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他的‘肾’不好

第5章 他的‘肾’不好

果然,艾娜继续恼怒的语气:“好不容易搭上罗经理那条线,简琳带你去谈单子,你非但不配合,反而还借口将罗经理一个人晾在饭桌上。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你以为鼎泰是你家开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知道如果丢了厉氏的单子,会让鼎泰损失多少!你代表的不是你个人,你代表的是整个设部!”

    艾娜愤怒的瞪了眼沈然,见她态度勉强可以,没跟她顶嘴,语气也稍微缓和了点,接着道:“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你!兰花村有关的项目,你给我上点心!出去!”。

    沈然抿了抿嘴,最后还是乖乖的出了办公室,艾娜最后那句话就差没直接说‘你得罪了罗云鹏,人是你得罪的,赔罪也应该是你,这件事情你必须解决好,不要连累了整个设计部!‘

    中午,趁着同事们都去吃饭了,沈然一个人打开了电脑上的文件,鼠标箭头动了动,电脑里开始播放过一段视频,她需要了解一下厉仲骁这个大客户。

    视频里:

    工程奠基仪式过后,厉仲骁被一群男人簇拥着走向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屏幕画面中身形比例极好的长腿男人,嫣然就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令人瞩目,黑色正式西装搭配着白色衬衫,打着领带,西装左前袋中掖着折叠好的口袋巾,一举一动完美展现出了他的成熟气质与风格品味。

    厉仲骁弯身上了车,车窗降下。

    女记者奋力挤上前去,把话筒递到了厉仲骁的面前,微笑着语速极快的问:“厉先生您好,可以问您两个问题吗?第一,有知名人士透露,今年32岁的厉先生您订婚又取消婚约,如今儿子6岁刚从国外转学回来准备读小学,第二个问题,有人亲眼目睹您最近经常出现在医院里,请问您是病了吗?”

    保安车主不懂规矩的女记者。

    厉仲骁处变不惊的摆了摆手,制止保安,对第二问题点头称:“病了”。他巧妙的躲避开有关他儿子的事情。

    “厉总方便透露什么病吗?”女记者借机追问。

    他不假思索:“肾不好算不算"

    女记者的脸上突的飞起一抹红晕,怔怔的举着话筒,眼见着黑色奔驰商务车已开走。

    看完一整段视频,沈然盯着屏幕愣住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好眼熟,好像是。。。。….若有所思,手指间无聊的转着一只签字笔。

    原来他就是厉仲骁,厉氏集团的总裁。

    没多久,电脑上的小企鹅标志动了起来。

    “传的视频你看了?”他们三人的聊天组里顾初七发来的消息。

    沈然看着聊天框对空气点点头,后来发现顾初七看不见。

    回复道:“恩,看过了,视频其实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仅有的收获就是我觉得需要去一趟医院,也许能接触到厉仲骁“。

    顾初七回复着:“你认为他真有病?媒体捕风捉影罢了”。

    沈然仔细回想了一下视频里的男人,他说‘肾不太好’的时候,平静的表情里不带一份戏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时,顾初七的又发来一则消息:“我勒个去,你该不会真去想他的肾好不好了吧?”

    突然,秦朗插了话:“姐妹儿,我跟你们两个说,32岁这个年纪的金主型男人,肾不太好这在正常不过了,准是私生活太乱把肾玩坏了,发表下我的意见,我看完这个视频跟你们关注的点不一样,我在琢磨他的女人是谁,干什么的,第一次在一起是什么场合上,谁主动的,什么频率让他久而久之玩坏了肾”。

    “我勒个去,秦丫头,你啥时候对女人这么关心了?还是你看上了那个金主型男人了?o__o"…”顾初七附带一个无语的表情。

    “本来就是嘛,男人把肾玩坏了,以后不能人道可怎么办!(;′⌒`)”秦朗说。

    “别说他的肾了,说正事,我打算明天去一趟医院,先去了解一下他这个客户的需求?”沈然回复。

    顾初七:“瞎操心”

    秦烨:“瞎操心”。

    ....

    关上了聊天窗口,沈然脑子不停的思索‘兰花村’的案子应该怎么办。。。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听说乔氏的公子爷谈恋爱了!’职员a说。

    ‘哪个乔氏?…我去!你该不是说的那个乔氏吧!’职员b做了个很夸张的表情。

    ‘废话不是,海城还有几个乔少?’职员a无语的看了b一眼。

    ‘哎…又少了个黄金单身汉了啊’

    下午一点,天气热的下了火一样。。

    沈然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证明自己还活着...

    觉得这闷热的天气很符合自己现在的状态,那么不讨人喜欢,一一切的不顺心也抑郁就像是一场病,从里到外整个人都在饱受煎熬。

    沈然本打算下午下班后去趟医院,可是路上的出租车都在跟她作对一样,没有一辆是空的,问了几个载客的,都不顺路,所以拼车都拼不成,自虐一样的在外面站了很久,

    较起真来,没让同部门的同事送,也不去搭乘公交地铁,偏要等到一辆属于自己的空车。

    霉运这东西似乎不是一瞬性的,是持久性的,车没等到,沈然却中暑了。

    于是,当她回到小区,忍着难受给自己熬了一锅解暑汤,喝了后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一直睡到晚上九点多,沈然接到了主管艾娜的电话,问了她现在在哪儿,找她出去应酬,按理说,这些应酬是轮不上沈然的,可谁让她得罪了厉氏的罗经理!

    谁叫自己是设计部的,在她还在试用期的时候,这类的应酬每月都有那么几回,刘美华已经睡了,她洗漱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睛又红了,却不记得梦见了谁,什么场景,一声叹息淹没在了洗漱声中。

    车上,艾娜问她:“你化的这是什么风格的妆,眼周围那么红”。

    “没化妆,我眼睛疼”。沈然如实的说,长裙遮住了脚踝,她的打扮在不失与对方尊重的情况下,都是简单随性的。

    艾娜不知道沈然病了,不然她也不会叫她出来。

    这是海城最高端的娱乐场所,腐朽、堕落,低俗奢靡,保密性强。