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古董市场的骗子

第1章 古董市场的骗子

回龙观古董市场是江流市最大的一个古董市场,最近,在市场中出现了一个新闻。聚宝阁的主人陈大龙去世了,留下一堆的外债和一些破烂不堪的古董。

    行里人都知道这玩意,不用看这铺子完了。两个儿子陈大牛和陈二牛都是普通老百姓,也没有跟着父亲学到什么本事,自然是不敢做古董生意。

    兄弟两个倒是曾经来转悠了一圈,看这铺子欠账不少,用句时髦的话来讲算是资不抵债了。因此,两个儿子也就不乐意接受这个铺子了。因为女儿陈敏不懂这古董行的事情,更是不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

    陈大牛一身电焊工破破烂烂的衣服,慢慢的跟着媳妇田凤娥在回龙观市场上转悠。田凤娥整个一悍妇,膀大腰圆,怒气冲冲的走在前面说:“瞧你这窝囊废,也算是男人。

    这个铺子是欠了五十万钱,但是,铺子不也是能够卖不少钱,要是弄到手的话,也能够赚不少。你居然争不过来。”

    陈大牛蔫拉吧唧地说:“媳妇,你也不是不知道,咱爹的两个宅子给我们一个,老二一个,咱大姐就分了这铺子,这是老爷子生前都订好的,铺子里面的东西是我们兄妹三个人分的,这都是白字黑字写清楚的。你要是有胆量,去市委大院找大姐去。”

    听到这里,田凤娥顿时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市委大院,她可是没有胆量去。

    这个时候,古董市场一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走过来拦住陈大牛说:“这位大哥,我孩子有病住院了,看你是个实在人,我有一件家传的宝贝想还出手,你要是想要的话,那我就卖给你。你一转手,至少有一倍的利润。”

    这小个子说的非常神秘,一边说,一边左右看着其他人,那情况,怀里面绝对是一件宝贝。

    这陈大牛对古董什么的不怎么样的感兴趣,别看他老子是做古董的,但是,他自己不喜欢这一行。

    田凤娥却是那种很斤斤计较的小市民,一分钱都能够掰成两半去花,听说是转手有一万的利润,顿时来了兴趣。一把拉开陈大牛,急忙地问:‘有好东西,什么好东西,拿出来让俺也看看。”

    那小个子再一次的往左右看了一眼,这才拿出来一个白玉晶莹的佛像说:“看到了没有,我祖上当年可是在袁世凯麾下做侍卫长的,这一尊玉佛像可是从宫里面带出来的。但是,我儿子生病住院了,这时候只有拿来换钱了。我只要你五万元,这可是和田玉,只要是你一转手,在黑市上至少要卖十万。”

    那佛像确实是很诱人,闪烁着珠光宝气,日光下如同是一道道佛光一般。

    如果这玩意是真的和田玉的话,按照这佛像的大小,五十万也拿不下来啊。

    田凤娥是外行,不怎么样懂得这玩意的市场行情,但是她也是有小市民的警惕性的。田凤娥疑惑地说:“要是真的有这样子的好事的话,你怎么不自己去黑市卖啊。”

    看到这里,那小个子心中暗暗惊喜,不怕你有疑问,就怕你不问,这个时候只要是你问了。就一定会上钩的。

    当下小个子就哭丧着一张脸说:“大姐,你以为我不想吗?去黑市不是一天半天能够拿到钱的,那需要费时间找买家的,我儿子可是马上就要做手术了。不交钱,医院里面就不给手术,我能等,我儿子不能够等啊。现在医院多么的黑你又不是不知道。”

    看病难,这样子的事情也是老百姓的心声了,一个感冒就要花上百元,简直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还黑。

    因此,在这个时候,田凤娥的贪婪和同情顿时爆发了出来:“大牛,你过来看看,这东西是真的吗?”

