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老头,你谁啊

第3章 老头,你谁啊

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一间特护病房内,叶浩然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

    由于不知道叶浩然的身份,那位尹总也没交代他具体要怎么办,所以虽然基本判定叶浩然死刑,施仁义还是找了一件特护病房安置,虽然并没有插上诸多仪器,但也拿了最好的药用着。

    而对于这一切叶浩然都并不知情,此刻他发现自己好像能动了,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古朴而又大气的宫殿门口。

    袅袅雾气萦绕在宫殿四周,好似仙宫,让人看不真切。黄犁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一只凤凰展翅欲飞,屋顶上青瓦铺就,琉璃做顶,好不惹眼。玉石堆砌的墙板间,紫檀木雕琢的大门仿佛镶嵌其中,一般的四方门,上面只有两个门环,简约中透着厚重。门前两根青石柱上各有一条金龙,栩栩如生,恍若下一秒就要腾空而起、隐没云端。

    虽然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眼前的宫殿着实把叶浩然给惊着了,于是他鬼使神差地推开了宫殿的大门,抬脚走了进去。

    进来之后叶浩然才发现,宫殿里面没有想象中的云顶檀木做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的景象。相反却显得有些苍凉,只见殿内一排排书架随意的摆放着,没有任何规律可言。除去这些书架之外,入眼之处,别无他物,这个发现不禁让叶浩然有些目瞪口呆。

    “我去,这尼玛真是坑爹啊,外面看起来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里面就这样?不带这样玩的好吧?”

    气急败坏了好一会,叶浩然才从那巨大的落差中缓过神来,开始查看书架上的物品。只见近乎一半的书架上都摆放着名片大小的玉牌,叶浩然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只是这玉牌入手温润,让他不禁猜测这些都是好玉,盘算着是不是可以打包带走。

    而后叶浩然来到一个满是书本的书架前,有些兴趣缺缺的随手拿起一本,瞥了一眼之后,眼珠子差点没飞出来。

    “我嚓,太极功!还尼玛张三丰!”

    随手翻了翻,发现里面还真有东西,好像是教人练功的样子,这下叶浩然真的懵了,难道哥们这被撞了一下之后转运了,捡到了传说中的武功秘笈?

    摸了摸鼻子,叶浩然又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入眼赫然是:抱朴子,葛洪。

    对葛洪这个人,叶浩然还是多少知道一点的,据说是华夏古代道家一个很有地位的人,传说他活了几百甚至上千年。

    想起之前网上看过的一些关于葛洪的传说之后,叶浩然凌乱了,吧唧了一下嘴,喃喃道:“我嚓,玩真的啊...”

    此时,一个缥缈的声音响起:“怎么?你不希望是真的吗?”

    叶浩然登时一个激灵,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颤抖着声音问道:“谁?是谁?有,有种出,出来...”

    “好,如你所愿。”

    听到这句话叶浩然都快哭了,我去,干嘛呀?我让你出来你就出来啊,还有没有点品格、有没有点节操了!

    不过在叶浩然还没哭出来的时候,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道人影,嗯,准确来说是一个老者。

    老者白发如雪散落肩头,但面色红润犹如婴儿般细腻,身着一身灰色长袍,整个人显得十分飘逸,一副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姿态。

    在叶浩然观察着老者的时候,老者也在打量着叶浩然,面色平静不带一丝表情,眸子里无喜无悲,只是静静地看着。

    在老者的目光下,叶浩然浑身不自在,好像没穿衣服被人看似的,这种感觉让他几乎要抓狂了,不禁恨恨地开口问道:“老头,你谁啊?”

    叶浩然的神态被尽收眼底,老者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你猜。”

    “我猜你妹啊我猜,你猜我猜不猜...”叶浩然瞪着老者,心里那个火大啊,这老货看起来像个得道高人,可是为毛这么不招人待见呢。先是吓得人都快尿出来了,然后又色眯眯的盯着人家看,真是讨厌至极。

    “你觉得我不招人待见?”老者笑呵呵的问道。

    闻言,叶浩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差点没跳起来,戒备的盯着老者,“你,你能看穿我的心思?”

    老者呵呵一笑。

    看着老者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叶浩然很想把自己的鞋底恨恨地印上去,但他不敢也不能这样做,极力地压下心中的这个冲动,正色道:“之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不过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又是什么地方?”

    听到叶浩然的话,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两个问题先不着急,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记住,是老实回答,不然我是能看出来的哦。”

    “知道了。”叶浩然点头同意,心说我知道你能看穿人的心思,嘚瑟毛啊。

    老者促狭的看了叶浩然一眼,察觉到老者的目光叶浩然有些脸红,毕竟心里诽腹别人还被发现这种事情还是比较尴尬的,特别是说得还不是什么好话的时候。

    “那我问你,如果你遇到一个重伤垂死的人,你也有能力救他,你救是不救?”

    看到叶浩然没有一丝犹豫的点头,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又问道:“那如果你救他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呢?你还要救吗?”

    叶浩然想了一下,还是点头,“要救。”

    “嗯,不错。我再问你,如果要救他需要你付出生命呢,你还愿意救吗?”老者右手轻轻捋着胡子,摇头晃脑的问道。

    闻言,叶浩然皱了皱眉头,低头想了一会,道:“不救。”

    “为什么?”老者追问道。

    “不为什么,他的命是命,我的命也是命,而且我有我的牵挂、我的执念,我不会当这种烂好人,说为了救一个人放弃这些和我的生命。”

    老者闻言愣了一下,定定的看着叶浩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叶浩然面色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随即老者收回目光,轻咳了一声,道:“那你去挑两件吧,本来是一件的,不过老夫看你小子还挺顺眼,再送你一件。嗯,那边的东西也可以,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可以。”

    说着,老者还指了指叶浩然没去的那个角落,那里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以及一枚深色的玉牌。

    叶浩然古怪的看了老者一眼,双手抱在胸前,还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这一幕的老者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险些没有忍住抬手将这厮毙于掌下,憋得面色通红的转过身去,咬牙道:“小崽子,赶紧拿了东西滚蛋,老夫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你。”

    叶浩然嘴角露出一抹坏笑,神清气爽的挑东西去了,只留下老者在那气得脑门上青筋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