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第4章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漫不经心的翻看着书架上的那些类似武功秘笈一样的书册,叶浩然还是感觉有些不真实,难不成传说中那些人真的是修炼者,最后都成仙了?还是说自己是在做梦?要是在做梦这尼玛也太真实了,这些书册连里面的内容都有,真的是,算了,不管了...

    左思右想过后,叶浩然还是判定自己是在做梦,一个极具玄幻色彩的梦。心中有了定论之后,叶浩然更加的随意了,完全是走马观花似的看完了书架上所有的书册,当然,什么都没挑到。

    走到摆放玉牌的书架前,叶浩然转过身对着老者喊道:“老头,这些玉牌我能带走吗?”

    “两件。”听到叶浩然轻佻的话语,老者气得直哆嗦,几乎是捏着鼻子回答着。

    好像是对老者的答案不甚满意,叶浩然的眉头微皱,嘀咕道:“反正都是假的,还这么小气,真没劲...”

    叶浩然的嘀咕自然没有瞒过老者的耳朵,不过老者并没有搭理他,只是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一副你不识货的样子。

    而且老者心里也打着小算盘,这小崽子实在可恨,你就当这些都是假的好了,最好是你什么都别拿,有你哭的时候,嘿嘿。

    看着面前一排排书架上的玉牌,叶浩然有些意兴阑珊,摇了摇头走向了老者之前指向的那个角落。那里只有一排书架,上面是一些瓶瓶罐罐,在最底层的犄角旮旯里有一块深绿色的玉牌。

    对这些瓶瓶罐罐叶浩然多少还有点兴趣,至少这些东西造型独特,看着像是古董。叶浩然一边观看,一边还在评论着,虽然他并不懂古董。

    “嗯,这个瓶子不错,特别是上面画的龙,相当的生动啊...”

    “这个香炉也不错,咦,像古代的鼎呢...”

    .....

    在旁边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老者只觉得心中一百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然后又奔腾而过,然后又奔腾而过,如此循环往复一百遍啊一百遍...

    尼玛啊,值钱的是那里面的东西好吗!里面让多少大人物抢破头的东西你不看,逮住那些烂大街的容器你在那看个没完,还一个劲的评头论足,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山炮玩意是吧。

    特么的,这珠子怎么会落到这么个极品的小崽子手里,不行了,我老人家真的不能再看了,再看一会估计要让这货给气死了。

    随即,老者的身影突兀的消失在原地。

    “咦?”片刻后老者的身影又猛地出现,瞪大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叶浩然,一脸的不可思议。

    却是叶浩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了那块深绿色的玉牌在手里轻轻地婆娑着,从入手的触感来说,这肯定是他目前见过品质最好的玉牌。就在叶浩然准备好好打量下手中这块玉牌的当口异变突生,玉牌猛然一颤,一道白光飞出直射叶浩然的眉心。

    由于事发突然,而白光的速度又太快,所以在叶浩然没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白光已经钻进他的眉心。然后叶浩然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叶浩然,老者还是感觉难以置信,不自觉地揉了揉眼睛,那即视感简直不要太雷人。一个仙风道骨的老神仙,满脸不可思议的揉揉眼睛,那画面简直了。

    “这是怎么个情况?我老人家等了十几万年就等来了这么个极品货色?命定之人就是这样的玩意?该不会弄错了吧,这,这怎么会...”老者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色发黑,老脸都要摺到一起了不住地嘀咕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浩然幽幽转醒,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还在那个大殿里,不由地有些纳闷,特么的,做梦呢怎么梦都醒了还是在这里?

    “你醒了啊...”老者缥缈的声音响起,他好像想开了般,又一脸的云淡风轻。

    “我嚓,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出现都这么无声无息的?而且还突然说话,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啊!”叶浩然不爽的冲老者叫道。

    老者好像并未因为叶浩然的态度生气,只是看着叶浩然,眼中慢慢有了一丝欣慰,然后嘴角反而露出一丝微笑道:“看来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叶浩然有些搞不懂老者的反应,满脸狐疑地看着他。

    “你要珍惜你的这份机缘,或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老者捋着如雪的胡子,面色有些唏嘘。

    “什么有一天还会再见的?你要走吗?”叶浩然是真的搞不懂了。

    老者呵呵一笑,道:“不是要走,而是这本来就不是真正的我,只是我留下的一道神念而已。现如今寻到了命定之人,这道神念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记得炼化珠子,我很期待我们的再次相见。”

    说着,老者伸手对着叶浩然打出一道青光,而后化作点点光雨慢慢消失不见。

    青光打在叶浩然身上,他只觉浑身舒爽,但他的眼睛却是直直地盯着正在消失的老者,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哎,那我怎么办啊?这里是哪里啊?”

    “呵呵,记得你脖子上那颗珠子吗?你现在就在珠子里面。”

    “那你说的命定之人又是什么鬼啊?”

    “等到了一定的时候你会知道的。”此时的老者只剩下半个身子,腰部以下已经完全消失了,但他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让叶浩然一阵恶寒。

    .....

    病房内,叶浩然悠悠转醒,但他却一动不动,只是双眼定定地看着天花板,他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到了一个奇怪的宫殿,还见到一个奇怪的老头。不过那些事情好像都太过匪夷所思,想了一会之后,叶浩然干脆不再想了。

    不再纠结于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后,叶浩然却发现了不对劲,如果自己没有失忆的话,自己之前应该是出车祸了而且伤得还很严重,但是为什么现在自己感觉身体一点事都没有?

    叶浩然不相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真的一点伤都没有,不由想到老者打出的那道青光,当时青光打在自己身上感觉很舒服,难道治好了自己的伤?

    想到这里,叶浩然吓了一跳,难不成自己梦到的那些都是真的?那自己去的真的是珠子里面?

    伸手摸向胸口的珠子,叶浩然惊讶的发现珠子竟然不见了,自己之前得到珠子时因为觉得它挺别致就用红绳绑着挂在脖子上,可是现在脖子上只剩下红绳,珠子却不翼而飞了。这个发现让叶浩然感觉事情越发的蹊跷,随即慢慢的回忆着老者说过的话。

    想起老者说过让自己炼化珠子,但是却说过任何关于如何炼化珠子的方法,而自己得到的东西仅仅是脑海里自那枚深绿色玉牌里飞出的那道白光,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方法在白光里。

    理清楚这些,叶浩然心里轻松不少,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准备开始搜寻白光。可就在此刻,叶浩然突然觉得脑袋一疼,然后又晕了过去。

    而因为施仁义交代所有人不要随便到叶浩然所在的病房,所以叶浩然的苏醒和再次昏迷并没有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