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和你一起走下去(大结局)

252和你一起走下去(大结局)

“老婆!”恍惚中,我听到匆忙而又紊乱的脚步声,许君延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

    可是他语气中的恐慌和急迫却是毫不掩饰的。

    “老公!”听到他的声音,我觉得自己仿若被注入了新的能量,我一边回应他,一边拼命抵住低矮的墙壁不让自己再往外退去。

    许君延冲上来,毫不犹豫地捏住周云如的手腕,直到她惨叫一声,水果刀终于从空中坠落下去。

    我挣扎着,刚一站起来,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而又坚实的怀抱。

    “老婆,你的手!”许君延的视线停留在我的手上,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的表情变得阴鸷而冷厉,他咬牙,像是强忍着心头的愤怒,“我们去医院,马上!”

    说完,他掏出自己的西装手帕,紧紧捂住我手臂上的伤口。

    我低头瞥了一眼,伤口并不大,可是一直有血渗出来,我本身就晕血,此时更是觉得头重脚轻,双膝一软,又要倒下去。

    幸好许君延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我,下一秒,他干脆一个公主抱把我抱了起来。

    “君延,你不要走,你不要不理我,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你让我留下来好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周云如竟然跪在地上,她拽住许君延的裤脚,痛哭流涕地哀求着。

    “滚开!”许君延气急了,他看也不看周云如一眼,直接一脚踢在周云如的肩膀上。

    他心里憋着火,一脚踢得又狠又重,周云如“啊”地尖叫一声,瞬间倒在地上。

    “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周云如趴在地上,凄厉的叫喊着。

    许君延理都不理她,抱着我就往外走。

    可是刚走了两步,周云如竟然爬起来追了上来,此时的她蓬头乱发、面目狰狞,眼眸里迸射出阵阵凶光,简直像是亡命恶徒一般。

    “是你,是你抢走了君延,是你害我家破人亡,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周云如瞪着我,像个疯子似地挥舞着双手,嘴里也喃喃自语着。

    许君延懒得理她,直接绕过她朝着楼梯间走去。

    “我要杀了你!”一个恍惚,周云如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而又刺耳。

    我艰难地睁开眼睛,越过许君延的肩膀向后望去,只见周云如的手里竟然多了一个花瓶。

    她站在楼梯口,脸上浮起一抹阴沉可怕的笑容。

    她缓缓举起花瓶,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惊叫出声,“小心!”

    “趴下!”伴随着低沉的男音,许君延紧紧地把我护在了怀里。

    下一秒,我听到花瓶破碎的声音和女人凄惨的叫喊声。

    仿若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许君延已经把我抱下了楼梯。

    楼下围了一群人,地板正中央,杜素心抱着周云如痛哭流涕。

    周云如扑了个空,自己从三层楼上摔了下去。

    她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周围全是破碎的陶瓷碎片。

    “我的腿,我的腿!”周云如还活着,她声音微弱,挣扎着伸手去摸自己的腿部,她的脸上浮起深深的恐惧和绝望。

    远处传来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许君延抱着我,大步流星地从众人面前走过。

    杜素心朝我们望过来,对上许君延冷若寒蝉的目光,她的眸子缩了一下,然后飞快地低下头。

    我听到她哽咽着低语,“活着就好。”

    我抬起头,视线和许君延交汇在一起。

    “老公,活着真好。”我对他挤出一丝笑意。

    “别说话,闭上眼睛。”他的声音轻柔的仿若羽毛。

    我点头,脸颊贴在他的胸前,倾听着他的心跳声,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

    白色的窗帘半开着,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

    一只手轻抚我的额头,耳畔响起低沉而又沙哑的男音,“宝贝醒了?”

    “嗯!”我点头,挣扎着坐起来。

    许君延拿过一个枕头垫在我的背后,然后自己也坐到床上,随手把我揽到他的怀里。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依偎在一起。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眼神交汇,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

    “笑什么?”他问。

    “你呢?你也在笑。”我反问。

    男人英俊的眉眼完全舒展开,笑意在他的脸上一点一点铺开,仿若春风拂面,仿若冰雪消融。

    “刚才我听到一个好消息!”他注视着我,眸光微闪。

    “什么好消息?”我被他勾起了兴趣。

    “梁茁后继有人了。”他笑着说。

    何榛榛怀孕了?