    陈大牛连一眼都懒得看,哼哼唧唧地说:“我要是能看这玩意,我还去做焊工做什么啊。”

    田凤娥不满地说:“你爹是做这个的,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受到遗传啊。”虽然是这样子的抱怨自己的丈夫,但是,在这样子的时候田凤娥还是满心欢喜的拿着这一尊佛像喜滋滋的上看下看,越看越是满意。

    再加上有五万元的诱惑,这个时候田凤娥转过身来说:“大牛,我看这玩意不错,转手就是赚五万。”

    陈大牛虽然是怕老婆,但是,关系到自己的儿子的前途的事情,他还是坚持立场说:“家里面那些钱可是儿子上学用的钱,你要是动用的话,万一亏了的话,儿子上学怎么样办啊。”

    田凤娥横眉立目说:“不是有钱赚吗?要是能够赚五万的话,那到时候小宝就能够去一中上学了。现在上学择校费可是贵的不成。我决定了,买了。你们老爷子果断的很,几十万的古董说买就买了。轮到你的时候怎么样那么磨叽啊。”

    说到自己的父亲答道时候,陈大牛立刻反驳说:“老爷子也是因为买了一件打眼的古董才赔的精光的,我坚决不同意买这玉佛。”

    田凤娥就像是鬼迷了心窍一般说:“我看你还造反了,这东西我一定要买?这位大兄弟,你跟我去银行取钱去。我还就不信了,我还做不了主了。”

    两口子吵架的时候,一旁的两个摊贩在看热闹,其中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山东大汉说:“耗子这家伙又骗人了,老陈也真是悲哀啊,自己在回龙观古董市场也是数的着的高手了,但是没有想到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能够子承父业的。耗子这种小把戏也就是骗骗他们这些外行。和田玉,这玩意能是和田玉我这个砚台就是李世民用过的。”

    都是古董圈子里面的人,这山东大汉当然是知道耗子这家伙是拿着赝品专门骗一些外行人的。

    另外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说:“我看啊,聚宝阁算是悬了,后继无人啊。要不是有个好女婿,这聚宝阁早就被人给瓜分了。”

    不是没有人想着收了聚宝阁,但是,谁也不敢插手聚宝阁的事情。这聚宝阁有两个月没有交管理费,水费电费物业费什么的也是一分钱都没有交,要是换成别的铺子早就断水断电了。

    但是,这聚宝阁还真的是没有人敢这样子的做。

    再说这田凤娥正要拉着耗子去银行取钱,突然一名身穿休闲服,二十岁出头的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这名年轻人,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像是能够看透人的内心一般。

    田凤娥看到这个年轻人之后立刻眉开眼笑地说:“海东,你这是刚下火车吧。我昨天还和你大舅说呢,说你大学毕业了,你姥爷出这事情,怎么样你都会回来的。以前你姥爷可是最疼你的啊。”

    王海东看了一眼耗子手中的玉佛,又看了一眼田凤娥说:“大舅妈,你这是在干什么啊,不会是想买这玩意吧。他给你要多少钱。”

    田凤娥一把从那耗子的手中拿过来玉佛说:“这可是和田玉雕刻成的,当年皇帝用过的宝贝。,他们家祖上有人做过袁世凯的侍卫长,从宫里面带出来的这东西。要五万元,海东你是大学生,你帮舅妈看看。”

    王海东抓过来这玉佛说:“这是和田玉,大舅妈,你别信他的,这是XJ玉,而且是XJ玉中比较次的货色,看上去晶莹剔透比较不错,但是,实际上这是古董市场作假的时候常用的一种手法,这玉佛用化学试剂处理过。

    本来这玩意如果是不处理的话,那怎么样也是能够价值五百多块的。雕工还是手工的,不错。但是经过了这化学处理,完全破坏了玉石本身的天然美感,二十块拿回家玩去算了。”

    这种骗人的手法在古董市场上是非常的常见出的,往往骗人的人就编造出来自己的祖上是什么大官,侍卫长,甚至是有人编造出来自己的祖上有去宫里面做太监的。

    为什么编造这样子的故事,这其实还是想要让人相信自己手中的古董是从宫里面来的,只要是稍微贪心一点的话,那就有可能上当。

    什么金元宝,玉佛,历代名家的书画作品等等都是他们这些骗子常用的手法。

    王海东好歹也是跟着自己的姥爷在这古董市场长到大的,这点小把戏还是骗不过他的。耗子忙着想把玉佛给抢过来,但是王海东怎么样能够让他得逞啊。

    轻松的躲了过去说:“我要是记得没有错的话,你就是这里的耗子,骗人都骗到我舅舅他们身上了。你活得不耐烦了。舅舅你报警吧。”

    这个时候,田凤娥听说自己差点上当受骗了,立刻变成母老虎一般恶狠狠地说:“报警,敢骗老娘,我饶不了你。”

    正像是陈大牛说的那样,那些存款是给自己的儿子上学用的,要是真的被骗走的话,那这样子的时候田凤娥哭都未必有地方哭去。想到这里,他如何能够轻易的饶过耗子啊。

    报警可以,先被老娘收拾一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