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毕业在即

第2章 毕业在即

虽然我经常打工,在校学习和呆的时间并不多。但是那个青春年代大家都拥有一颗单纯的心,所以,尽管我自己觉得我和她们并无太多感情,但是她们却待我如亲生姐妹。经常会救济我的生活,关心我的情况,现在又会语重心长的关怀我对未来的打算。

    刚开始,我总是恬淡一笑,泰然处之。后来,我的心里却越来越发慌。由于经济窘迫,我错过了各种公招考试。其实也不能叫错过,因为我舍不得报名的钱,像我们这样无权的人,即使笔试过了,面试也过不了关的。所以我不想浪费的救命钱在那些徒然无望的空想中。

    其实,社会也不完全是残酷的,同寝室的姐妹还是有2个成功晋级,也许是因为她们的刻苦,成绩确实太过优异。也或许,人家的父母亲戚暗中活动了。

    渐渐的,8个人已经有4个人找到了工作。到最后,另外2个也通过国家的支援活动曲线救国找到了工作,就剩下我和小丫。小丫人如其名,个子小小的,身体也不好,她不找工作自然是因为身体原因,不过家里的安排是毕业后就回家的,连结婚对象也找好了,自然无需操劳。

    距离离校的最后一个月,我几乎都不回寝室了,我长期在外面打工,借此来掩盖我的心慌。虽然我来自偏远山区,但是我的内心却如同大山一样高傲。我不想从任何人眼里看到怜悯和嘲笑,我宁愿回避。

    打工时候认识了一个小姐妹罗莎,是另外一个工科学校的,情况几乎和我雷同,不喜欢专业,所以不想找工作。但是她比我运气好,家里人有钱也小有权,给她在老家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工作,但是她还是不愿意去。于是拿着丰厚的生活费,在外面和我这样的穷人一起打工,由于她们学校离市区较远,她在市区租了一个房子,借由姐妹轻易,我也理所应当的搬到了她那里蹭吃蹭住。

    又过了10天,学校的毕业论文答辩也结束了,室友们都顺理成章的获得了毕业证书,大家还带着博士帽,穿着博士服拍照留影。其实那只是学士服,只是长得比较想象而已。但是谁又会在乎呢?在乎的只是各自即将飞出校园的不同心情而已。

    我捧着那本大红证书,没有喜悦,也没有感叹,因为这个耀眼的红再次提醒我,必须要离开了,你最后一片避风的稻草也即将失去。

    我在回出租屋的路上接到了罗莎的电话,说晚上请我吃大餐。对于蹭吃蹭喝,我一向比较积极,早早的来到楼下的饭馆等候着。所幸她很快就到了,带着一个男人。

    原来是告诉我她找到个不错的男朋友,所以请客吃饭。我礼节性的和他握手之后,再也没有刻意打量他。这和以往我见室友的男朋友一样的场景,无论他优秀与否,都是一个和我无关的人。只是有机会吃大餐,我由衷的感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