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杨彪(求推荐票!)

第3章 杨彪(求推荐票!)

林枫面无表情的拿出了赵雅的照片,说道:“你知道她在哪么?”

    红毛小青年连看都没看一眼,猛地招了招手:“妈的,滚滚滚,神经病,再打扰我打牌,老子弄死你!”

    水吧那名浓妆调酒师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真是搞笑。”

    “不说是吧?”

    林枫掐灭了一半的中华烟,捡起了地上的一个酒吧,冷哼道:“那我就打到你说为止!”

    下一秒。

    林枫直接就抄起了啤酒瓶,猛地一下,砸在了红毛小青年的脑袋之上。

    嘭!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

    “啊!”红毛小青年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惨叫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瞬间!

    静!

    喧闹的酒吧变得一片寂静。

    打牌的小混混、浓妆的调酒师、舞池内的男男女女,全都目瞪口呆的看向了林枫。

    他们都很清楚,林枫打的人是谁!

    汉江最大帮会,潘龙会的成员!

    他们已经可以想象,接下来潘龙会发怒,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场面了。

    林枫却没有理会这些人,拿着照片问道:“我最后在问你一次,你们谁知道,照片上的女人在什么地方?”

    “草泥马的!小子,你他妈敢动我们的人,一起上弄死他!“

    其中一个青瓜头的小混混抄起了一个青岛酒瓶就冲了上来。

    有人做了先锋,剩下的混混也没有丝毫怠慢,抄起了家伙,就朝着林枫而来。

    “不自量力!”

    林枫冷哼了一声,眼中爆出了一抹凶戾。

    ......

    三分钟之后。

    七八名小混混倒在了酒吧的地上。

    他们或是抱着手,或是抱着脚,痛苦的呻吟着。

    而林枫毫发无伤的站在他们的面前,脸色甚至都没有发生半点的变化。

    酒吧的其他人都看呆了。

    一个人,赤手空拳的就打趴了七八个混混,这家伙到底有多厉害啊?

    之前还嘲讽林枫的那名浓妆调酒师更是冷汗直流,战战兢兢的躲在吧台后面,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林枫来找她的麻烦。

    林枫踩在一名小混混的身上,表情冷漠的说道:“这个人在什么地方?”

    那小混混早就是被吓得魂不附体了,一指酒吧的楼上,颤抖的说道:“在……在四楼KTV,305号包厢……”

    林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楼梯,没有多说,一个闪身,快步的走了上去。

    .....

    KTV在晚上还是很热闹的,人有不少。

    林枫刚走上来,就撞到了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

    “妈的,赶着去投胎啊?”

    这家伙骂了一句,然后就绕过了林枫,离开了这个地方。

    林枫还隐约能听到,这西装男子的同伴说了一句。

    “部长,把赵部长扔在这里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都是她自找的,你要是想英雄救美,就自己回去,看看王彪放不放过你!”

    那同伴不说话了。

    两人急匆匆的向着一楼走去。

    林枫皱了皱眉,心中浮现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快步的朝着305号包厢走去。

    推开包厢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

    掀翻的桌子、满地的酒瓶,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酒精的味道。

    随着林枫的进入,包厢内的众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两名浑身肌肉的壮汉立即就走到了林枫的面前,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他妈哪来的?”

    林枫扫视了一圈这个包厢。

    包厢挺大,应该是KTV里的总统厅一类的,里面有不少的人,有男有女,男的坐在右边,女的坐在左边,由于光线昏暗,到底有多少人,林枫也看不清楚。

    “赵雅在不在这里?”林枫平静的问了一句。

    听到林枫问这个名字,两名壮汉皆是一愣,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冷冷的说道:“小子,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快滚吧!”

    林枫的脸色不变,继续问道:“告诉我赵雅在不在这里,我自然会离开!”

    两名壮汉立即就怒了。

    “草泥马的!给你脸不要是吧?”

    其中一名壮汉作势就想按住林枫,一道声音却打断了他。

    “阿强,先等等,我有话想对他说!”

    “好的彪哥。”

    那壮汉听到这话,挑衅般的瞪了林枫一眼,就退了回去。

    林枫看向了说话的人,是个二十七八的男子,正坐在里面的沙发上,一脸戏虐的看着林枫。

    林枫淡淡的说道:“你就是彪哥?”