    我盯着许君延,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高兴地握着他的手连连摇晃了几下,才赞同地说,“如此重大喜讯,值得庆祝。”

    “傻瓜!”许君延捧起我的脸轻吻了一下,语气里是浓浓的宠溺,“真正让我开心的是更好的消息。”

    “更好的消息?什么意思?”我茫然地望着他。

    “小蓉蓉,我来指腹为婚了!”病房的门推开,何榛榛手舞足蹈地跑进来冲到我的床前,背后跟着笑容满面的梁茁。

    指腹为婚?和谁?

    和我?

    我的大脑瞬间懵住。

    何榛榛突然捂住嘴,惊恐地望了我一眼,紧接着又转身望向梁茁,“糟了,我是不是泄露天机了?”

    “老公!”我的视线转向许君延,语气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你是说我,我……”

    许君延不说话,只是含笑望着我。

    “哎呀,急死我了,算了,我忍不住了。”何榛榛两眼望天,几秒之后,她攥紧小拳头,一字一句地说,“你、怀、孕、了!”

    “我怀孕了?”我无意识地重复着,手不由自主地抚上我的小腹,眼神困惑地转向许君延。

    按照医生的说法,我需要恢复三年才能正常受孕,现在还不到两年,上天却再次赐给我一个小天使,我简直不敢相信。

    “老婆,是真的!”许君延双手捧住我的脸,目光温柔若水。

    “好了好了,我们先出去,让人家两口子好好说说话。”梁茁一边咳嗽,一边冲何榛榛递眼色。

    “别忘了,我要和你指腹为婚的。”何榛榛恋恋不舍地冲我嚷嚷。

    我笑,冲她重重地点头。

    一整个下午,我和许君延腻歪在医院的床上,我们的话题渐渐变得天马行空。

    我们讨论孩子的性别、名字、喜好,我们展望他的成长和未来,到最后我们甚至开始计划孩子离开我们以后的老年生活。

    满满的甜蜜,甜的让人心醉。

    生活总要继续,时间一往无前。

    君君的亲生母亲把君君接回了南方老家,临走时,她留下几张照片给我和许君延,说自己在老家的景区开了一家客栈,欢迎我们随时去度假。

    照片拍得很美,山水相间,宛若油墨画,我和许君延都答应了。

    陈建仁在接受了警察长期的经济调查之后,辞去了良义集团的总裁职位,而他姐姐陈星,也悄悄地辞去了TY国际医院的院长职位。

    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是从何榛榛口中,她说陈建仁已经卖掉了房子,准备和父母移民澳洲。

    而良义也由于经营不善,业绩大幅度下滑,宋岩在召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内部会议之后,迫于无奈,开始对外出售良义的股权。

    周云如在医院里治疗了五个月,出院后,杜素心带着她去了澳洲,听说她腿骨骨折严重,大概一辈子也离不开拐杖了。

    春暖花开的季节,许诺小朋友出生了。

    是个男孩,可是我和许君延还是不约而同地叫他小诺诺。

    一周以后,何榛榛和梁茁的小棉袄也问世了,两人争论了许久,最终给孩子起名叫梁榛。

    我跟何榛榛吐槽,说没创意,怎么和你的名字是同一个字?

    何榛榛一脸幸福地说,以后家里一个大榛子,一个小榛子。

    我说我建议梁茁改名叫梁松鼠,一辈子守护两颗榛子?

    何榛榛笑的在床上直打滚儿。

    因为许诺小朋友的到来,英姐和张姨搬到了世外桃源,许君延又请了两个保姆,所以孩子六个月的时候,我继续回到正清投入工作。

    正清和环亚的合作非常成功,新的一年,两家公司把合作项目拓展到了美国。

    新的办公室租在了纽约的一座商业大厦,和许君延商议之后,邵亚自请去纽约监工一年,而许君延也答应帮邵亚守好环亚。

    出发的那一天,我和许君延带着许诺小朋友去送行。

    机场大厅里,邵亚正抱着许诺玩举高高的游戏,一道熟悉的女声在背后响起,“,!”

    我转身,惊喜地叫出来人的名字,“岳亮!”

    许君延笑着对岳亮点了点头,“去哪里?”

    “纽约。”岳亮的眼神落向邵亚。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许诺小朋友在儿童座椅上睡得香甜。

    望着孩子稚嫩的小脸,我和许君延忍不住同时感慨——人生,其实还是挺漫长的。

    是的,正因为漫长,所以才更要和自己真心爱的人相伴一生。

    爱情,就像十面埋伏,纵有伏兵遍地,真爱总能杀出重围。

    而我和许君延,也不过是刚刚突围出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