足有一米。黄褐色的圆斑布满了蟒蛇的全身。

    “才摆脱那只金刺猪,又遇到这条巨蟒,我这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行羽虽然不认识这条蛇形灵兽,但是他早已想明白,金刺猪之所以不敢深入这片密林,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里是这条蟒蛇的领地,而周围看不见别的灵兽,只有一种解释,这条蟒蛇实力强大,俨然是这一片区域的王者!

    蟒蛇滑动着身子,慢慢向行羽逼近。行羽此时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里,他往后再退,后背突然撞在了一块坚硬的物体上。回头看时,原来后面是一颗参天巨树,行羽的后背就抵在树身上。

    这下连退路都给堵死了,蟒蛇似乎也发现了行羽已经没了退路,吐着蛇信渐渐朝行羽滑动过来。

    “妈的,拼了!”

    行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猛地发力,朝着身旁一侧扑去,想要躲开蟒蛇的袭击。那灵兽有着相当的智慧,也看出了他的意图,于是不在耽搁,张开血盘大口,突地朝行羽袭来。

    行羽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堪堪躲过了这次袭击,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原来蟒蛇一击未中,被行羽躲了过去,巨大的蛇头却撞在了那颗巨树之上。而五六人合抱的巨树也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被瞬间拦腰折断。

    “天呐,这一击若是撞在我身上,岂不是能够让我粉身碎骨。”

    见识到这可怕的撞击力,行羽又惊又怕,用手抚着胸口,大口喘气。这一摸胸口,立刻发现不对,灵晶不见了!

    目光在四周寻找,这才发现,原来刚才在地上打滚那一下,将怀里的灵晶给掉了出来,如今那颗灵晶就在离行羽不远的地上静静的躺着,散发着淡淡的灵光。

    “这枚灵晶对我很重要,有了他,我在二十岁之前突破到锻体大圆满的底气就更足了,决不能把它丢了。”

    行羽顾不上危险,手脚并用的迅速爬向灵晶的位置,终于将灵晶捡起,紧紧的握在手中,揣在怀里,这才放下心来。

    而那只蛇形灵兽一击未中,还一头将一颗参天巨树拦腰撞断,也是动了真怒。

    灵兽回头望向行羽,一双三角蛇眼狠狠地盯着行羽。突然,那一双蛇眼闪烁起碧绿的幽光,那道绿光只仅仅出现了一瞬间,行羽在看到那道绿光时,却突感天旋地转,大脑如遭重击,仿佛灵魂都要从体内飞离出去,紧接着,行羽眼前一黑,终于失去了知觉。

    ......

    当行羽再次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团用树枝、树叶和杂草堆积而成的圆窝之中。四周都是参天巨树,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

    大脑仍然有着强烈的疼痛感,整个人昏昏沉沉,过了好一会儿,疼痛感才慢慢消失,行羽的意识也逐渐恢复。

    行羽恢复意识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探手入怀,发现灵晶还在时,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在行羽眼里,这颗抵得上父亲八年薪奉的灵晶俨然比他的命还重要。

    双眼打量着四周,行羽发现周围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骨骼,杂乱无章的散落在地面上。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先前被那只蛇形灵兽追袭,后来灵兽眼睛突然闪出一道绿光,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看来这里应该是那只灵兽的窝了,四周散落的白骨应该是那只灵兽吃剩下的食物,只是蟒蛇不应该是整只整只的吞吃的吗,不应该会留下这些骨头啊。”

    一时想不明白,行羽也就不再多想,此时最要紧的是迅速离开此地,以免那只灵蛇回来之后,让行羽也变成那堆白骨中的一份子。

    行羽才站起来,突然眼前一黑,地面上一只巨大的蛇影显现出来。抬头看时,不知何时那只灵蛇竟然再次出现,一双碧绿的蛇影正盯着行羽,而在灵蛇身后,一只只有三米多长的冒出头来,滑动着身子,慢悠悠地朝着行羽爬来。

    此时行羽想要逃跑,但是不知为何,看到那双碧绿的蛇眼,双脚就像定住了一样,任凭行羽如何使唤,就是迈不开步子。

    那只小一些的灵蛇,已经爬到了行羽的面前,猩红的蛇信拍在行羽的脸上,让他感觉一阵恶寒。

    小一些的灵蛇似是感觉到了行羽胸口的异样,将蛇头对着行羽的胸口,蛇信一卷,那颗灵晶就被带了出来,转眼就被那只灵蛇吞入腹中,旋即蛇眼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行羽瞪大了双眼,看着这颗被视为比自己命还要重要的灵晶就这样进入蛇腹,内心无比暴躁。

    他想反抗,然而无论他如何愤怒,全身却始终有一种无力感,让自己动弹不得,那无力感来源于灵魂深处,让行羽无法挪动分毫,眼睁睁地看着灵晶被吞,而自己也即将葬身蛇腹。

    吞下灵晶的那只灵蛇,回头看了一眼巨蛇,那巨蛇吐着蛇信,像人一样微微点了下头,小一些的灵蛇立刻回过头来,张开大嘴,朝着行羽扑来。

    行羽身不能动,双眼却看得非常清楚,他已经能够看到那几颗尖锐的,呈倒钩状的蛇牙,以及通过嗓子眼显现的幽黑腹洞。

    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眼看已经没了生路,行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