    “嗯,我就是,怎么?你找赵雅有什么事么?”杨彪冷笑看着林枫。

    林枫说道:“我是赵雅的小侄子,我今晚来找她有点事情。”

    “小侄子?”

    杨彪上下打量了一番林枫,一身地摊货,蓬乱的发型,一看就是刚刚进城的农民工。

    “刚从乡下来的?”

    “嗯。”林枫点了点头。

    哄堂大笑。

    “彪哥,这个土包子似乎是想找你麻烦啊?”

    “彪哥,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准备要干你啊!”

    “哈哈!”

    站在四周的男子全都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在他们看来,一个乡下来的家伙,敢闯到他们潘龙会的地盘闹事,真是不知死活!

    杨彪还是一副戏虐的表情,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杨彪是谁么?”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枫波澜不惊的回应。

    “那你听说过,潘龙会么?”杨彪也不生气。

    林枫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我有必要知道这些么?”

    杨彪愣了愣,旋即笑道:“好小子,还挺有种!”

    “行,那我就告诉你,赵雅确实在我这,她喝醉了,我正准备要把她弄到床上去呢!”

    “怎么?”

    “你想不想也来试试你这个阿姨的滋味?我玩完了也可以让你玩玩。”

    林枫向前走了几步,看了看这KTV里面的场景,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左侧一个女人的身上。

    这个女人正是赵雅!

    此时的赵雅肌肤泛红,倒在了沙发之上,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你想强女干她?”林枫皱了皱眉。

    杨彪冷笑了一声:“别说的那么难听,你这个阿姨长的那么漂亮,身材那么好,又还是一个处女,我只是想晚上欣赏欣赏她罢了!”

    “处女?”

    林枫看了一眼赵雅。

    他的医术很厉害,一眼就能看出,赵雅确实还是一个处女。

    看来自己对这个阿姨,似乎有些误解了。

    “那要是我想带她走呢?”

    杨彪微微错愕,然后大笑着对着旁边的人说道:“你们听到没有?这小子竟然想和我杨彪抢人?太特么搞笑了吧?”

    周围的人也是纷纷讥笑。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彪哥,估计这小子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真是不知死活!今天有的玩了!”

    这帮人面露凶光,看林枫的眼神就跟看一个死人似得。

    林枫平静的说道:“彪哥,今天我有点累了,想好好休息休息,你把人给我,之前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

    “去你吗的!小子,你他妈真以为你多牛逼么?我杨彪在这里有十八个兄弟,你拿什么把人带走?!”

    杨彪暴怒道。

    作死的人他见过很多,但像林枫这么作死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那你的意思是,没得谈?”

    林枫脸上已经泛出了一抹寒霜。

    杨彪怒不可遏,一拍旁边的椅子把手,吼道:“死到临头了还敢装逼。阿强!给老子把他的手脚打断!”

    “好!”

    之前那名壮汉走了出来,轻蔑的看着林枫。

    林枫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一个人太弱,一起上吧,反正都是一群垃圾,何必一个个来送呢?”

    轰!

    林枫这句话就像是一颗原子弹般,在这包厢内炸了开来。

    包厢内的十几名潘龙会帮众全都朝着林枫投来了杀人般的目光。

    杨彪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怒道:“小子,这是你自找的!成全他,都给一起上,今天绝对不能让他走出这个包厢!”

    “你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林枫眼中爆出了一抹红光,身形如同鬼魅般冲出,直接冲到了阿强的面前。

    一个重重的肘击砸在了那阿强的脸上。

    顿时,阿强被这巨大的力量一撞,牙齿伴随着鲜血掉的满地都是。

    下一秒。

    林枫没有丝毫的停歇,身形一闪,犹如一只蛰伏在黑暗中的猎豹般,朝着那几名混混冲了过去。

    作为雇佣兵中的王者,林枫以前在兵团的时候,苦练过多种拳法,其中最精通的就是八极拳!

    八极拳是华夏的古武术,由武当张三丰真人所创。

    该拳属于短打拳法,其动作极为刚猛,在技击手法上讲求寸截村拿、硬打硬开。

    通俗点讲,就是快准狠!

    此刻的林枫很好的就把这拳法的精髓展现了出来。

    林枫每下一拳、每扫一腿,力量都不亚于职业级的拳击手,再加上那如鬼似魅般的速度。

    几乎不到五分钟的时候,KTV里的十多名潘龙会帮众就全都倒在了地上。

    杨彪看得眼睛差点都没瞪出来。

    十几个人?

    就这么被撂倒了?

    他奶奶的,这家伙还是人么?

    林枫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面无表情的朝着杨彪走了过去。

    “彪哥,现在我可以把人带走了么?”

    杨彪吓得魂不附体。

    “你……你别过来!我是潘龙会的!你敢动我!潘龙会绝对不会放过你!”

    “那就让他们尽管来试试!”

    林枫脸上泛出了一抹凶光,一个纵身,直接一脚就把杨彪踹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后面的墙壁之上。

    嘭!

    杨彪吐出了一口鲜血,两眼一翻,就昏死了过去。

    林枫走到了那群女人的面前,扛起一身酒气的赵雅,对着其他人说道:“都走吧,以后要是潘龙会找到你们,就说是我干的。”

    林枫走到一半,忽然回头。

    “对了!”

    “记住。”

    “我叫林枫!”

    说完,林枫扛着赵雅飒然离去。

    ......

    梧桐大街,三百五十三号。

    林枫看着前面这栋老旧公寓的门牌,一阵无语。

    说好的别墅呢?

    说好的豪宅呢?

    说好的大明星小姨呢?

    这简直就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啊!

    算了,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

    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是沙漠就是森林,那么恶劣的环境都能适应得了,这里不算什么。

    进到家门。

    这里面没林枫想象中的那么老旧,一厅一室,装修还不错,应该是最近刚翻修过,就是房间有点凌乱,泡面生活用品什么的,到处乱扔。

    林枫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他最讨厌看到的场面,如果是在兵团里,谁的房间或床铺敢这么乱的话,那直接就是关小黑屋,一阵体罚。

    当然。

    这并不是在兵团,关小黑屋就算了吧。

    体罚还是可以的。

    比如打打屁股什么的,想想还是很不错。

    林枫一边想着龌龊的事情,一边把赵雅背进到了房间之内,温柔的放在了床上。

    这女人一身的酒气,俏脸红扑扑的,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外面套着黑色的外套,下面是黑色的职业的窄裙,一双修长的秀腿白晃晃的,看得林枫一阵眼晕。

    如此穿着,加上一身的香汗,将她那玲珑有致的完美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挺漂亮的女人,怎么就上了贼船呢。”

    林枫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失落感。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这女人再漂亮,和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最多也就是漫漫人生中的一个过客罢了。

    突然!

    林枫闷哼了一声,痛苦的按住了胸口。

    这是老毛病了。

    三年之前,为了执行一次斩首任务,林枫和他的队友穿越了大半个亚马逊雨林。

    途中遇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动植物。

    他胸口的伤就是被其中一株奇怪的绿色藤蔓划出来的,至今还未痊愈。

    如果只是偶尔发痛,林枫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这伤口有一个后遗症十分的可怕,发作的时候,极其容易让人暴怒!

    暴怒会让人失去理智,会让人变成一头什么都不知道的野兽,这也是林枫被清出兵团的原因之一。

    记得当初高层给他那封信上,只有简短的四个字。

    你太危险!

    这些年来,他也找过许多的医学专家,但不管是欧洲的医学大拿,还是华夏的中医宗师,对他的病,都是束手无策,甚至就连病因是什么都找不出来。

    迫不得已,林枫只能放弃了寻找,结束了那种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重新回到都市之中。

    ......

    第二天一大早。

    日上三竿。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屋内。

    林枫逐渐从昏睡中醒了过来,看了看手上的表,七点半,一分钟不多一分钟不少,刚刚好。

    这也是职业习惯之一了。

    房间已经被他给收拾好了,干干净净,整整洁洁。

    冰箱里有鸡蛋和面条。

    他拿出来煮了早餐,对于下面这种事情,他最拿手不过了,曾经在兵团里,大家每天都起的早早的,就等着他的这一口面条呢。

    与此同时,卧室的门也被人打开。

    赵雅一脸懵逼从里面走了出来。

    由于酒劲还没过,她的俏脸还是泛着一丝的潮红,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晚上去干了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